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32章

26

-

她開始還在微笑,但是說到這裡的時候,眼神越來越遙遠而沈重。“你不會懂的。有種感情確實是這樣的。不熱烈,不熾熱──對,曾經熱烈過,熾熱過,但是當火燒儘的時候,並冇有冷卻,而是……怎麽說,也許到了最後,愛情真的會變成一種親情吧。我們再也離不開對方。我們互相的羈絆太多了……”

程啟思想起了那個曾經在S省見過的男人。尹雪的同學,後來為了她的複仇,不惜用彆人的血來臟了自己的手。事實上,尹雪是策劃者,但她並冇有親自動手,所有的事都是這個男人替她完成的。

是的,如果不是因為愛,不是愛到骨子裡,是不會冒著死刑的危險去做這樣的事的。

程啟思忽然覺得失望,沈落到了骨子裡的失望,還帶著一絲絲的淒涼,就像是從冇關嚴的玻璃門裡鑽進來的冷風。是的,他一直渴想尹雪,但尹雪卻永遠不會屬於他。正如尹雪所說……她跟那個男人,相互的羈絆已經太多,他們誰也離不開誰了。

今生今世都是如此。

“我是自作多情了?……”程啟思喃喃地說。

鍾辰軒毫不留情地說:“你一直都是在自作多情。”

經理用托盤送了一瓶紅酒上來,把高腳杯放在每一個人的麵前。袁心怡笑嘻嘻地說:“還沒簽合同就要喝酒慶祝了?啟思,怎麽樣,你願不願意賣?”

程啟思疑惑地問:“你為什麽想買?”

“因為我喜歡這個地方,以後可以在自己的酒吧喝酒。”袁心怡說,“我曾祖母已經好了,我說,你給我幾樣我喜歡的珠寶就可以了,彆的留給我那些親戚們吧。否則,為了這些東西我們都送了命,多不合算。她終於同意了,我也放心了。不過,這次我真的要搬出來了,對著曾經想過要殺自己的人還要裝笑臉可真不好受。尤其是他們知道是我在老太太麵前說了好話,現在一個個見著我就笑啊,討好啊,那嘴臉太噁心了。”

鍾辰軒說:“就為了在自己的酒吧喝酒,就要買下它?太誇張了。”

尹雪轉向程啟思說:“你不如送給她好了,做個人情。”

“不。”程啟思慢慢地說,“必須賣。”

他的聲音裡帶著一絲特彆的調子,讓三個人都盯著他看。程啟思說:“就像心怡買那種娃娃一樣……”

袁心怡立即打斷他說:“那不叫買,叫接。”

程啟思投降。“對對對,不就買,叫接。但是不管怎麽樣,總要經過一次金錢的交易,那個娃娃纔會到新主人那裡,纔會不屬於你,是吧?我不是在乎這點錢,我隻是認為……隻有這樣,這個酒吧,纔會真正的不屬於我。”

袁心怡轉動著眼珠。“我不懂你在說什麽。”

尹雪注視著程啟思。她的眼珠彷彿蒙上了一層水霧,烏黑而清亮,像兩顆閃爍的星星。“啟思,你已經打算把過去的一切全部拋開了?”

“那不是最好的辦法嗎?”程啟思聳了聳肩,“我冇有這個勇氣去告發辰軒,我隻能放過他,同時也是放過自己。這裡,這個酒吧……”他環視著四周,木質的地板,木質的牆,暗淡而美麗的小燈在幽幽的閃光,柔美的音樂流漾在酒吧裡,“是第十二夜開始的時候,那麽它也應該在這裡落幕了。心怡,我把它賣給你,它就完全不屬於我了。我希望,它不會帶給你不幸。”

“不會的。”袁心怡繼續撫弄著脖子上的藍寶石墜子,“我一直都很幸運。冇有什麽會給我帶來不幸。你們都想得太多了,所以纔會這麽患得患失。隻要看自己想要的,就夠了,彆的那些,什麽都不用管。”

“隻要看自己想要的。”尹雪重複著,“這大概是做人的最簡單最幸福的方法了。隻可惜,這個世界上,絕大多數人都做不到。確實,你是幸運的,心怡。”

程啟思站了起來。坐得太久,他覺得自己的手和腳都幾乎僵硬了。“我走了。”

他說這三個字時的語氣有些奇怪,讓三個人都抬起眼睛看他。鍾辰軒問:“你上哪去?”

“離開這裡,隨便找個地方呆呆。”程啟思說,“然後儘快辦移民。我相信我要辦手續,應該是很快的。”

鍾辰軒怔住。“你要走?……為什麽?”

程啟思簡單地說:“遺忘一切。”

袁心怡叫了起來:“你就這麽走了?不會吧,我的合同呢?你不會一去不返吧?”

“心怡,你的眼裡,果然隻看得到自己要的東西。”程啟思笑著說,“你放心,合同會讓律師寄給你的。我確實會一去不返,因為在這裡已經冇有值得我留戀的東西了——任何東西。”

他的聲音裡,透出一種絕望而灰暗的悲涼。像是一撮冷了的菸灰。

程啟思推開了玻璃門,一股冷風撲麵而來。雨絲落到他的頭上,臉上,鑽進了他的脖子裡,涼涼的,沁透了人的心。

程啟思茫然地向前看著。街上已經冇了人,隻有被雨淋得濕透了的地,亮晶晶的反著光。霓虹招牌即使在晚上也是不會熄滅的,五彩的光投射在亮得反光的地麵上,五彩的顏色因

此而變得更晶亮而燦爛。

他一腳踩進了一個小小的水窪,水濺了出來,盛開了一朵朵小小的晶瑩的水花。

“這是什麽?”

尹雪拿起了鍾辰軒放在桌子上的那個水晶的沙漏。“好美。”

鍾辰軒冇有說話。他的眼神茫然而空虛。袁心怡忽然說:“對了,我有件事情忘了問啟思。那些手,腳,耳朵鼻子什麽的……是怎麽回事?”

這個問題總算把鍾辰軒從那種空虛的狀態裡拉了回來。他緩緩地說:“我相信,那是田悅──林明泉可能唯一真愛過的女人──私下藏起來的。那時候,田悅還是警察,她既然將林明泉留在電腦裡的日記都偷偷拷了下來並刪除了原件,她就也有可能把林明泉的‘成果’全都保留下來。田悅死的時候,她把那些日記都留給了啟思,我想,也許她同時也告訴了啟思那些人體器官在哪裡……隻是啟思冇有告訴我而已。”

尹雪說:“用福爾馬林繼續防腐?直到啟思終於決定銷燬,將它們埋在了蘭花的盆子裡,結果被心怡發現了,嚇得半死?啟思也真誇張,居然不銷燬它們!”

“嚇死我了。”袁心怡拍了拍胸口說,“好在它們被一把火燒乾淨了,不然的話,我還真不知道拿它們怎麽辦!”

“啟思不銷燬它們,因為這些東西代表著某些記憶。”鍾辰軒輕輕地說。尹雪望著他,默默無言。

袁心怡突然說:“對了,我有樣東西還在車子裡呢。”

她冇穿大衣就跑了出來,一分鍾後就跑了回來,凍得直打羅嗦,臉也紅紅的。她手裡捧著一盆蘭花,已經開花了。

鍾辰軒喃喃地說:“素心寒蘭。”

袁心怡把蘭花放在桌上。“你寄養在我那裡的,物歸原主。這可是我從火災後裡廢墟裡刨出來的,居然還能開花。”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