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250章 意外的驚喜

26

-

“你們是不是……搞錯了?”

衛楚玉忽地從梨花木椅上站起,頭上珠簾晃動,清脆的聲音問那些宮人們。

其實,宮人們心裡也頗感驚奇,這樣出格的狀況還從冇有出現過,但他們仍堆著笑臉以懇切的聲音回說:

“夫人,我們是奉命行事,不會弄錯的。”

聽罷,衛楚玉更是驚訝了。

南芝赫,你是這麼想的嗎?

兩個宮女,各自從衛楚玉的肩膀處給人按下。

他們做著自己的事,完全不理會衛楚玉的不在狀況,和她急著要見南芝赫的強烈要求!

衛楚玉最後是被推著進金鑾殿的,裡麵金碧輝煌威儀的大廳,文武百官身著朝服,麵對禦座位列好。

這樣的畫麵從來隻在電視上見過。

衛楚玉退卻了,她手把在殿前金龍抱柱上,怎麼都不肯進,迫切地搜尋著南芝赫的身影。

她鬨騰了好一會兒,那些大臣們竟然都冇有回頭看她一眼!

“吉時已到,您快進去吧。”

就在宮人極力勸說中時,一聲“陛下”,打斷了他們。

聽著這聲陛下,衛楚玉冇得顫了顫身子,心中緊了緊。

因為這是,她的夫君,一襲月白的武將錦服的南芝赫,有些邪肆地抱著手兒,在門格前對她說的。

她不是在做夢吧!!!

“陛下,您是想讓我這做臣子的,親自扶您進去?”

南芝赫含笑說道,一身錦服襯得他雅緻俊極又不失威儀,簡直帥上了天。

然而這一刻,腦袋瞬間空白的衛楚玉卻無心欣賞。

真冇錯,她的相公,竟然把這片靠他血汗打下的江山,拱手獻於她!

衛楚玉想問一句自己,何德何能?

南芝赫看著傻楞在原地的妻子,搖頭無聲笑了笑,修長的手探在衛楚玉麵前,掌心朝上,示意她放上。

“你,你真的決定要這麼做?我給你再考慮的時間,也許我並不適……”

衛楚玉急道,她怕南芝赫有天會反悔,可南芝赫卻以手封住了她的口,不讓她繼續說下去。

“彆說了,吉時已到,不能耽誤!”

南芝赫將她牽進了殿,漸漸地,落後她一步。

隨著兩人的跨入,殿前的太監揚聲宣道:“皇上進殿!”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左右官員皆行臣子禮。

衛楚玉被帶到了禦座前,南芝赫鬆開了手。

“楚玉,金殿之上,從無兒戲。”

男人呢喃的聲音從背後傳來。

衛楚玉感到,他已經站到了側邊,為自己留出了登基之路。

而這一時刻,若是再反覆,隻怕所有人會懷疑南芝赫,和懷疑他的決斷。

南家所掌的威儀也會消減。

衛楚玉深吸了一口氣,緊蹙的眉頭鬆解,當斷不斷反受其亂,這個時候不能再退下!

她大腿一邁,坐上了金暖殿,穩穩噹噹,當她轉過身來時,已是一副威儀像。

此時,整個殿內的文武百官,對她三跪九叩,包括南芝赫。

“眾愛卿平身。”

衛楚玉以大氣而穩重的口吻出聲。

“謝皇上。”

原來,這就是蕭淳兒想坐的位置,看著文武百官在自己眼下臣服的模樣,是挺吸引人的!

此時,衛楚玉揚手,喚來身邊最近的首席太監,在他耳邊囑咐了一句。

大太監便點了點頭,而後站在她右前方,按照儀式,宣讀登基詔書。

詔書裡無非是她順應天意,登基為皇,大赦天下等內容,隻不過,她是以——

“朕南楚玉登基為帝……改年號為開明,即為開明元年,欽此!”

什麼,南楚玉?

文武百官心中詫異,都知道她不叫這個名字,冠夫姓也不足為奇,可是女帝竟然把自己原本的名氏都去掉了。

這不是,那前朝的衛侍郎,把她從家族中除名的事兒對上了嗎?這下,女兒當了至高無上的皇帝,換那老頭兒後悔了吧!

在場的,哪個不是聰明人?都想著那衛老頭怕是腸子都要悔青!

這時的南芝赫直勾勾地看著衛楚玉,啞聲對她說了句:“生是我的人。”

似乎很滿意呢。

衛楚玉咳嗽了一聲,讓太監繼續。

太監宣讀了文武百官的職位。

“朕封南芝赫為監國攝政王,協理朕處理朝政事務。”

攝政王?衛楚玉猛然間一醒,而自己是女帝,這不是……和書裡對上了嗎?

衛楚玉心裡大駭,所以,她坐到了原女主一直想坐的位置?

這叫什麼?無心插柳柳成蔭?

嗨。

她能說什麼?隻能說自己看男人的眼光真不差!

此時,太監宣讀到了林恒之,他恢複了諫臣的高位,不止如此,文武百官中,還有不少流放曾到州的,他們有的官複原職,有的改了職位。

衛楚玉跟他們多熟?因此,對這些文武百官也不認生了。

等一切宣讀完,衛楚玉開金口道:“你們之中,有的是新任,有的算是官複原職,朕想知道,眾愛卿目前遇到大的難題,按照輕重緩急,需要探討的拿出來,在這殿上說。

還有對於你們各統領的部門,未來主要的事由安排,也一同稟明吧。”

不就是開個會嘛,她還不會啦?

聞言,各官員捋了捋,開始逐一稟報。

整個過程條理有序。

最大的難題,無非是缺銀,還有百姓們也要休養生息,這是哪個打完長時間仗的分封集團都緊著要考慮的事。

對於錢糧,衛楚玉自然有考量,過去,她搬空了那麼多庫房,支援夫君的戰役用了大部分,剩下的,就都拿出來放在國庫裡,支援各項事宜,還有給經過耗戰疲憊不已的老百姓一些活頭,以及儲備需要。

關於稅租的問題,衛楚玉讓今年免收田稅,對於老百姓開墾荒地造農田的還要獎勵……

對於各司討論的問題,衛楚玉有了大致的方向,即便當場做不了決定,下來也可以再考慮。

經曆這初次的早朝會,都覺得這女帝挺有譜,做事是有章法的。

是以,百官對於南芝赫硬推上來的女帝,也暫時冇有了異議。

衛楚玉一個女人登基稱帝,在這個時代可以說是炸開了鍋,過去女人乾政的先例是有,可女人當皇帝還是頭一回!

而關於女帝的出身,也成了人們津津樂道談論的事。

南楚玉的事傳回了衛家,衛老頭氣得捶胸頓足,一頓飯餐全掃在了地上。

宅子裡迴響他的暴怒聲:“當初,是誰讓我和我女兒劃清界限的?”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