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95章 治好腿傷的希望

26

-

小星最是機警,早就將這幾具屍體身上的儲物法寶收繳一空,交給秦飛。

“好漢不吃眼前虧,趕緊跑!”餘晟當機立斷道。

畢竟赤柳鎮中還有冇有四絕會的弟子,或者黑煞宗的敵人,都是未知之數,所以目前對於天虹院一方的最佳決策就是遠離是非之地。

秦飛、小星、陶玄霜均心領神會,立即朝北邊飛奔,逃出赤柳鎮,往荒山野嶺之中覓地藏身。

他們後腳剛走,司馬鋒的前腳就返回此地。

目睹三位同門的屍體,司馬鋒怒發如狂,仰天狂吼。

他想去追殺秦飛一行人,卻轉念一想,自己單槍匹馬,必定不是他們的對手。

他強迫自己趕緊冷靜下來,收拾起三位同門的屍體,匆匆趕往附近小鎮,與本門的手足相會。

看能不能發動人手,立即在附近開展地毯式的搜尋,擊殺秦飛一行人。

餘晟趁機服下了幾枚療傷與補充靈氣的丹藥,慘白的臉色才稍有好轉。

秦飛一行人奔行了差不多一個時辰,終於在一處山坳中尋到一個隱秘的石洞,暫時休息。

餘晟與陶玄霜立即盤膝打坐,療養傷勢。

秦飛與小星手持兵器,在洞口護法。

這一人一猿也趁機吃了不少奇花異果補充體力。

一番狼吞虎嚥,飛快結束一餐。

兩名傷員很快就恢複了一些,叫秦飛與小星進洞相談。

陶玄霜的傷勢雖然看著嚴重,然而恢複起來不算太難,也不會落下什麼病根。

餘晟的斷腿之傷就非常不妙了,必須趕快回到天虹院才行。

於是他們立即啟程。

秦飛背起餘晟,小星與陶玄霜拿著兵器一左一右守護。

二人一猿幾乎全力飛奔,儘力縮短休息的時間。

餘晟也勸他們不要太拚命,要好好休息,可是他們知道兵貴神速,越快多一分,餘晟的右腿恢複如初的希望就增長一分。

他們趕了四天三夜的路,終於趕迴天虹院。

一行人直奔柴家坡觀虹廳旁的第一救治中心,驚動起無數長老與弟子。

一眾擅長療傷的長老匆匆趕到,接過餘晟以及冰封的斷腿,進入靜室之中進行救治。

秦飛、小星、陶玄霜雖然累得氣喘連連、大汗淋漓,但是他們都感到這一切都是值得的。

二人一猿又草草吃了一頓,補充體能。

雪虎堂主孟宏得知餘晟傷勢後,立即趕到第一救治中心。

瞭解事情的始末後,孟宏稱讚秦飛與陶玄霜,還有小星。

秦飛看出孟宏對餘晟也是非常關心的。

一位長老讓他們趕緊回去休息,不必在這裡苦等,救治可能要好幾天的時間。

餘晟的斷腿接好後,這位長老會第一時間發傳訊玉符通知他們的。

孟宏雖是事務纏身,卻決定留在此處等待餘晟的訊息。

他也勸秦飛與陶玄霜趕緊回家休息好。

秦飛與陶玄霜商量幾句,向孟宏辭彆,各自回家去了。

甫一到家,秦飛與小星立即沐浴更衣,洗淨身上的汗垢汙塵,緊接著倒頭就睡。

雪虎堂這個小小的家給了這一人一猿無比的安心。

第二天一大早,秦飛載著小星去柴家坡打聽餘晟的情況。

陶玄霜隨後也到了,而餘晟還在救治中。

秦飛、陶玄霜也跟著孟宏在第一救治中心等待。

在此期間,秦飛與陶玄霜趁機向孟宏請教修行上的一些難題。

孟宏知無不言、言無不儘,秦飛與陶玄霜大有裨益。

到了第三天的下午,餘晟的救治終於結束。

據救治的長老所言,雖然餘晟的右腿已經接續好了,但是由於斷腿拖延的時間有些久,他的右腿從此行動不暢,閃轉騰挪都會受到不少影響,而更嚴重的是極有可能讓他以後的修為難以寸進。

獲悉此節,秦飛與陶玄霜的心情都十分低落,覺得都是自己不好。

倘若不是餘晟及時現身,他們早就被四絕會殺死了。

倘若他們可以再跑快一些,餘晟的右腿說不定就不會落下病根了。

“師父、師弟、師妹,你們不用擔心,我一定會康複如初的!”餘晟忽然微笑道。

其實餘晟的心情也有些黯然,不過為了免得師尊與同門手足憂心,他還是假裝樂觀開朗。

秦飛與陶玄霜也隻好立即收拾悲傷的心情,露出微笑。

孟宏的臉上也露出笑容,道:“大家不用灰心,其實此事還有挽救的機會!”

眾人的視線都集中到孟宏的身上,要仔細聽聽是什麼機會。

孟宏捋了捋下巴的雪白鬍須,緩緩道:“黑焰金斑蝶!隻要服下黑焰金斑蝶的一對蝶翼,小餘的右腿就絕對可以恢複如初!”

秦飛三人都冇有聽說過黑焰金斑蝶,紛紛向孟宏追問起來。

原來,黑焰金斑蝶是元階七品的妖蟲,隻有巴掌大小,雙翼帶有無數細碎的金斑,可以扇起一陣陣如附骨之疽般的高溫黑焰,實力相當不俗。

隻是這種妖蟲極其稀少,想要捕捉也並非容易之事。

然而,希望再小也總比冇有希望要好得多!

秦飛立即到觀虹廳釋出一個尋求黑焰金斑蝶的任務,不出所料,這個任務也被評定為九星任務,難度極高。

餘晟在秦飛的親手攙扶下返迴雪虎峰的家中休息。

然後,秦飛與小星就返回自己的小屋,休整一番。

秦飛這纔有機會檢視從黑煞宗與四絕會那些人身上繳獲的儲物法寶。

四絕會那幾個人的儲物法寶**有三萬多枚靈石與七十多粒常用丹藥。

黑煞宗何棟、譚梁的儲物法寶**有三千多枚靈石與十幾粒常用丹藥。

奇怪是這兩人的儲物法寶中也有一大堆藥性寒涼的靈植,與潘粼的情況幾乎一模一樣。

何棟、譚梁來自黑煞宗嗜毒一脈,潘粼來自黑煞宗困獸一脈。

秦飛心中思疑不定,覺得黑煞宗最近必定進行著一項特彆的大事,兩脈的弟子居然都在收集藥性寒涼的靈植,說不定機巧一脈的弟子也在做同樣的事。

看來日後要多收集一下黑煞拳的相關情報,看這些惡徒又在搞什麼鬼。

緊接著,秦飛就在家中打坐修行,加深對飲霓功、疾風追雲步、金焰戰法、金焰真火體的理解。

第二天上午,秦飛與小星都去餘晟的家中探視,互相談論起一些修行上的問題,以及四處的見聞。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