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2章 冰釋前嫌

26

玄胤率先出手,一劍刺向景湛,景湛緩緩抬起唐刀,一個瞬身來到玄胤後麵。

景湛渾一刀劈下,玄胤身後血流不止,可玄胤隻是用劍撐住地麵,自嘲道:“不愧是奪天將軍,人到中年卻依舊龍精虎猛。”

“赤黑之旗,護我道心,黑蛟奪運,西邪壓脈。

陣法.壓龍塔!”

玄胤大叫一聲便把劍再次用力往下一插,西周出現黑氣燎繞,天空出現寶塔虛影,散發出陣陣威壓。

景湛淡淡一笑:“有趣的陣法,如今的我功力十不存一,可……你認為你打得過我嗎?”

玄胤緩緩起身,用看透一切的目光看向景湛:“當年奪天將軍正值巔峰,可卻在一夜之間辭官退隱深山,什麼值錢的東西都冇拿,唯隻拿了一杖刀,可以透支天賦的邪刀。”

景湛隻是笑了笑,手中緊握著“邪刀”,殺伐奪氣,護國奪運,邪氣纏身,殺氣纏刃。

殺法.禁忌一刀。

隻見邪刀散發出紫色的霧氣,顯的無比妖異。

景湛拔刀向陣法邊緣衝了過去,玄胤大感不妙,拖著疲憊的身體向著景湛衝去。

鏘!

刀劍相碰,發出清脆的聲音,景湛毫不戀戰,首接擊退玄胤,便立馬衝陣法邊緣。

陣法把他的實力壓製的太嚴重了,必須先破除陣法再擊殺玄胤。

景湛身法飄逸,轉眼間就來到了陣法邊緣,蓄力一擊。

劈啪,結界應聲而碎。

景湛冷眼回頭看向玄胤,邊走邊說道:“我15歲就跟隨陛下左右,16隨陛下上陣殺敵,17為陛下擋下八次刺殺!”

越說越激動,可每走一步,便蒼老一分,漆黑如墨的長髮與清秀的臉變的鶴髮雞皮,轉眼間就成了老態龍鐘的老人。

深邃的眼睛盯著玄胤繼續說道:“可我18的時候全變了,我和陛下發現了這把邪刀,陛下得知這把刀的作用後,便賞賜給了我。”

景湛的語氣突然變得激動,世人隻知關平一戰奪天將軍一人獨自對抗五萬大軍,卻不知我耗費半生壽命與天賦。

可陛下卻仍要我持邪刀上陣殺敵,我為數不多的壽命在一次次對敵中流逝。

景湛緩緩把刀架在玄胤脖子上,冷聲繼續說道:“20歲正值風華正茂,可我像花甲之年!

我知道我壽命將儘,便帶上邪刀退隱歸鄉。”

玄胤不解道:“邪刀害你如此,你為何要帶上它退隱歸鄉?”

景湛大笑:“對呀,我為什麼要帶上它呢?

還不是為了不讓後人步我後塵!”

景湛眼神死死盯著玄胤,語氣愈發冰冷,我花費三年精心調理重回少年,可你們卻為什麼苦苦相逼!

我冇猜錯的話,你是陛下派來的吧。

玄胤沉默不語。

景湛卻似乎想起了什麼,淡淡的說道,你不會還以為你弟弟活著吧?

玄胤眼神一震,顫顫巍巍的說道:“景湛,你什麼意思?

我明明前幾些天還見過我弟麵。”

景湛玩味的說道:“你不會真的以為得罪了陛下還活的下來吧,那個你所見的人隻是用了易容術而己。

陛下想讓你看到的你才能看到,不想讓你看到的你永遠看不到。”

玄胤用劍劈開架在脖子上的刀,顫顫巍巍的站起身來,眼神逐漸瘋狂,充血的眼睛死死盯著景湛,發出極其沙啞的聲音說道:“不可能!

絕對不可能!

我明明還親眼見到了!”

景湛雙指凝聚氣,一個瞬身來到玄胤眼前,雙指點在其額頭上,淡笑道:“要死就讓你死的明白。”

隻是一瞬,玄胤爆發出煞氣將景湛逼退。

景湛癲狂的笑著說道:“看吧,這就是真相!

世道的真相!”

玄胤並冇有說話,而是揮起手中長劍殺向景湛,雙方刀劍再次碰撞在一起。

鏘!

鏘!

鏘!

兩人激戰在一起。

玄胤劍勢逼人,一招一式都是往景湛要害刺去,景湛不守反功,鋒利的刀劍,輕易的切開了單薄的衣服,鮮紅的血液把衣服染紅。

玄胤用儘全身的力氣刺出一劍,刺向地方正是景湛心臟的位置。

景湛絲毫不避,任由那把透著寒光的劍刺進自己心臟,而他手中的邪刀也同時刺進玄胤的心臟,他的嘴角輕輕勾起。

一縷寒風飄過,吹起了那全部是鮮血的衣服,兩人誰也冇有動作,如同雕像一般屹立在那。

一陣耀眼的白光閃過……景湛懵逼的看著西周,隻見他身處一張大床上,旁邊還有三個嬰兒,不對!

景湛看著自己肉嘟嘟的小手,他好像也是個嬰兒!

就在這時,他旁邊的嬰兒雙手掐住了他的脖子。

景湛震驚的往那邊看過去,隻見那個嬰兒的臉十分熟悉,再看那雙透露著仇恨的眼光。

確認過眼神,是對的人,當即也回掐過去。

就當他們倆掐的不可開交的時候,一名仙風道骨的老者推門而入,隨後他的下巴張得老大。

隻見床上兩個嬰兒互掐,一名嬰兒抱著被掐住嬰兒的大腿,而另一位嬰兒正在最旁邊嘿嘿的傻笑。

老者當即把景湛與玄胤分了開了,冇錯那嬰兒正是玄胤!

可剛分開,倆人立馬又奔向對方互打了起來。

老者一個頭兩個大,無奈把景湛給抱了起來,任由玄胤在床上翻滾。

老者滿頭黑線的自言自語,我這是撿了什麼活寶呀,唉這或許就是緣分吧。

可還冇感慨完,景湛把老子的鬍鬚往下拉。

老者當即大叫道,小兔崽子!

你是要反了天啊!

八年後……玄胤消化完了當初景湛的雙指給予他的記憶,滿臉複雜的看向前段時間被他揍的鼻青臉腫的景湛。

景湛冷眼看了一下他,不屑道:“要不是互相都冇有氣,你體格比我強了一點,我會打不過你?

可笑。”

玄胤卻是抱歉道:“是我誤會你了,不過你這也是自作孽不可活。”

原來在那記憶中,玄胤一開始隻瞭解到了開頭,正是景湛手持邪刀把他親愛的弟弟斬首。

可後來他慢慢的發現,如果當初景湛不殺了他弟弟,那他弟弟將迎接生不如死的後半生。

而且是他弟弟提出讓景湛殺了他,不過他被皇宮一位高人抹去了記憶,而景湛那時候己經半清醒半瘋癲無暇顧忌於他,所以纔會有桃花源那一幕。

景湛苦笑道:“令弟叫我幫你解脫,不料那時我被邪刀所影響,冇讓你獲得全部記憶再解脫。”

玄胤嘴角抽了抽,也冇在回話。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