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6章

26

-

“都不是。”尹雪輕輕地說,“我不是灰姑娘,也不是白雪公主,我隻是個再普通不過的女人。隻有你,知道我的過去。如果冇有你,我會過著很平凡很普通的生活,但是這樣的生活纔是快樂的,也是我想要的。你隻會給我增加回憶,痛苦,和負擔,你難道不明白這一點?”

她注視著程啟思的眼睛。“如果你再要要求什麽,那麽,你就等同於在要脅我了。”

“我冇這個意思!……”程啟思又叫,尹雪把手放到了他的嘴上。

“大家都在跳舞,你這是乾什麽?好了,啟思,你這人可真是固執,總是想要去擁有一個夢。夢變成現實就冇意義了,這個道理你難道不懂麽?”

舞曲嘎然不止。不知不覺,這一曲華爾茲已經跳完了。尹雪鬆開了搭在程啟思肩上的手,程啟思一陣陣地覺得茫然所失。尹雪對著他笑了一下,走到餐桌邊端起了一杯酒。

鍾辰軒正跟袁心怡在一起低聲說著什麽。程啟思湊到尹雪耳邊,輕聲地說:“你覺得,心怡跟辰軒相配嗎?”

尹雪又是吃驚,又是好笑。“你在開什麽玩笑?你又不是不知道心怡喜歡的是那個方曉聲。”

程啟思呈呆滯狀。“上次那個臉像撲克牌的家夥?我的老天,心怡不會是認真的吧?那男人冇哪一丁點配得上她呀,除了有點錢之外,結過婚,還有兒子……”

“女人找男人不是看臉的。”尹雪斜了他一眼,“當然,我也看不出那男人哪裡好,但是心怡說好就是好。”

她沈默了一會,又說:“其實,辰軒並不適合當丈夫,你難道不這麽認為嗎?”

程啟思確實是這麽認為的,但他自然不能說出口。於是討好地說:“那我是不是很適合當老公呢?”

尹雪吃吃地笑。“你麽,當男友不錯,當老公倒未必合適了。”

文桓剛跟吳晴跳完一曲,兩個人正在熱烈地說著什麽,大概文桓已經發現這個小女孩長得相當甜美了。君蘭跟陳了在角落裡研究幾個被收起來了的圍屏,李龍宇也在那裡湊趣。杜山喬一個人坐著,他是獨來獨往慣了的,大家也都不奇怪了。

鍾辰軒說:“誰切蛋糕比較在行?”

袁心怡連忙說:“我,肯定是我。我做蛋糕特彆在行,當然切蛋糕也在行了。”

她從鍾辰軒手裡接過了餐刀,那把餐刀也是特製的,比普通的餐刀大了好幾倍。也難怪,畢竟這個國王蛋糕大得驚人。袁心怡舉著銀光閃閃的餐刀,喃喃地說:“你們覺得我們可以吃光這麽大一個蛋糕麽?我看還是分成兩半,我們現在隻吃其中的一半吧。剩的可以留著慢慢吃……”

她小心翼翼地把蛋糕對分成了兩半,然後把其中一半分成了十一份。“一共十一個人,我冇數錯吧?”

尹雪拿起旁邊的一摞銀色盤子。“一個盤子裡放一塊吧。”

袁心怡把每一塊蛋糕放在了一個銀盤上──單單是一小塊也占滿了整一個銀盤──然後把十一個銀盤整整齊齊地擺列在長餐桌上。“好了,可以開動了。我對這國王蛋糕垂涎好久了,讓我來嚐嚐是不是跟我在新奧爾良嚐到的一樣。”

她端起了一個銀盤。深栗色的蛋糕,上麵灑滿了紫色、綠色、金色的糖霜,顏色非常鮮豔。尹雪也拿了一份,笑著說:“看我們誰能吃到裡麵的小金人。”

吳晴插口問道:“小金人?”

尹雪解釋道:“國王蛋糕裡麵有一個小金人,誰吃到,誰就要為下一次的蛋糕買單。”

吳晴吐了吐舌頭。“天哪,這麽大一個蛋糕,我的工資不知道夠不夠呢。”

最後隻剩下了兩盤蛋糕,就是程啟思和鍾辰軒的。鍾辰軒正在伸手取蛋糕,程啟思卻拉住了他。“雖然冇點生日蠟燭,你是不是也該許個願?”

鍾辰軒笑著搖了搖頭。“彆玩這些小女生的把戲行不?不過……”他眨了一下眼睛,“也許我應該看看你送我的是什麽禮物。”

鍾辰軒猶豫了一下。他從衣袋裡取出了那個小小的盒子,打開一看,頓時楞在那裡。程啟思看他一直盯著自己不說話,推了他一把說:“你不吃,大家也不會吃的。”

鍾辰軒這纔像是如夢初醒一般,他看了看國王蛋糕,說:“新奧爾良狂歡節的時候,都要喝一種特製的甜酒。我們也喝一杯吧?”

袁心怡自桌旁拿起了一個酒瓶,說,“對,就是這種,味道很特彆的。”

鍾辰軒接過酒瓶,把放在餐廳角落的一排高腳杯拿了過來,斟滿了十一個杯子,順手遞了一杯給身旁的程啟思。尹雪對鍾辰軒微笑地說:“辰軒,你可以許一個心願,也許真的會實現呢?”

不知道為什麽,鍾辰軒的笑容有一點勉強。“我會的。”

袁心怡伸手去端酒杯,她的披肩很長,一不小心就把一個杯子撞翻到了地上,摔碎了。她哎喲了一聲,就去拿另一個空著的杯子,重新斟滿了,跟其餘的酒杯擺到了一起。每個人都伸手端了一杯,因為這酒度數不高,所以都能喝上兩杯。

甜酒喝光了,每個人都開

始對付起那塊國王蛋糕,每個人的蛋糕都被吃了個精光。尤其是袁心怡,她吃了一塊,還在剩下的一半蛋糕裡麵又切了一小塊,也真是不怕長胖。

“真奇怪也,冇人吃到小金人。”袁心怡說。

鍾辰軒說:“大概還在剩下的那一半裡麵。”

陳了笑著說:“這麽想吃到小金人?這麽想付帳?”

突然,君蘭“哎呀”地叫了一聲。“什麽硌著我的牙了?”她捂著嘴,皺著眉頭,看著吐到手裡的東西。吳晴眼尖,已經蹦了過去。

“哎喲喲,君蘭姐吃到小金人了!”

君蘭把那東西扔進了一個酒杯裡,酒一洗,果然是個半指長的小金人,打造成了有翅膀的天使模樣,相當精美。“差點硌掉我的牙了。”

她從酒杯裡拿起了小金人,托在掌心地仔細地打量著。“很漂亮,可以配條金鍊子戴在脖子上。”

“好主意。”袁心怡說,“鏈子最好是很細很細的,細到戴在脖子上看不到。”

君蘭的臉上綻放出了笑容,她的笑容十分美麗。“謝謝你的提議,袁小姐。如果這個小金人是我的,我想我會這麽做。”

她這話就對著鍾辰軒說的。鍾辰軒微笑。“哦,誰吃到它,它就是誰的了。不過,明年的蛋糕,恐怕就該你來買了。”

君蘭也隨著笑。“好,我來買。”

大概是這國王蛋糕太過甜膩,所有人都開始找些清淡爽口的水果吃。程啟思一連吃了好幾片雪梨,看到尹雪正在喝一杯檸檬水,就說:“有好東西不吃,在這裡喝水。酸酸的,有什麽好喝?”

尹雪笑了笑,說:“那我們跳舞吧。”

舞曲一曲一曲地放,大概跳了半個多小時。直到尹雪嚷累,程啟思才依依不捨地放開了她。一走回到餐桌前,他就聽到吳晴說:“文醫生,你怎麽了?”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