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漣漪

26

-

……有冇有一種可能,她剛纔隻是在心裡想想而已,並不是真的想見到吳渁啊?!

“小師姐!好巧啊,又見麵了!”

昳麗的少年臉上綻開燦爛的笑容,迎著陽光,一時之間像是一幅美到極致的畫卷。

但是被迫欣賞美色的連聽雨已經逐漸對這副長相免疫了,表現得十分心如止水。

如果可以,她希望自己一個人安安靜靜的打理完整片芳草園,最好全程不需要跟任何人接觸。

她木著臉,百思不得其解。

“你為什麼能進芳草園?”

芳草園裡麵栽培的各種靈草是蒼炎宗煉丹的主要材料來源地,自然是不能隨便讓人進出。

她也是領到任務牌之後還通過了二次覈驗,才被準許進入的。

吳渁聞言得意地一挑眉,五指一翻,就從衣袖裡取出了一枚小小的通行令。

“這是沈師兄給我的。昨天課上,沈師兄說我於煉丹一道很有天賦,但基本功不夠紮實,就讓我帶著百草冊來芳草園認一認每株靈草長什麼樣。”

連聽雨看了一眼他手上那枚墨綠色的通行令,眼神有一瞬間變得極為複雜。

她曾經的嫡親大師兄沈初雲丹陣雙絕,於是伴隨著他名聲漸長,整個芳草園都默認歸他管了,他手裡也就有了不少特權。

比如,他可以給自己認可的弟子開通行令,隨意進出作為宗門腹地的芳草園。

在她剛入宗門,還冇有確定自己以後修行的道路的時候,沈初雲曾經希望小師妹能和自己一樣修煉丹道,於是給了她一枚通行令。

但其實,自從拿到通行令之後,一直到三月前被收回去,她幾乎從未用過——

因為她根本就冇有單獨來過芳草園,每次都是被大師兄親自帶過來的。

雖然腦海中閃過了一些過去的片段,但是在現實裡,連聽雨隻是微微一頓,就神情自若地開始乾活了。

“吳師弟自便。”

她今天的任務比較重,需要將宗門特製的蘊含靈氣的肥料均勻地撒到每一塊土地上。

按理來說,這樣的工作換任何一個會法術的弟子來乾都會輕鬆很多,然而每一次被分配到這個任務的都是冇有靈力的雜役。

原因很簡單,為了防止修仙之人與種在此地的靈草爭奪天地靈氣,整個芳草園都被沈初雲佈下了隔靈陣。

修士在這裡無法溝通天地靈氣,要想使用法術,隻能動用自己靈脈裡儲存的靈力,但在靈力湧出的一瞬間就會被隔靈陣吸收,除非能夠無比精確地掌控自己的靈力,不然根本就無法施展法術。

因此,對於絕大多數修仙者來說,進了這鬼地方就相當於使不出靈力了,簡直讓人渾身不適,根本冇人願意來。

久而久之,這項工作就落到不能修煉的雜役頭上了。

連聽雨不再理會吳渁,挑著一桶肥料去給靈草施肥。

而吳渁壓根冇有像他剛纔說的那樣去認什麼草藥,反而一直圍著她傳。

“小師姐,我來幫你吧!”

“不用,這是我的任務。”

“小師姐,日頭越來越曬了,要不我去給你打點水喝吧?”

連聽雨默默地指了指自己放在樹蔭下的水壺。

吳渁接連遇挫,倒也不氣餒,支著腦袋,在旁邊看著已經被曬出紅暈的連聽雨,突然開口。

“小師姐,我剛纔拿出通行令的時候……你是不是有點不開心了?”

連聽雨手上的動作冇停。

“冇有。”

不算不開心。隻是想起了過去,覺得世事變得太快,有點心神恍惚而已。

她抹了把汗珠,看了一眼一直跟著她曬太陽的吳渁,在心中暗自驚歎於他的體質。

明明是個才入道冇多久的弟子,按理來說在這個鬼地方也很難用靈力護體,但他那張昳麗的麵容卻冇有蔓上一絲紅暈,白得發亮,渾身清清爽爽,冇有一滴汗珠。

但若說他體質陰寒,他看上去能跑能跳的,分明健康到不行。

雖然對方看上去並冇有被曬到,而且跟著她還挺樂嗬的,但是連聽雨還是停下腳步,想了想,指了指另一邊曬不到太陽的背陰坡。

“來都來了,老跟著我做甚?還是趁此機會好好認一認芳草園裡的靈草吧——我記得那邊似乎有很多煉丹初學者常用的藥材,你可以去看看,但是切記不要擅自采藥。”

吳渁本來正以手遮掩,雖然他體質特殊,並不覺得熱,但是過於刺眼的陽光還是讓他感覺有些不適。

聽了她的話,他看了她一眼,又看了看她指的那處離得遠遠的背陰坡,剛纔還上揚的嘴角一下子就拉下來了。

“知道了,不打擾你做任務了。”

然後便朝著那個方向慢悠悠地走去,嘴裡還在嘀咕。

“我又冇找事,又不讓我幫忙,至於這樣三番五次地趕我嗎?以為我非得上趕著……”

連聽雨看著他的背影,有些困惑。

不知為何,她總覺得吳渁剛纔有點不高興了。

再結合他剛纔的那番嘀咕……難不成是覺得她故意把自己支開了?

連聽雨搖了搖頭,隻感覺吳渁有時候就像個小孩子似的,也不知他今年多大了。

她繼續提著肥料往前走,纔剛走兩步就停住了。

“這是……”

原本平整的地麵,到了這裡卻突然變得泥濘不堪——

有一道長長的拖痕蜿蜒而上,一路延伸到了坡頂。

這痕跡看上去還很新鮮,就像有什麼又大又重的長條物纔剛剛碾了一遭。

連聽雨微微皺眉。這樣的痕跡不似人留下來的,倒有點像是蛇獸之流。

隻是,若真是蛇,觀痕之廣度,也未免太過粗壯了些,簡直都能堪比修煉得道的妖獸了!

念頭一出,她便疑心自己想多了。

這裡是蒼衍宗腹地,還有沈初雲的陣法護著,什麼級彆的妖獸能闖進來?

然而,當她再凝神看過去的時候,卻駭然發現,在自己的視野之中,那道蜿蜒的痕跡之上,逐漸浮現出了絲絲縷縷散發著腥臭味的黑氣。

她以前也遇到過這種情況,是因為她的天生道體對靈氣的感知十分敏銳,因此,一雙眼睛在凝神之時,能夠看破世間萬物的靈氣流動迴路。

隻是修為被封之後,這項能力也就消失了。

大抵是昨晚恢複了一絲靈力,她又能看見靈力迴路了。

所以,剛纔經過這裡的東西,真的是妖獸!

而且,看這腥臭的黑色靈氣,恐怕還是犯下過不少殺孽的惡獸!

但這等惡獸怎麼可能會出現在芳草園?

連聽雨心頭一驚,第一反應就是取出傳音符跟師姐她們聯絡,隨後立刻想起自己曾經擁有的所有東西都被收回去了。

她咬了咬牙,剛想立刻跑下山通知管事的,讓他們趕緊稟告上峰並處理此事,但是腳尖纔剛挪了個方向,就頓住了。

從那妖獸留下的痕跡來看,它去的方向正是吳渁如今所在的背陰坡!

她僅僅猶豫了一刹那就毫不遲疑的朝著背陰坡方向跑去。

有時候世間的事就是巧到了極致,她幾乎冇費什麼力氣,就找到了吳渁。

此時,少年正坐在樹下百無聊賴地撥弄著一旁生長的靈草,對周圍的一切似無所覺。

然而,就在他身後的那棵樹上,一條幾乎有大半個樹乾那麼粗的巨蟒已經悄無聲息地探出了腦袋,獠牙微張,蛇性子不斷吐出,眼看隨時會進行攻擊!

在這千鈞一髮之際,連聽雨冇有發出一點聲音。

她深知,在這種情況下,自己貿然大喊大叫,恐怕不隻會提醒吳渁,還會導致狩獵者提前發動攻擊。

她來不及思量,直接抬起了手,遙遙一指。

瞬間,昨晚醞釀許久纔得到的一絲靈力便化作一條細長的靈鞭,眨眼間就甩支人蛇之間,惡狠狠地朝著吳渁的背部抽去!

“嘶!”

吳渁像是正在樹下打盹的狗突然被踹了一腳,一下子就跳了起來,身體不受控製地朝前走了幾步,然後惱怒地回頭。

與此同時,巨蟒的豎瞳幾乎成了一條線,猛然發動突襲,但已經錯過了最好的時機,不僅撲了個空,由靈力組成的短鞭還死死地卡住了它的血盆大口!

“哎,原來剛纔是你這個醜東西在盯著我呢,難怪感覺脊背發涼了。”

吳渁看到自己身後是這樣一條可怕的巨蟒,卻似乎冇有受到驚嚇。

他冇有放過連聽雨製造的這個機會,腰間之劍悍然出鞘,淩厲的一擊成功將蛇頭從中間劈成了兩半。

與此同時,連聽雨也終於感到他的身側,將人上下打量了一番,語氣第一次顯得急促。

“你冇事吧?剛纔有冇有受傷?”

纔剛關心完彆人,她自己卻突然劇烈的咳嗽起來,怎麼也止不住,看那架勢,簡直像是要把自己的肺給咳出來一樣。

吳渁被嚇了一跳,連忙一隻手拍她的背,一隻手搭上了她的脈。

“明明遇到危險的是我,怎麼看上去受傷的是你?”

他嘴上調笑,心中卻疑竇叢生。

連聽雨的靈脈不是被封住了嗎?怎麼剛纔還使出了靈力?而且還使得非常精準,竟然全程冇有觸發隔靈陣,冇有浪費一絲靈力。

他就知道,連聽雨可是自己未來最可怕的對手,怎麼可能真的那麼弱……

心裡所有的想法都在他感知到連聽雨的身體狀況的那一刻,停住了。

吳渁微微睜大了眼睛,看著眼前臉色越來越蒼白的少女,一時竟說不出半個字。

如果他冇感知錯的話,連聽雨體內的靈脈並冇有解開。

而且現在,似乎是因為強行使用靈力遭到了反噬,她體內的靈氣開始暴動了。

……搞什麼啊,不是很煩他嗎?為什麼拚著受傷都要來救他?

那一瞬間,吳渁也不知道該怎麼形容,但是他空蕩蕩的胸口似乎傳來了極輕的一聲跳動。

即使這幾天在接近連聽雨的過程中接連受挫,也始終波瀾不驚的心,第一次起了漣漪。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