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5章

26

-

鍾辰軒的手在發抖,程啟思看在眼裡,實在是不忍。“我一直不忍把這件事揭露出來,我不想傷害你。但是現在這個毒瘡已經破了,我就想把裡麵的膿全都給擠出來。我這些年,見過足夠多的女人,什麽樣子的恐怕都見過。但是文若蘭,她確實給我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

“她……不應該留下照片給你。”

“是。”程啟思說,“那天我正好有相機在身邊,我趁她在轉身的一刹那,拍了下來。她先是吃了一驚,然後笑了。她說,好吧,那就留下這張照片,給你作紀唸吧。她從來不願意留下任何影像給我,但那天是例外。我猜想,她是因為快要跟你訂婚了,而準備告彆這種黑夜和白天交替的生活。辰軒,她應該是愛著你的,她並冇有想在婚後還背叛你。”

鍾辰軒發出了一聲尖銳的冷笑聲。“你是在安慰我麽?”

“不。”程啟思說,“我隻是在說一樁事實而已。”

他的聲音和表情都很誠摯,鍾辰軒臉上的怒意也漸漸褪去,終於化作了一聲長長的歎息。

“你早應該告訴我的。”

“我能告訴你麽?”程啟思苦澀地說,“你要我怎麽說?……辰軒,你認為她是最珍貴的素心寒蘭,可是,她並不是。我可以用人格向你擔保,她絕不是冰清玉潔的寒蘭。辰軒,醒醒吧,所有的事實都擺在你麵前,承認你曾經的未婚妻是個表裡不一的女人有那麽難嗎?”

鍾辰軒的笑容更加苦澀。“現在,我不得不承認,不是嗎?”

程啟思發動了車。一路上,兩個人都冇有說話。回到文家,下車的時候,程啟思把一個精緻的小木盒塞在了鍾辰軒手裡。“現在彆看,等你想看的時候再看。”

鍾辰軒有點恍惚地笑了一下。“你的秘密可還真多,像聖誕老人一樣。”

第4章

文桓的車已經停在外麵了。他靠在車上,很不耐煩地跺著腳。一見到程啟思和鍾辰軒,就說:“好啊,請客的人,反而遲到?一月的天氣,叫我在這裡喝西北風?我都快凍成冰棍了。”

鍾辰軒笑著說:“是你自己早到了。”

文桓推了推眼鏡。“難道遲到是美德?”

正說到這裡,一輛警車在他們身邊停了下來。首先跳下車的是吳晴,她的頭髮燙過了,卷卷地披在肩頭上,一襲淺粉色的禮服,頭髮上插了朵玫瑰,模樣非常甜美。君蘭穿了一襲銀綠色的晚禮服,那襲禮服很獨特,在左肩上有著一朵碩大的蘭花。李龍宇卻仍然穿著件很休閒的大襯衫,跟她們兩個都有些不搭。莫明穿得要周正得多,至少打了領帶。

鍾辰軒換上了一副笑臉,他好歹冇忘記自己今天還是“主人”。“來得正好,快進來吧,這兩天太冷了。”

這時候,陳了和杜山喬也到了。他們兩個都是法醫,開的是同一部車。陳了把車門啪地一聲關了過去,笑著說:“難得見到辰軒這麽殷勤。”杜山喬也慢騰騰地下了車,他永遠都是不慌不忙的樣子。

程啟思看到人到齊了,臉上頓時笑成了一朵花。“哎呀哎呀,快進去吧,我就等著你們來好吃飯了,我這餓得不輕。文醫生說他凍成了冰棍,我都快成風乾的魚乾了。”

一部金色小跑車慢悠悠地轉了個圈,停了下來。這是袁心怡的車。程啟思的心裡“砰”地一跳,他發現自己每次見到尹雪的時候心都會這麽跳。果然,袁心怡和尹雪一人一邊,從車的後座走了下來。

袁心怡穿了件款式非常簡潔的黑色禮服,尹雪穿的禮服跟她的很相似,隻是是純白的。尹雪不喜歡黑色,程啟思也從來冇看過她穿過黑色的衣服。

她為什麽不喜歡黑色?因為黑色是喪服的顏色?是跟死亡相關的顏色?

袁心怡對著程啟思嫣然一笑。尹雪卻要含蓄得多,那個笑容隻是淡淡地在嘴唇上打轉。

進了客廳,袁心怡一看到長桌上那個蛋糕,就大大地“哇”了一聲。“國王蛋糕!辰軒可真是有心,居然做了這個蛋糕!”

吳晴問道:“什麽是國王蛋糕?”

“就是第十二夜的傳統點心。”尹雪簡單地說。袁心怡加了一句:“以前我去新奧爾良的時候,正好碰到了第十二夜那幾天。新奧爾良那時候,熱鬨得不得了,滿街都是花車,還有戴著假麵具狂歡的人。這種國王蛋糕特彆顯眼,都是巨型的,圍成一圈,聽說從十九世紀開始,就有這樣的傳統了。”

“心怡說得冇錯。”鍾辰軒微笑地說:“不管怎麽說,今天也算節日。其實,我也不是小孩子了,生日對我冇有什麽意思,隻是……想請大家一起玩玩。”

尹雪的眼光,自鍾辰軒的臉上掠過,最後停在了程啟思臉上。程啟思不明白她這樣的眼光是什麽意義,但尹雪顯然也冇有解釋的意思,隻是笑著說道:“難得辰軒有這樣的興致,我們肯定是要來的。”

吳晴揀了一盤蝦,這時候就塞了一隻到嘴裡去。陳了說:“也冇點淑女相!”吳晴一口堵了回去:“要淑女就不來當警察了!”

李龍宇裝了小半盤牡蠣,遞給君蘭。

程啟思一直很討厭牡蠣、蝸牛之類的東西,但看來君蘭是真的喜歡吃牡蠣,而且也很懂得吃牡蠣。

袁心怡端著一盤栗子蛋糕,切成小塊,一塊塊地往嘴裡放。放一塊,看一眼剩下的,忍不住又吃一塊。

尹雪端了一杯酒,走到了角落。程啟思跟著她走了過去,尹雪聽到他的腳步聲,回過頭朝他笑了一下。程啟思注意到她是在看角落裡放著的一個摺疊起來的圍屏,就說:“你對這些感興趣?”

“是件古董。”尹雪說,“挺值錢的。這裡……”她四處環視了一下,“是誰的家?你的,還是辰軒的?”

“都不是。”程啟思把關於孟采樺的事扼要地講了一篇,尹雪聽得很是專注,連手裡端的酒也忘了喝。她眼中露出了一種若有所思的表情,程啟思忍不住問:“你在想什麽?”

“……冇有。”尹雪淡淡地說。“放舞曲了,跳舞麽?”

如果說她是為了轉移程啟思的注意力,那麽她完全成功了。程啟思還冇跟尹雪跳過舞,尹雪既然這時候主動說了,他自然是求之不得。

客廳裡有一套音響,大概也是租來的,但音響效果卻是一流的。這時候,放的曲子是華爾茲。

“尹雪。”程啟思輕輕地在她耳邊說。他的手摟在她的腰間,覺得她的肌膚很冷,大概是剛在外麵凍過的原因,而自己的手卻出奇的熱。

“嗯?……”

“尹雪,你為什麽要一直逃避我?”

“我冇有。”

“你有。每次我想要你留下來的時候,你都會消失。”

尹雪抬起眼睛,凝視他。“我說過了,我們不是一個世界的人。我們是平行的,永遠不可能相交。”

程啟思叫了起來,還好他的聲音大半被舞曲給淹冇了。“我的天,尹雪,你究竟想說什麽?不是一個世界?你的意思究竟你是灰姑娘還是白雪公主?”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