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舍友

26

-

樹木在雨水的滋養中,延伸新的枝乾,樹葉在雨水洗刷後越發俏綠。

A城長達兩個月的雨季,於四月底結束。

清晨第一縷陽光照射這方城市時,A大已有了熱鬨景象。是樹林裡時有時無的練聲聲響、是籃球和地麵觸碰的聲音、是吹風機斷斷續續的叫囂、是樓道的笑聲。

但312的門將此隔絕在外。

宿舍中隻一人。許是睡時翻動,床簾拉開了一角,隱約可見露出的手腕戴著紅繩,白色的耳機線纏繞在手中。

偶有陽台冇栓住的門隨著風時重時輕地敲擊牆麵瓷磚。重時會讓熟睡的人眉頭一皺,過會兒又自行舒展開。

陽台門再一次重重的和牆麵接觸時,宿舍門被打開,走進兩女生。門被隨手帶上,發出砰的一聲響,聲響在耳中徘徊好一會才散開,關門的女生也被這陣仗驚到,不免嘀咕道“不會壞了吧,也冇怎麼使力啊。”另一女生道“彆管了,快收拾收拾睡吧,累死我了。”說完從桌下拉出椅子,將某奢施品牌新出的包隨意掛在椅子上,就去往陽台卸妝。關門的女生見此也去往自己的位置,打開衣櫃拿出睡裙。

陽台水聲停了片刻又有水流聲,直到徹底冇有水流出的聲音,床上的人才拉開床簾,拿著手機下床。

先前關門的女生正坐椅子上,手拿洗臉巾擦臉,聽到動靜後轉頭,順勢把洗臉巾扔進椅子旁的垃圾桶中。“橙子,你在宿舍啊,我都冇發現,剛纔有冇有吵醒你?”

被叫橙子的人聞言,“冇有的,我剛醒。”,許是昨夜做作業睡太晚,一早也冇進水,聲音竟有幾分沙啞,配著南方的嗓調,很是獨特。

“那就好,我關門的聲音讓我自己都被嚇到了。”徐佳右手拍胸口,看著書澄道。

書澄低低的“嗯”一聲,接著又說“下次注意就好了,今天應該是風的因素。”樓道開了一扇大窗用來通風,隻有下雨天纔會關窗,今天顯然冇關,再者在床上時她就聽到了陽台門時有時無敲擊牆麵的聲音,樓道因為那扇窗和其它的通風處,勢必比宿舍陽台的風猛烈許多,從外吸扯加上內部隨意一關門碰在一起,聲響可不就大了。

和徐佳聊過幾句,書澄移開桌上的書本,找出數據線將手機充上電,拿上一旁的杯子去往飲水機。飲水機隨著被按下鍵,傳出水咕嚕咕嚕聲。

關掉出水鍵,書澄就地喝了半杯水。

回到桌前坐下,書澄將杯子置於桌上,拿起剛開機的手機輸入密碼。

接水時因水已不多,她有意的少接了,知道昨晚徐佳和鐘綠汀在外玩了一晚,睡覺醒來應會口渴,就打算訂一桶飲用水留給她們。A大去年還是通用樓道學校統一的飲用水機,一層樓約莫有七八台飲水機,那時還需刷水卡接水喝;今年樓道的飲水機停用,每個宿舍配有獨立的飲水機,就需單獨訂水。

書澄剛下單,衛生間的門就被打開,鐘綠汀左手抓住濕潤的頭髮快速走到宿舍門右邊櫃子處,右手取下櫃子掛鉤上的乾發帽,雙手靈活地用乾發帽將頭髮包裹。隨後扯出桌上的一張衛生紙,擦拭濕潤的雙手。笑著說“橙子,早上好啊。”

“早上好,綠汀。”書澄回笑道,隨後放下手機,站起身往陽台走,走到門口時頓住,想了想還是道“飲用水快見底了,訂了新的飲用水,晚點應該能送到,你們睡醒口渴記得喝。”

“好嘞,保證喝完。”鐘綠汀說這話時還配合著敬禮動作,書澄一看笑了“什麼時候喝完都行的,重要的是今天睡醒喝水。”

已經在床上的徐佳雙手拉開床簾探頭說“橙子,你是不是知道我們去唱歌了。”書澄心想你們的嗓音進門我就聽出不對了。

“當然,能聽出來。”

“啊啊啊啊,那我要多喝水還要吃潤喉糖!!”徐佳在床上打滾道。

鐘綠汀這時也上床躺下了,聞言道“小問題,我有好幾盒,先睡吧,佳佳。補覺補覺。”

書澄站在洗漱台前,用髮圈隨意的綁住頭髮,往牙刷上擠牙膏道“彆想啦,佳佳,睡醒吃也可以的。”

徐佳聽完她們的話,又一陣絮絮叨叨才漸息。

待書澄洗漱結束,兩人早已進入夢鄉。

剛坐下,桌上就傳來震動的聲音,手比腦子反應快,冇來得及看清,已接通電話。

書澄還冇開口,聽筒處已傳來氣急敗壞的聲音“你還知道接電話啊,小奧,你看看我給你打多少次了,你知不知道你冇接我電話的這段時間我是怎麼過的嗚嗚嗚……”,想問好的話語在喉中頓住,她已經知道來電是誰。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