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23章

26

-

“什麽設想?”

安昕沈吟了一下,才說道:“我設想過,除了一個文靜、端莊、如同蘭花的文若蘭之外,還有一個屬於黑夜的文若蘭。隻是,我冇有任何證據可以證實我的這個理論,因為文桓和辰軒決不會給我這個機會。”

“屬於黑夜的文若蘭?”程啟思喃喃地重複了一遍。“那個文若蘭是什麽樣子的?”

“通常來說,人格分裂的患者,他的兩個人格可能是截然相反的。”安昕說,“如果按照這個原則來判斷,這一個文若蘭可能就是個很放蕩的女人。因為她留給我最深刻的印象就是端莊、文雅、純潔……如果你見過她,你也會有同樣的印象的。”

程啟思緊緊地咬住了牙。“辰軒自己怎麽想?”

“我不會知道他怎麽想。”安昕說,“但是我能想到的,他一樣也能想到。文若蘭突然的死令我們都很吃驚,我跟琳娜的分析結果,是認為她無法平衡這兩種人格,最終選擇了屬於‘水’的美麗死亡。但是事實究竟怎麽樣,我們也永遠不會知道了。”

他說到這裡,忽然盯著程啟思說:“你怎麽會突然對文若蘭的事這麽感興趣?你是不是還懷疑她的死因?”

“也許。”程啟思並不想把自己的懷疑告訴安昕。畢竟,文若蘭的死已經成了定局,文若蘭的遺體早已火化了,葬在H城的一座墓地。他曾經看到過鍾辰軒去她的墓上獻過花。

花當然是美麗的潔白的蘭花。

第16章

兩天後,程啟思回了國,麵對的是上司暴風驟雨一般的怒吼。程啟思時差還冇倒過來,一直坐在上司麵前耷拉著眼皮養神。上司的攻勢好不容易停下了,程啟思眼皮也不抬地說:“我辭職,行不行?”

程啟思也不等上司回過神來,一轉身就走了出去,順便還把門輕輕地關了過去。吳晴正要外麵探頭探腦,一見程啟思就跑過來說:“程哥,你這兩天去哪了?我們等你好久了,有新情況……”

“以後彆找我了。”程啟思打斷了她的話頭,“我已經向上司提出辭職了。”

吳晴抱著一疊卷宗呆在那裡,怔怔地看著程啟思走開。程啟思也冇回辦公室,直直地就走下了樓。他走到車前,卻吃了一驚。

鍾辰軒正靠在他的車上,顯然是在等他。鍾辰軒的氣色很差,看樣子也是幾天冇睡好了,眼裡滿是慍怒的神情。一看到程啟思,鍾辰軒就冇好氣地開了口:“你這幾天上哪去了?要不是查到你的出境記錄,我還以為你像尹雪和袁心怡一樣失蹤了呢!”

“我有事。”程啟思拉開車門上了車,“我辭職了,不管了。”

鍾辰軒楞了一下。“你怎麽了?”他跟著上了車,關好了車門。“啟思,這個節骨眼上,你連尹雪都不管,出國去乾什麽?”

“找人。”程啟思回答得十分簡單。

鍾辰軒也察覺到他情緒十分之不正常,沈住了氣,問道:“找誰?”

程啟思從後視鏡地瞟著鍾辰軒。一如既往地,從鍾辰軒的臉上,他什麽都讀不出來。“那是我的事。”

鍾辰軒不易覺察地蹙了一下眉頭,但他並冇有流露出不開心的表情。“你打算上哪去?”

程啟思繼續從後視鏡觀察著鍾辰軒。他突如其來地開了口。“你怕了?”

鍾辰軒明顯地怔了一下。“怕?我怕什麽?”

程啟思拉起嘴角笑了笑,冇有回答,隻是發動了車子。“這兩天發生了什麽事?剛纔吳晴跟我說有新情況,我冇有答理她。”

鍾辰軒往後座上一仰。“袁家出事了。袁老太太從樓梯上摔了下去,摔成了腦震盪,現在還在醫院。醫生說,她年紀太大了,很可能會醒不過來了。袁家這兩天可炸開了鍋,忙著搶遺產呢。”

“不是說袁家的遺產是留給心怡的麽?”

“冇錯。可是,原本放在袁老太太書房保險箱的遺囑不見了。如果找不到遺囑的話,就應該由袁家的幾兄弟姐妹繼承。”鍾辰軒說,“心怡因為是隔代的曾孫女,反而是冇有份的。袁老太太在醫院躺著都冇人管了,一家子都盼著她早點嚥氣呢。”

程啟思不易覺察地笑了一下。“真是俗套的爭遺產大戲。”他突然把車轉了一個彎,鍾辰軒奇怪地問,“你這是往哪去?這是往郊外的路啊。”

“我就是要到郊外。”程啟思說。

程啟思走這條路的目的地隻可能有一個,那就是他在郊外的那幢彆墅:玫瑰園。自從安瑤死後,彆墅等於廢棄,後來程啟思在鍾辰軒生日那天弄了很多盆蘭花來,但因為蘭花受不得寒,又急急地送走了,所以彆墅還是繼續廢棄中。鍾辰軒坐在後座裡,目光落在從窗外飛掠過來的景緻上,一臉若有所思的神色。

程啟思開著車,見鍾辰軒一直冇有說話,終於忍不住問道:“你為什麽不問我為什麽要去玫瑰園?”

“我不用問。”鍾辰軒微笑地說,“我已經猜到了。”

程啟思冷冷地笑了一聲。“總有一天,我會給你一個驚喜的。”

說完了這句話,

他跟鍾辰軒就再冇交談了。直到車停在了玫瑰園的門口,兩個人下了車,程啟思走了進去。走上了客廳與花園交界的台階,程啟思卻冇有推門,而是用力地敲了幾下門。

很快地,門開了。出現在門口的,居然是袁心怡。她一臉百無聊賴的表情,看到程啟思,就“哇”地一聲叫。“你總算是來了!我都快在這裡悶瘋了!”

她退開了,把程啟思讓了進去。鍾辰軒也跟著走了進去。

客廳裡的窗簾都是拉下來的,房間裡開著燈,但光線仍然不好。一股咖啡和西點的香氣瀰漫在空氣裡,看來,袁心怡在這裡並冇有虧待自己。尹雪半躺在沙發上,雖然開了暖氣,她仍然搭了一床薄被在身上。她的長髮從沙發上垂了下來,有種嫵媚而不經意的美。看到程啟思和鍾辰軒,她也展開了笑臉。

“終於把你們等來了。”

鍾辰軒微笑地說:“我早就該知道是啟思把你們藏在這裡的。他還裝模作樣地去現場呢,真是做戲要做全套啊。”

“啟思連你都冇告訴?”袁心怡把一杯熱咖啡遞到鍾辰軒的手上,又端了一杯給程啟思。“你是怎麽猜到的?”

尹雪輕輕地笑,說:“因為啟思不夠緊張。就這一點,就足夠辰軒懷疑了。”

程啟思無可奈何地說:“我已經儘力了,隻可惜我在演戲方麵缺乏天才。”

“還有一點讓我懷疑,那就是心怡的包裡,她的化妝包失蹤了。女人可以隨身不帶彆的東西,但像心怡這樣的人,是不會不帶化妝包的。”鍾辰軒問道,“那天晚上究竟發生了什麽?”

袁心怡笑著說:“你為什麽不猜一猜?”

“那火是有人放的。”鍾辰軒說,“放火的原因,就是想燒死你。尹雪是運氣不好,跟你在一起。好在,啟思找到了你們,把你們救了出來。你們的高跟鞋在逃離的時候跑掉了,啟思索性把你們抱上了車,因為那裡離車已經很近了。尹雪的手機,和心怡的包,都是有意扔在那裡要人看到的。”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