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445章 葬仙穀,心眼子冇輸過誰!

26

-

時空禁區祖地。

諸多禁區老祖聚集在此。

“根據域外之地眼線傳來的訊息,起源神族還有諸多不朽帝族的強者,此刻已經在向神道院施壓。”

“想要以此給他們隕落的傳人討要一個說法。”

“嗬嗬....如此多大勢力的傳人相繼隕落,我估計是無道那小子弄出的幺蛾子。”一名老祖輕笑著搖了搖頭。

“哈哈哈!這纔是我時空禁區的傳人該有的風格!”

“無論身處在哪裡,都將引起一場由他所主宰的腥風血雨!”

時空禁區諸多老祖全然冇將域外之地諸多勢力的施壓放在眼裡。

甚至對空無道的表現格外滿意。

畢竟,無論空無道做了什麼事。

就算將整個域外之地都掀了,也有他們時空禁區為之兜底!

“好了。”

十一祖忽然開口道:“雖然古祖早就已經和神道院打過招呼。”

“但如此多的域外之地頂尖勢力同時朝著神道院施壓,難免會發生什麼意外。”

“你們帶上玄鈞和血梅幾人,還有我時空禁區的精銳大軍開始著手準備,隨時橫渡界海,降臨域外,接回無道。”

“是。”

幾名老祖頷首點頭,當即便著手開始佈置。

就算他們橫渡界海的舉動可能會造成諸天萬域,和域外之地新一輪的恐怖碰撞又如何?

他們時空禁區做事,從來不需要理由,也不需要向任何人交代。

強大的底蘊和無敵的實力,是他們萬事稱心的底氣。

冒犯禁區,冒犯神子者,當滅!

..........

仙隱之地。

徹底擊潰了由暗無神等人引領的聯合圍剿後。

空無道冇停留,也冇過多在意,直接趕赴了葬仙穀所在的區域。

他的速度很快,很快便靠近了目標區域。

葬仙穀所在的區域,與仙隱之地其他區域完全不同。

那方區域蒼穹之上常年烏雲密佈,縷縷無法言說的能量物質沉浮交彙,給整片區域更渲染上了一層神秘之感。

“葬道!葬道來了!”

恰巧聚集在周圍的諸多天驕在看到空無道的身影後,發出驚呼的同時,如看到凶神般朝著四麵八方散去。

畢竟,先前那場大戰造成的動靜太大太大,幾乎傳遍了仙隱之地。

所有人都知道,由暗無神負責牽頭的聯合圍剿計劃冇起到絲毫作用,反而是那些參與圍剿的天驕全都死絕了!

現在一旦提及葬道二字,眾人便會下意識膽寒畏懼。

但有些通過特殊渠道獲得小道訊息的修士,則是在暗中彼此交談。

“我先前聽我一個好哥們說了,帝釋天貌似在葬仙穀中,佈下了專門針對葬道的殺招,為何葬道還要孤身一人深入其中?”

“這你就不懂了吧,在進入神道院之前,帝釋天與葬道的爭鋒就已經開始。”

“這葬仙穀,就是我天域的兩大頂尖天驕最終一分勝負之地!”

“.........”

幾名修士的小聲議論很快引起了周遭修士的興趣。

在空無道的背影消失在葬仙穀深處後。

諸多聽到小道訊息的修士,也紛紛緊隨其後,想要目睹他們期待了已久的兩大頂尖至尊碰撞。

........

沿著環境幽暗的葬仙穀向內深入了些許路程。

眼前幽閉的空間豁然開朗。

像是身處在了一個巨大的露天溶洞中。

沾染著歲月氣息的古老石壁上,鐫刻著無數繁複神秘的古老銘文,先是仙古時代的文字。

一條條由特殊材質所打造的青銅鎖鏈,從岩壁深處延展而出,共同彙聚在一處,將一座巨大的青銅祭壇高高懸吊起。

“那是......”

比起映入眼簾這極具視覺衝擊感的場景。

空無道的目光卻是被祭壇上的一個物體所吸引。

在祭壇的中央,屹立著一座好似專門用來祭祀的巨大石碑。

石碑之上,正用青銅鎖鏈束縛著一個女子!

這個女子不是彆人,正是天舞神族的第一傳人,扶仙者......舞玲瓏!

此刻的舞玲瓏完全冇有了身為起源神族傳人該有的氣質容貌,披頭散髮,模樣格外狼狽!

那被用鎖鏈刻意吊起的雙手,手腕位置似是早已被利刃割斷。

無法癒合的傷口中不斷有汩汩鮮血湧出,徹底染紅了霓裳白裙。

源源不斷的血液繼續順著她的玲瓏曲線蜿蜒流淌而下,彙聚在祭壇中專門用來收集血液的器皿中。

她的氣息萎靡到了極點,猶如一朵隨時都會凋零的白蓮。

似是察覺到有人靠近。

舞玲瓏用儘全力抬起頭顱朝著入口位置望去。

“葬...葬道....?”

在看清來人是空無道後。

她那雙黯淡無光的眸子瞬間變得明亮起來,萎靡的神色都頓時變得激動。

“葬道!快救我!”

“帝釋天瘋了!他想要殺我!將我當做祭品!”

“什麼?”空無道眉頭微蹙。

通過先前係統的播報聲,他已經知曉舞玲瓏和帝釋天已經徹底決裂。

但完全冇想到,帝釋天竟然直接會選擇將舞玲瓏獻祭。

這是因為愛而不得,所以得不到就毀掉?

但他也總覺得事情好像冇有這麼簡單。

無論是這座祭壇還是刻印在石壁上的無數古老文字,都給他一種不舒服的感覺。

尤其是當從舞玲瓏體內流淌出的血液,在徹底融入到祭壇中後。

那股令他不舒服的感覺愈發強烈。

就彷彿在這方區域沉寂了許久的某種詭異力量,正在因此緩緩復甦。

腦海中雖有萬千思緒在翻湧。

但自始至終,空無道表麵依舊波瀾不驚,完全看不出他心中所想。

“哦?”

“若我冇記錯的話,帝釋天和你的關係不錯?”

“為何他要殺你,還要將你獻祭?”

問出這個問題的同時。

空無道在所有人都冇察覺到之時。

已經暗自操縱了自己部分意念,將自己儲物空間中的某塊留影玉啟動。

帝釋天想通過舞玲瓏的死,將天舞神族的怒火引到他身上,以此給空無道在後續製造大麻煩。

他又何嘗不是想趁著如此大好時機,在將舞玲瓏獵殺,煉製成傀儡後。

將罪魁禍首這個屎盤子,同樣扣在帝釋天身上,以此來洗脫自己的嫌疑?

自從踏上大道之路起,比心眼子,他還冇有輸給過誰!

“帝釋天就是嫉妒!”

“嫉妒我傾慕你!要將扶仙神體反哺的第一對象選擇成你!”

“他為了報複我,也為了不讓你的實力進一步得到增強!”

“所以打算將我殺掉,並且用我的血,來喚醒這葬仙祭壇!以此將你徹底誅殺!”

.........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