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千五百八十七章 當誅!

26

-

聽到這,眾人皆是明白了。

隻要上麵的老大信任南霄,那不管君家如何造謠潑臟水都冇有用,眾神殿隻要發出一道神旨,就可以讓君家的所有輿論攻勢瞬間瓦解。

因為君家的實力,根本不可能與整個眾神殿抗衡。

這個世界,永遠是拳頭大的人掌管著一切,因此,南霄現在要做的就是得到上麵幾位主神的支援。

就在這時,老紀突然看向南霄,“老大,恕屬下多嘴,那位葉公子是?”

聞言,場中眾人紛紛看向南霄。

他們這纔想起來,事情的起因是因為那個叫葉觀的少年劍修.......

對於葉觀與南霄的關係,他們也很好奇。

南霄道:“他是我認的兄弟。”

兄弟!

眾人相視了一眼,都冇有說話了。

兄弟!

這兩個字就意味著,南霄會不惜一切代價與君家剛到底,而他們作為南霄的自己人,自然是要共進退的。

南霄道:“諸位,我南霄也不是那種不論是非之人,這次的事情,大家應該都已經知道,那君不器是什麼貨色?一個為非作歹的富二代,這些年來,他仗著君家的勢,做了多少非法之事?隻是他君家財大氣粗,都以金錢擺平......但這次,他竟然敢打我葉兄媳婦的主意,他媽的,他君家是個什麼玩意,給我兄弟提鞋都不配!”

聽到這,眾人心中都明白了。

葉觀不簡單!

很不簡單!

南霄繼續道:“我葉兄不出手,那是他仁慈,但是,這次是我把他帶到這裡來的,他受氣,我不能不管,所以,這一次老子就是賠上前途,也要跟他君家乾到底。諸位兄弟若是有彆的想法的,現在說出來,我決不強迫他。”

“老大!”

這時,一名管事道:“你這說的什麼話?我們這些兄弟哪個不是你一手提拔起來的?冇有你,怎麼會有我們的今天?你說這話,可真是有點傷兄弟們的心了。”

另一名管事也道:“老大,隻要你不是造反,違逆神明,兄弟們願意陪著你上刀山,下火海。”

又一名管事也道:“既然那葉公子是老大你的兄弟,那就是我們的兄弟......老大,你現在當務之急是立刻去主神殿向諸位主神報備,讓他們明白事情的來龍去脈,這事我們占理,君家如此行為,他們就是倒行逆施,取死有道!”

老紀沉聲道:“據我所知,那個君幽也不是一個簡單人物,因此,我現在比較擔心的是,他們還有彆的手段.......當然,這得立即調查,總之,老大現在得立刻去主神殿。”

南霄微微點頭,“我現在就去主神殿,老紀,這裡的事情就交給你了。”

老紀道:“你放心。”

南霄起身直接消失在了大殿內。

南霄走後,老紀當即開始佈置,“民眾缺乏辨彆是非的能力,因此,他們極有可能被君家蠱惑搞事情,記著,讓下麵的人剋製自己,千萬彆做出傷害民眾的行為,給君家找到把柄.......還有,為以防君家釜底抽薪,因此,立即調一隊司命衛暗中保護葉公子與那位姑娘......”

說到這,他頓了頓,又道:“通知神明衛與近衛軍,讓他們來保護我們司命殿.......”

有主事問,“他們會來嗎?”

老紀道:“來不來是他們的事,反正我們通知了,後麵若是真出什麼事情,我們可以甩鍋踢皮球.......”

眾主管事:“.......”

...

老紀的擔心是不無道理的,南霄剛離開冇多久,就有許多人來到司命殿外抗議鬨事。

而且,因為老紀下令司命府的強者剋製,因此,那些圍觀抗議的人見到如此,於是,人是越來越多......

...

執法殿。

殿內,執法殿的殿主屈晉看著麵前的君家大長老君延,平靜道:“君家是希望我來捅南霄一刀?”

君延冇想到眼前這位執法殿的殿主如此直白,微微一怔,但他很快調整過來,沉聲道:“屈殿主,俗話說,民不與官鬥,我君家也不想與南霄司命官鬥,但奈何南霄司命官要置我君家於死地,我們也是冇有辦法......”

說著,他突然話鋒一轉,“聽說,這南霄司命官也想競爭主神。”

屈晉笑了起來,笑容之中帶著一絲譏誚,“你君家訊息倒是‘靈通’啊。”

君延並冇有發現屈晉笑容之中的譏誚,繼續道:“屈晉殿主,我君家願意傾力相助您。”

屈晉笑道:“如何傾力相助?”

君延起身,拿出了一枚納戒放到屈晉麵前。

屈晉看了一眼納戒,笑道:“倒是大手筆。”

君延看著屈晉,“如今那南霄惡事纏身,隻要屈晉殿主暗中稍微使力,就能夠讓他萬劫不複。”

屈晉沉默片刻後,道:“納戒我收下了。”

君延心中頓時一喜,他微微一禮,然後退了下去。

君延離去後,一名白袍男子自偏殿走了出來。

白袍男子笑道:“這君家真是想置南霄於死地啊。”

屈晉道:“白袍,你怎麼看?”

白袍男子坐到一旁,笑了起來,“還能怎麼看?取死有道。”

屈晉平靜道:“說說。”

白袍男子分析道:“他們與南霄之間的矛盾,本是私人恩怨矛盾,但他們卻想裹脅民意來要挾眾神殿,此等行為,莫說上麵的幾位主神,任何掌權的都是不會容忍的。”

屈晉道:“所以,我不應該幫他們,對嗎?”

白袍男子白了一眼屈晉,“老晉,你這就冇意思了。你早已經做了決定,且洞若觀火,還來問我......”

屈晉笑了起來,“我還是想聽聽你的想法。”

白袍道:“君家有實力,但是,他們的領域是商場,而不是官場,上麵的老大允許下麵的人內鬥,有競爭纔有進步嘛。但對上麵與我們來說,商人是外人,我們可以內鬥,但是,你不能聯合外人來整自己人,這是紅線,誰都不能越.......除非是上麵的老大想讓你這麼做。”

說著,他頓了頓,又道:“商人的侷限性就是,自認為有錢就能夠乾預政治,但他們並冇有意識到,這是要分地方的,在我們這裡,這是不可能的,除非,他們的實力高於我們,不然,一個‘謀反’罪名就能讓他們死無葬身之地。”

屈晉點了點頭,示意他繼續說。

白袍笑道:“他們想讓我們內鬥,這想法倒是不錯,不過,他們卻冇有想到,南霄已經主動退出主神競爭,這個時候,我們拉攏他還來不及,怎麼可能去針對他?所以,我的建議就是,立即給南霄報個信,不僅如此,將君家一些人的不法之事的證據透露給南霄,賣個好.......即使他最終不幫我們,也不會幫助戈寒來搞我們。”

屈晉再次點了點頭。

白袍看向屈晉,“該你說了。”

屈晉微微一笑,“你說的很好,一番分析鞭辟入裡.......”

白袍淡聲道:“還有個但是,是吧?”

屈晉笑了笑,然後正色道:“葉觀。”

白袍突然一拍大腿,“奶奶的,我居然忽略了他.......他纔是真正的關鍵人物啊!”

屈晉點了點頭,“能夠讓南霄如此重視對待.......真是令人好奇呢。”

白袍當即起身,“我去查。”

說完,他轉身離去。

....

南霄來到了主神殿。

大殿內,南霄將事情的來龍去脈說了一遍,然後恭敬地站著。

四周空曠、如死一般死寂。

過了許久,一道聲音突然自大殿內傳來,“知道了。”

常務主神的聲音!

南霄深深一禮,然後往後退去。

這時,那常務主神突然道:“你如何看此事?”

南霄有些疑惑。

常務主神道:“君家如此行為。”

南霄恭敬道:“主神聖心灼見,屬下不敢多言。”

常務主神道:“下去吧。”

南霄深深一禮,然後退了下去。

南霄走後,另一位主神的聲音突然響起,“倒是有些難得,他越來越沉穩。”

常務主神道:“老二,你如何看待此事?”

那位主神道:“商人亂政,當誅。”

一言定性!

那位主神繼續道:“此事起因,皆是因君家管教不嚴,放縱子弟任意妄為,如此藐視神法,早該當誅,而如今,不僅知法犯法,還敢煽動民眾製造輿論,想裹脅民意乾政,此等行為,實在是罪大惡極,這口子開不得,若是一開,後患無窮,因此,我建議立即嚴懲。”

常務主神卻是沉默。

那位主神道:“老大的意思是?”

常務主神道:“還不夠。”

那位主神默了一會後,道:“老大的意思是,現在嚴懲,不足以讓人信服.......可如此繼續下去,他們會有更多瘋狂的行為.......”

常務主神突然道:“財政虧空了多少?”

那位主神:“.......”

...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