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254章 大結局——銘刻到白頭

26

-

回去就拖著女帝三天三夜,上不了朝政,臣子們問,問就是商議國家機密要事!

“楚玉,彆的男子可不能多看,也不能對他們笑!”

“彆看這些男人人前氣度風光,背後妻妾一大群,數都數不過來!”

衛楚玉被南芝赫摟在懷裡,覺得他就是個醋夫。

衛楚玉手捧著他的俊臉,說:“南芝赫,你覺得我有了你,還能想彆人?”

“那,我就讓他們不許對你笑。”攝政王很偏執。

這什麼……向來理智的攝政王,竟然變得了弱智。

衛楚玉將自己的嘴獻上,給與福利,否則攝政王後麵的話,越聽越不能聽!

攝政王也美死在這歡海中,無心他用……

到底是什麼朝政機密,讓女帝三天不出來麵見眾人?臣子們好奇猜想,直到女帝幾個月後挺著個大肚上早朝,攝政王用眼神示意——這就是機密大事!

嗬,眾人一想,可不是麼?事關江山社稷後繼有人呢!

這攝政王真是黏他們的女帝呢!

又是幾個月後,衛楚玉成功地產下了第三子。

相比第一次,她順利了些,孩子的爹也一直守著。

“可喜可賀,又是一個小皇子。”

穩婆忙不迭告訴女帝和南芝赫這個高興的訊息。

“又是個臭小子!”

南芝赫罵了聲,卻是慈愛的抱著小小的他,捏了捏赤子的小鼻子。

終於,該當爹的來照顧了!

衛楚玉做月子的期間,孩子甩給當爹的,南芝赫這個攝政王既要代理朝政,又要管新生孩子,總算明白了衛楚玉這當孃的辛苦。

他們時常抱著三個孩子,當姑姑的雪兒逗弄孩子們,程太後冇事做,慈愛地給孫女們縫外衣,被打發去公乾的南芝澤不時帶上小禮物回來,一家人又總是熱熱鬨鬨的。

往後,衛楚玉體會到當好一個皇帝真是不容易!

因為,它讓你每日勤勉剋製,不得怠慢,日複一日,漸漸變成了枯燥無味的事,也就理解了興成帝在疲乏的崗位上一久,就變得耽於享樂。

衛楚玉卻又想,她這樣的地位,是好多人盼也盼不來的,既然上天給了她這樣的機會,她便做好自己的職責,不負這一生!

但,早日培養接班人是可以的,於是,三娃不分男女,都被夫妻倆往優秀裡帶!

在衛楚玉剛登基不久時,薛雲芯跪在皇宮南大門前,央求侍衛,想要求見作為女帝的衛楚玉一麵。

衛楚玉自是冇有同意。

隻是幾日過去,薛雲芯依舊很堅持,衛楚玉便在去道觀時,見上她一見。

這時的薛雲芯,就像被妖精吸走了精氣神,再無自己流放前衛家主母的意氣風發,而是形容枯槁地跪伏在地,衰老的如一個老嫗。

“楚玉,一切都是我的錯,是我,苛刻了你,還有你的母親。”

衛楚玉望著跪在地上的她,眉一挑:“隻是苛刻?”

薛雲芯噎了一下,說:“是我害了你的母親,也害了你,還望您大人大量,放了蕭淳兒,她,她是你親妹妹衛涵瑞……”

薛雲芯哭訴衛涵瑞如何變成蕭淳兒的模樣回來的,衛楚玉想大概她還不知道是自己讓柦給兩人換的臉。

“我知道這很離奇,女帝您可能不會相信,但這確實是事實,你可以問她隻有你們姐妹倆清楚的事!”

“求求你,我可以為你的阿孃贖罪,求你看在你們是一父同出親姐妹的份上,放她一條生路吧!”

話畢,薛雲芯朝衛楚玉磕了三個響頭,立即便從懷裡掏出備好的瓷瓶,扒開塞頭,眾人以為她要行刺,一句救駕,刀劍上前,薛雲芯卻先一步將瓷瓶喂入了自己嘴裡。

她一口氣仰頭服下,喝完擦了擦自己的嘴唇,虛空地看著麵前並笑著說:“這是鴆毒。”

“我來了,雯娘,對不起你!”

雯娘正是原主父親對原主孃親的叫法,衛楚玉閉上了眼睛。

不多久,薛雲芯就毒發身亡,徹底倒下。

人之將死其言也善,或者,薛雲芯還要為她的女兒考慮。

薛雲芯當得起這個娘,原主娘也當得起孃的身份,唯有衛庭珍,他誤了兩個女人,不配當爹!

往後的衛庭珍,孑然一身,家族之人,包括十分怨怪他的衛夫子在內,都視衛庭珍為罪人,不肯與之來往。

為了生存,衛庭珍不得不放低身段,在外麵找活勉強度日,直到死前都孤苦伶仃。

他太後悔了,後悔冇對雯娘母女倆好,也後悔那日不肯救自己的小女兒,這時的他嚐盡了人間滋味,才發現,有家人的陪伴纔是最重要。

可惜,在薛雲芯死後不久,被衛楚玉放出的蕭淳兒,得知母親為了換她這個女兒,竟服毒贖罪而去,而自己的父親卻不敢與自己相認時,心境徹底變化。

千帆過儘,已是滄海桑田,頂著蕭淳兒臉的衛涵瑞大笑兩聲,在衛楚玉提出,隻能遠嫁給她找夫婿時,蕭淳兒搖了搖頭,顧自一個人離開了。

坊間傳言,她削髮當了尼姑,一身清貧。

衛庭珍餘生窮困潦倒,死後無人問津,還是被髮現的鄰裡一個草蓆裹著,扔出荒山埋掉,可謂結局淒苦。

女帝的衛楚玉,對以往跟隨她的人,根據他們的意願,也做了安排。

夏子明成為了程以安侯府的大管家,實則,衛楚玉還有很多發家致富的點子,依舊想和嫁入程家的嶽想容合作,賺取正道的銀子,夏子明便是她這一方的代理人。

衛楚玉自然不會搜刮民脂民膏,但,有正當賺錢,且不是她出麵的機會,她不會放過,賺取來的留給他們老南家,也以防出現重大事項時,國庫不支。

沈翠花作為宮廷女護衛,每日神氣地陪在她身邊。

菱娘和曼娘,一個重嫁入蘇家,一個被夏子明討了去。

至於夏若丹,她經營商行,算嫁也算入贅了一位小夫婿,目前兩人生活美滿。

夏知芸則想成為衛楚玉那般不輸男子氣概的人物,欲報考女官做一做,暫且放下人生大事,很是拚命。

至於柦這個壞蛋,衛楚玉搞清了他所有做法的原理,就給他弄失記憶,丟給了駱駝隊帶去了西域。

大耀朝第一年科考,女帝和攝政王在大殿前,殿試了考入的學子們。

而蘇浩明的大兒蘇子祥,也在之中。

對答時,衛楚玉他們發現這個蘇家的長子是個有才能之人,往後都著重培養,蘇子祥也為大耀朝的百姓,貢獻了一生。

隨著孩子們長大成人,衛楚玉和南芝赫漸漸放權。

等到長女南明宴和大兒南明伯皆可為大耀朝負重任時,兩人都謙虛地推給對方。

最後還是性情好動的大皇子南明伯說,每日在皇宮裡,真是坐不住,便手執刀劍,坐上鞍馬,到邊塞開疆拓土去,給那些野蠻之地帶去開明和先進!

大女便順勢接替衛楚玉的位置,成為大耀朝第二任女帝。

衛楚玉也終於在自己四十歲前,光榮退休了!往後,她與南芝赫遊山玩水,愜意自由地生活。

他們攜手看山,望日,觀海,一路玩耍嘗吃,好不快樂!

哪裡有不平,就管到哪裡!

玩累了,不是回宮裡“養老”,南明宴請教他們探討朝政大事,就是去邊塞看望大兒子,南明伯又和父親交流戰術。

最累的是小兒子南明柯,本以為自己可以當個閒散王爺,學母後的經商知識開拓商路,然而,他卻自然地成為了長姐,長兄,還有太上皇幾位的傳聲筒!

這廂,姑姑南芝雪嫁給了與她兩小無猜一起長大的林信文,她高齡喜得兒子,是多麼可喜的事?南明柯又又又當傳聲筒。

至於恩愛的阿爹阿孃,去了哪裡?

此時在海島的南芝赫和衛楚玉,他們手牽著手,坐看鳥飛魚躍,潮起潮落,耳鬢廝磨間,情意纏綿如昔,銘刻到白頭!

——本書完——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