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3章

26

-

鍾辰軒微笑了一下。他的這個笑容,像天邊的一線光,瞬間即逝。

但他顯然是滿意的。

“是。”

第2章

一月五日。

冬天的夜晚,天黑得特彆的早。七點半的時候,天已經全黑了。

程啟思開車到了文家的那幢彆墅。他後來才注意到,這幢彆墅上麵掛著一塊黑漆的牌子,寫著兩個極漂亮的柳體字:“退思”。聽鍾辰軒說,那是文致越自己的手筆。對此,程啟思隻有一句話評價:國文教授果然不同。

花園裡有許多閃閃發光的小彩燈,照亮了園裡的一盆盆各色各樣的蘭花和高高低低的盆景。程啟思再次看到了那盆素心寒蘭,它開花了,青梗青莖,花心卻是素色,微微地透著青綠的顏色,對著燈光薄得彷彿是半透明的一般。一股淡淡的幽香在夜色裡淺淺地浮動,程啟思忍不住用力地吸了吸鼻子。

這一吸,他又聞到了更濃鬱的香味。這次可不是清清淡淡、若有若無的蘭花天香了,而是又香又甜的點心的香味,從客廳裡傳出來的。

程啟思本來就冇吃晚飯,聞到這香味頓時覺得饑腸轆轆,大踏步地踏上幾步台階,走進了客廳。

文家的客廳十分寬敞,整個一樓除了廚房之外都是廳堂了。但以前客廳裡散放著幾個圍屏,有漆金的,有繡屏,高的有一人多高,小的還不到人的膝蓋。這時候圍屏都被收起來了,隻有一張不知哪裡弄來的長桌,和一些大大小小的軟椅。長桌上鋪著雪白的檯布,擺放著各類冷食、點心、酒品和刀叉。

“不倫不類。”程啟思嘀咕著,他實在不明白以鍾辰軒的品味,怎麽會把一個宴會折騰成這樣。但他的目光,立即被放在長桌中央的一個非常漂亮的刻花銀盤吸引住了。

那個銀盤很大,刻著薔薇和葉子的花紋,擦得很亮,看起來沈甸甸的。雖然隻有不算明亮的燭台光,但程啟思盯著這銀盤看了好一會,幾乎可以確定這是件古董。這個銀盤擺放在那些普通的白瓷盤子和刀叉之間,看起來十分的不協調。

銀盤裡放著一個橢圓型的碩大的蛋糕,上麵灑著綠色、黃色和紫色的糖霜,顏色十分亮眼,讓程啟思看著非常想咬上一口。這個大蛋糕的旁邊也有一些盛放著點心的白瓷盤,有果子奶油蛋糕、栗子蛋糕之類,也做得十分精緻,但跟這個巨大的蛋糕相比,立刻黯然失色了。

程啟思看了半天,忍不住拿起了一把叉子,正想小小地挑一塊起來嚐個鮮,忽然聽到鍾辰軒的聲音,在門口響了起來。

“那是國王蛋糕。”

偷吃被人逮了個現行,程啟思隻得尷尬地把叉子放了下來,回過了頭。鍾辰軒站在門口,唇邊微微地帶著一絲嘲弄的笑意。

“你一直在這裡?”

鍾辰軒點了點頭。“送餐的人才走。現在吃的東西都齊了,用不著他們了。”他抬起手腕,看了一下表。“還不到八點,九點宴會纔開始呢。”

程啟思問了一個他一直想問的問題。“你究竟請了哪些人?”

“尹雪,袁心怡。”鍾辰軒說,“她們兩個是肯定要請的。莫明,吳晴,陳了,君蘭,李龍宇,杜山喬,都是我們的同事。對了……還有文桓。”

程啟思繼續小聲地嘀咕。“我怎麽覺得,這份賓客名單是個相當不懷好意的名單?”

“什麽意思?”

程啟思有點心煩地抓了一下自己的頭髮。他的頭髮原本是梳得整整齊齊的,這一抓就亂了,鍾辰軒禁不住微笑了一下。“彆抓了,你的髮型亂了。”

程啟思冇有去管自己的髮型問題,雖說他今天也是西裝革履,十分正經。“辰軒,今晚是不是又會發生什麽事情?我始終是心驚肉跳的,覺得很不安。”

“你想得太多了。”鍾辰軒微笑地說,“我說過,我們是警察,我們每天麵對的就是謀殺和屍體,所以我們會不斷地遇上這類事,或者說這類事會不斷地找上我們。至於我們為什麽出門旅遊都會碰上類似的事件──其實你大可以不介意。尹雪是知道你的警官身份而想利用你,我們兩人一同出門旅遊的時候碰上那次事件也是──那跟我們本人無關,隻是跟我們的職業有關。”他又加了一句,“放寬心,啟思,彆那麽憂心忡忡的樣子,我不是讓你來參加葬禮的。”

“是嗎?……”程啟思喃喃地說,“但願如此。”

他看著那個大大的香氣撲鼻的國王蛋糕,又笑了,又得臉上的酒渦都陷了下去。“國王蛋糕好像是第十二夜的傳統食品。你真有心,是特製的吧?”

“對。”鍾辰軒說,“也許味道不能完全一樣,國王蛋糕現在已經不流行了。但是外表還是大致相同的……包括裡麵。”

“裡麵?”

鍾辰軒微笑地說:“在國王蛋糕裡麵,藏著一個金娃娃。據說,誰吃到這個金娃娃,誰就負責買明年的蛋糕。我也叫人放了一個在裡麵,看看,誰有這個運氣呢?”

程啟思兩眼發光。“真的是金的?”

鍾辰軒白了他一眼。“當然不是!你

以為是頒奧斯卡小金人嗎?”

程啟思又抓著頭髮笑了笑,突然說:“對了,我有禮物送給你。”

鍾辰軒漫不經心地說:“我都說了不要了,我對禮物冇興趣。你能買什麽?還不是像送琪兒一樣,隨便跑到哪個專賣店買個什麽,挑都懶得挑的,哪個貴買哪個。”

“不是不是。”程啟思一本正經地說,“這次絕對不是。”

鍾辰軒還是一副冇精打采的樣子。“那是什麽?”

程啟思扯住他的手臂就往外走。“現在還早,我們走。”

鍾辰軒叫了起來:“不行,今天還有客人來……”

“九點鍾纔會來,著什麽急。”程啟思打開車門,硬把鍾辰軒推了進去。“最多半個小時,不會耽誤的,你放心吧。”

鍾辰軒拗不過程啟思,也不再堅持。隻說了一句:“你把車開到哪裡去了?到處都是泥。”

程啟思冇有回答。他的車在高速公路上飛一樣地猛飆,鍾辰軒也懶得提醒他了,隻是抓了一把不知道是杏仁還是花生仁的東西遞給他。程啟思胡亂嚼了幾口,嚥了下去,說:“好香,哪裡買的?”

鍾辰軒也在嚼,含糊不清地說:“彆人從國外帶回來的。”

“味道真不錯。還有冇?”

鍾辰軒瞪了他一眼,說:“冇了!這東西吃多了會鬨胃疼的!”

第3章

程啟思去的地方,竟然是聽潮苑。鍾辰軒下了車,疑惑地對著程啟思看。聽潮苑是個高檔彆墅區,裡麵有一幢屬於程啟思的彆墅,叫“玫瑰園”。自從程啟思的表妹安瑤死在這裡之後,便等於空置了。

“你帶我到玫瑰園來做什麽?”鍾辰軒皺著眉,又看了看錶。“不會要送我房子吧?謝了,這地方死過人,我不想要。”

程啟思關了車門,笑著說:“你進去看看。彆那麽早下結論好不好?我怎麽會送舊房子給人?這麽冇品的事,我做不出來。”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