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31章

26

-

“若蘭死的時候不能,後來漸漸能睡得安穩了。”鍾辰軒說,他的聲音卻冇有開玩笑的意味,“不過,後來,又不能了。現在,我又得依賴藥物了。”

有人走近了,還有意地咳嗽了兩聲。是酒吧的經理。他滿臉的不好意思,說:“對不起,程哥。這個……那個,就是那位想買這個酒吧的客人,說想要在這時候過來看看……你們看,這……”

程啟思皺了一下眉,他這時候不想見任何人。鍾辰軒卻說:“冇什麽不行的,來就來吧。”

程啟思隻能做了個同意的表示。看著經理走回吧檯前去打電話,程啟思忽然說:“那封信……當年的那封所謂的趙所長的信,是你放在花環裡麵的嗎?你是依照著文致越的筆跡寫的?蘇雅……她心儀的人是你?是這樣嗎?為了你,她纔想要背叛朱錦的。”

“對,我跟文致越學的是同一種字體。”鍾辰軒一口承認,“你早該知道,我去維也納的次數相當多,錄製夜鶯之歌的也是我。對於你和林明泉的生活圈子,我都做了很深入的調查。”

“我早就應該知道……”程啟思喃喃地說,“他怎麽會知道那麽多?他怎麽會知道我們身邊的所有事?當然是因為他一直就是在我身邊的。那個人,就是你……我實在是太傻了……”

鍾辰軒隻是淡淡的笑,並不說話。程啟思疑惑地說:“可是,有一點我不明白。君蘭的事,你我都知道。杜山喬的事,作下調查也能知道。可是,尹雪的事,你怎麽知道?她殺人的事,就連你,我也冇有詳細地說過!你不可能從任何途徑瞭解到這件事……冇人會把自己殺人的事到處亂說的,尤其是尹雪那麽精明的人!”

鍾辰軒淡淡的笑意變得更濃了,卻還是不說話。這時,玻璃門再次被人推開了,借著門上的彩燈的光,看得見像細絲一樣的雨絲,飄飛在空氣裡。

雨絲也像是彩色的。

兩個人走了進來。

程啟思騰地站了起來。他掩飾不住臉上的驚愕,尤其是看到經理迎了上去。

尹雪和袁心怡。

尹雪穿了一件白色的羊絨長大衣,袁心怡卻穿了件黑色的鑲貂毛的大衣。在袁心怡的脖子上,有個很顯眼的藍寶石的墜子,大得都不會讓人覺得是真的。

可它確實是真的。因為這個藍寶石墜子,還曾經引起了一場凶殺案。

袁心怡已經看到了程啟思和鍾辰軒。本來,這時候的酒吧,也隻剩他們兩個人了。袁心怡“哇”地一聲,叫了起來:“你們也在啊!這可真巧!”

她越過經理就走了過來,經理髮現她是認識程啟思的,立即識相地回到了吧檯那邊,準備酒水。袁心怡把黑貂大衣一扔,在他們對麵坐了下來。尹雪也坐在了她的身旁。

袁心怡習慣性地伸手撥弄著她脖子上的藍寶石墜子,笑盈盈地說:“這麽晚了,你們還在這裡。”

尹雪的視線在程啟思和鍾辰軒身上遊移,最後說:“你們好像剛經過一次很不愉快的談話。”

程啟思發出了一聲苦笑。他不知道說什麽好。鍾辰軒卻搶在他麵前開了口。“尹雪,啟思對於有些事,還不太清楚。他要我解釋,我看,既然你來了,還是你向他解釋吧。”

程啟思怔住。尹雪微微一笑,把手上戴著的手套摘了下來,慢悠悠地說:“其實,也冇什麽好解釋的。簡單地說,我跟辰軒現在是擁有同樣目的的人。我們是站在一條陣線的人,就這樣。”

程啟思隻覺得晴天霹靂一個個地向自己砸下來,連說話都結巴了。“你你你……尹雪,你在胡說什麽?你……”

“為什麽會出現十二相麵具?一般人連知道都不會知道呢。自然是因為我知道,而且很瞭解。”尹雪說,“越接近事實的事,越簡單明白的事,人們反而更不容易相信。專佳不也是我介紹給你們的嗎?專佳給你們說的雖然都是廢話,但至少有一句不是,那就是──出現在現場的十二相麵具也隻是仿製的工藝品罷了,說白了都是騙人的玩意,隻是想要更讓人害怕,或者更把水攪渾!不過……從一開始,我就知道辰軒下不了手殺你的,當局者迷,而我是旁觀者清。他恨你,精心設計想要殺你,可是最終冇下得了手。其實,就算那時候辰軒不收手,我也會撞翻你的杯子的,我也不願意看到你死。這也是辰軒告訴我他的計劃的目的。電視劇裡,不是總有這樣的情節麽?一個人被宣判要被斬首示眾,可是在最後關頭,總會有一道免死金牌。我就是你最後的那道免死金牌,啟思。”

程啟思瞪著她。尹雪說的,都非常合理,所以尹雪才總是有一種對一切都自信的表情,因為她本來就知道一切。但是,他現在隻覺得腦子裡被炸得轟隆隆的響。“為什麽?你為什麽會跟辰軒是同樣目的的人?”

尹雪和鍾辰軒對視了一眼,兩個人都笑了。鍾辰軒說:“你聰明的時候聰明得緊,傻的時候也傻得要命。研究所也需要吸收新人啊,文桓不就是之後才進來的嗎?我自從在那個娃娃案件裡認識尹雪,就知道她如果乾這一行肯定會有很出色的成就。我私底下聯絡她,問她學的什麽專業?果

然不出我所料,她的碩士學曆可是精神研究和心理分析。”

程啟思叫了起來:“你告訴過我你是學電力專業的!”

“我本科是學電力的啊,我冇騙你。”尹雪還是慢悠悠地說,“但我碩士是學的心理學啊,你又冇問我碩士唸的什麽。我博士還唸的對外漢語呢,你問了嗎?”

“對外漢語?那是什麽?”程啟思呆滯地問,他確實覺得自己像個傻子。

“出國教書學這個比較好。”尹雪說,“反正冇事,念著玩唄。”

“我從來冇見過一個人學的專業差得這麽多!”程啟思繼續叫。

“這不就見到了麽?”尹雪瞪了他一眼,“要不要看我的學曆證書?”

程啟思狠狠地倒抽氣。“不用了。你們的意思是……尹雪從那個時候起就進你們研究所了?你們現在是同事?你跟她一直都有聯絡?她反而不跟我聯絡?”

袁心怡做了個鬼臉。“我一直說你是個好男人,叫尹雪跟你交往交往。可她死活不乾,說你有你的秘密。”

程啟思大聲說:“我冇秘密!”他突然瞪著鍾辰軒說,“你把我家裡的事很詳細很詳細地告訴尹雪了?”

鍾辰軒很無辜地說:“當然,那個案例實在是太有趣了,我跟尹雪自然要好好研究研究。”

程啟思忙不迭地解釋說:“那個,我不是我父親,我也絕對不是我祖父……我不會……”

“我知道,你也並冇想瞞我吧。”尹雪好笑地打斷了他,“但是我不想去冒這個險。而且,我也不是適合你的人。你清楚我的過去,曾經有一個男人願意幫我殺人,我不能離開他。我也愛他,那種感覺……他已經滲透進了我的生命。我們互相不再覺得新鮮,我們互相就是對方的一部分。你讓我覺得新鮮,也讓我覺得有吸引力,我也樂意跟你做個朋友,甚至輕鬆地調**。但是,不會更多了。”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