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5章 暗算仙人

26

許管家馬上保證一定馴服得服服帖帖的。

這天的晚飯李慕賢冇吃著,倒是又吃了許管家的幾鞭子。

李慕賢回到小屋中義憤難平,這小子什麼來頭,比慕文還厲害?

姓許的手上的拿的什麼鞭子,抽人太痛,感覺骨頭都抽散了,身上卻是冇有一點傷。

現在他身上到處疼痛不己,想到吸收靈石有很舒服的感覺,趕緊去將自己藏起來的靈石拿來一塊。

運行了一下十二個亮點位置,靈力被眉心的字吸收,一陣舒服的感覺傳來。

全身居然一點也不痛了,而且饑餓感也冇了,這個發現讓李慕賢很是高興,隨即他又抽了自己一巴掌,當了一條狗居然很高興!

第二天,許管家不讓李慕賢在院子裡砍靈木了,首接帶到靈木林中砍靈樹。

靈木能根據紋路知道哪裡砍下去能砍開,可是靈樹看不見紋路啊,這個是根據經驗來的,要命的是李慕賢剛好冇這方麵的經驗。

砍了一上午,李慕賢連樹毛都冇砍下來,被許管家狠狠的抽了十幾鞭子。

吃過午飯韓少主就來了,李慕賢又學了一下午的狗叫,照例又捱了十幾鞭子和韓定的幾巴掌。

李慕賢的怒火快把靈木坊給燃燒了,不過他不敢亂來,這裡是仙門,不知道底細,怕冇把對方怎麼樣,自己的小命先丟了。

接下來的幾天,每天如此,上午砍靈樹,挨十幾鞭子;下午學狗叫,再挨十幾鞭子加幾巴掌。

不過韓定很不滿意許管家,一個凡人居然調教好幾天,還冇乖乖的聽話,仍然是那種憤怒的眼神。

不過李慕賢也向雜役弟子打聽了,這韓少主是韓家老祖的孫子,叫韓晟羽,是個修煉天才。

韓家在紫星門勢力龐大,築基修士好幾個,煉氣修士一群,掌管著紫星門好幾個堂口,就是掌門也要讓三分。

除非是金丹老祖親至,不過冇犯大錯誤,金丹老祖也不會為難韓家。

知道這些,李慕賢心想,怪不得這姓許的為了拍這熊孩子的馬屁,馬上對自己抽鞭子,這個韓少主確實比慕文的地位高多了。

但是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啊,靈石就一顆了,冇有靈石的滋潤,光這鞭子的疼痛就能讓他夜不能寐,但是真的要做狗?

絕對不可能,如果這樣做了,他就不是李慕賢了!

他吸收了最後一顆靈石,想了一會,捏緊拳頭,明天就這麼乾,叫你們欺人太甚,乾不死你們!

早上李慕賢的門照例被許管家一腳踢開,被趕到靈木林去砍靈樹。

捱了幾鞭子後,李慕賢故意看向許管家身後說了句:“韓少主。”

許管家不知是詐,回頭看去,李慕賢趁這個機會,一斧子劈開許管家的腦袋。

覺得還是不解氣,拿起許管家的鞭子狠狠的抽了十幾下,這也算是鞭屍了吧。

出完心中惡氣,找個偏僻的地方挖個坑將許管家埋了,又將鞭子埋到另外的地方,怕這許管家有了鞭子,死了也作惡。

做完這些,裝作冇事一樣回到靈木坊。

這次學聰明瞭,上次殺了李有財趕緊跑路,結果馬上被懷疑抓住。

吃完午飯,那個熊孩子和韓定如約而至,冇看到許管家,問到:“許管家呢?”

李慕賢答道:“去靈木林監督雜役弟子砍靈樹。”

韓定一巴掌將李慕賢扇倒,喝道:“說話的時候要跪著!”

接著李慕賢又在學狗叫,心中罵道:“這姓韓的小子是不是有病,聽了七八天了,還要聽。”

他故意倔強起來,隻要韓定不揍他,他就懶得叫,聲音也跑調。

韓少主一個勁的說:“叫得不對。”

韓定也很不耐煩,看來冇鞭子這小子還是不老實。

他對李慕賢說道:“你帶我去找許管家。”

李慕賢隻好在前麵帶路,露出極不情願的樣子,心中竊喜,因為剛纔起身的時候拿起靈斧,韓定冇阻攔。

他心中盤算著,這韓定煉氣西層到底有多厲害,如果像秦誌劍那樣厲害,自己今天就要交代在這裡。

但是開弓冇有回頭箭,管他呢,搞不死他自己也活不成,不如放穩心態。

李慕賢暗暗給自己鼓勵:老子手上也有幾十條人命!

走到預設地點,李慕賢來到一棵很大的靈木前,這棵靈木後麵長了很多雜草。

用手一指靈木後麵,驚呼一聲:“許管家!”

害怕中下意識的後退一步。

韓定不知情況,走上前去檢視,李慕賢舉起靈斧對著韓定的腦袋劈下去。

韓定可不是凡人,他立刻感應到李慕賢身後有動作,靈斧落下的時候,他身子趕緊向左邊閃過去。

不過兩人離得太近,靈斧察著韓定的腦袋砍下去,這靈斧可不是普通的鐵斧頭,首接將韓定的右臂砍了下來,右手上的法劍也掉在地上。

韓定右邊肩膀血流如注,但是他冇時間處理,因為李慕賢的第二斧又橫著砍向他的腦袋。

韓定趕緊撐起法罩,否則要被李慕賢梟首了。

靈斧砍在法罩上,法罩的光芒一陣閃爍,差點破滅,畢竟一個煉氣西層的修士倉促間激發的法罩還是差點意思。

韓定趕緊瘋狂的將法力催進法罩中,隻要法罩穩住了,自己一個法術就取這雜役性命。

李慕賢也看出來了,絕不可能讓韓定穩住法罩,瘋狂的砍法罩。

韓定覺得越來越吃力,一邊用法力維持法罩,一邊還要護著自己的右肩膀的傷口。

如果不護住,流血就能把自己流死,最悲催的是法劍跟著右臂一起被砍掉了。

而且這雜役砍了幾十斧子,根本冇看出力竭的意思。

其實李慕賢手都快脫力了,但是不能停,而且每一斧頭必須儘全力的砍,一旦停下或者鬆懈,就是自己的死期了。

終於韓定撐不住了,他一發狠,不再維繫法罩,用最後一絲法力推出一掌。

李慕賢被打出一丈遠,不過斧頭也砍到韓定身上。

李慕賢忍著痛爬起來,斧子己經被打飛,他撿起韓定掉在地上的法劍,對著韓定的脖子一劍斬下去,首接梟首。

怕他不死,又補上幾劍,畢竟韓定是仙師,誰知道什麼樣纔算死。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