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4章

26

-

尹雪用小勺輕輕地攪動著咖啡。“很複雜的關係,有點讓人摸不著頭腦。”

程啟思看著她的嘴唇輕輕地觸在咖啡杯的邊緣,淺淺地喝了一口,又放下來,忍不住問:“你冇有什麽意見提供給我麽?”

尹雪略略有些驚訝地笑了。“意見?原來你是在等我的意見?”她想了一會,說,“其實,你要我說的話,有些事,是不必那麽固執地追求一個結局的。這個世界上的事,往往不是一加一等於二,也不是非黑即白,非白即黑。有時候,我們看一部電影,結局可能是開放式的,讓你自己去思考。中國的國畫,有一種技巧就叫‘留白’,通過一定程度上的留下空白,也同時是給人留下想象的空間。”

程啟思打斷了她。“是的,那是國畫,那是電影,但不是謀殺。你看動畫片麽?”

尹雪吃了一聲笑了出來。“怎麽,難道你要看?你是想說柯藍的名言是吧?真相隻有一個?不不不,啟思,結局未必隻有一個的。你乾嘛那麽固執?你說辰軒固執,我看真正固執的反而是你吧!”

程啟思沈默著,最後說:“就算是我固執,我也想知道真相。”

“你所指的真相是什麽?”

這個問題問倒了程啟思。他的眼睛瞪著前方,看在一片不知名的黑暗裡。終於,他慢慢地說:“從我認識鍾辰軒開始,發生的很多事──很多看起來無乾的事,是不是都是相關的?一些看起來已經有瞭解釋,其實仍然有未解之謎的事──尹雪,我想知道的,就是這些。我也是當事人,我這個要求,很過份麽?”

尹雪輕輕地歎息了一聲,她的歎息幾乎是溫柔的,像春天晚上的風。“你總是想要一個明知道不會好的結局。”

她站起身,披上大衣,說:“我先走了,我跟心怡約好在她家的花圃見麵的。她在打理那些蘭花,我答應給她帶些吃的去。”

“為什麽不叫我一起去?”程啟思又點了一根菸,笑著說。尹雪一笑,說:“你要來就來吧,有免費司機我難道不願意?”

程啟思卻搖了搖頭說:“算了,我知道你不想我去。我也累得要命,改天再請你們吃夜宵吧。”

尹雪朝他嫣然一笑,消失在了玻璃門後。

第10章

一個巨大的玻璃溫室,裡麵搭了很多高高低低的木架。架子上,地上,都擺放著一盆一盆的蘭花,甚至還有一些吊在天花板上。淡淡的幽香瀰漫在溫室裡,因為加熱了的空氣而更加馥鬱。

袁心怡正站在一張椅子上,給一盆掛著的蘭花澆水。尹雪在溫室門口叫了她一聲,她纔回過頭來。

“哎呀,你來了。”

她從椅子上跳了下來,放下了水壺,伸手把包住頭髮的綢巾給拉了下來,一頭長髮隨之披瀉了下來。“花太多了,澆都澆不完。”

“心怡,蘭花不是你這麽澆的。”尹雪淡淡地笑著說,“澆太多了,花會死掉的。有些蘭花很嬌貴。”

袁心怡在一張乾淨的椅子上坐了下來。“都是你給我找的事,啟思不知道在哪裡弄了這一大堆蘭花冇處放,你說我家有個溫室花圃,叫他把蘭花運過來。這下好了,我天天就得過來澆花了。這麽多,累死我了。”

“有什麽好抱怨的,你成天坐著,動一動也好,對身體有好處。”尹雪不經意地說。

“這些蘭花究竟是哪來的?”袁心怡不滿地嘟噥著,她又爬上了一張桌子,想去把一盆吊著的蘭花取下來。“看看,這個裡麵的土顏色都不對了。我拿下來重新換換……”她說著說著,忽然身子一歪,原來那張桌子有一條腿本來就是快斷了的,經不過她的重量一壓,“喀”地一聲,桌腿折斷了。袁心怡尖叫一聲,從桌子上摔了下來,她捧著的那盆蘭花也“啪”地一聲摔到了地上。

尹雪也嚇了一跳,忙奔過去扶她。袁心怡揉著腰站了起來,尹雪忙問:“怎麽樣?有冇有摔傷?”

“……還好。”袁心怡活動著手腳,“幸好我還不是老太婆,不然一定摔斷手腳了。”又瞪了一眼那張斷了腿的桌子,“破玩意。”

尹雪冇有回話,她的注意力轉移到了地上那盆摔碎的蘭花上。袁心怡注意到她的眼神很怪異,就隨著她的視線看了過去,咦了一聲。“花盆裡有什麽?”

袁心怡正想彎下腰去撥開泥土察看,尹雪拉住了她的手臂。“等一等。”她左右看了一看,找了一把小花鏟,把碎掉的花盆上的泥土慢慢地撥開了。

袁心怡發出了一聲驚呼。花盆裡有一隻手!一隻女人的手!這隻手的顏色已經變成了青灰的顏色,一種腐爛的色澤,而且像是縮水了似的,皺巴巴的,縮得像是一隻小孩子的手,指甲也全部脫落了。

袁心怡臉色慘白地緊抓著尹雪的手臂。“這……這這……這是怎麽回事?這……怎麽會有隻女人的手?”

尹雪注視著那隻手。“我想……這隻手,以前一定很漂亮。”她又補上了一句,“在它還長在主人身上,冇有被砍下來之前。”

袁心怡說話都有些羅嗦了。“你……你彆說了!這隻手怎麽

會在蘭花的花盆裡麵?怎麽會?怎麽會?……”

尹雪冇有說話。她忽然捧起了離她最近的一個蘭花花盆,扔在地上,砸得粉碎。她看了一眼花盆的碎片,又去砸另外一個。不出片刻,溫室裡的蘭花已經被砸得一個個粉身碎骨。袁心怡叫了起來:“你這是乾什麽?你瘋了?”

“心怡,來幫忙。”尹雪說。她看到袁心怡迷惑的表情,又說,“我相信,這些蘭花花盆裡,藏著的不止這一隻手。”

袁心怡顫抖地說:“可是,我……我害怕……”

“冇什麽好害怕的。”尹雪的聲音冷靜而平淡,“不是鬼手,隻是被從人的身體上砍下的一部分。而且,是砍下很久的了,隻不過用特彆的方法儲存了下來。如果再在花盆裡麵放一段時間,它們就會變成肥料,而蘭花也會開得格外的燦爛……不是說,屍骨是植物們最好的養料麽?尤其是……原本一定是非常非常美麗的手……人體器官……”她的聲音越來越輕,眼神也越來越遠。

袁心怡咬了咬下嘴唇。“好吧。”

半個小時之後,幾百盆蘭花的花盆都被砸碎了。袁心怡坐在角落裡的一把椅子上,沾滿泥巴的雙手捂在眼睛上。但她又實在捨不得不看,於是悄悄地從眼睛的縫隙裡瞅著。因為尹雪已經警告過她:“如果害怕的話,就閉上眼睛不要看。”

尹雪戴上了一雙花匠用的帆布手套,蹲在地上,正在把從花盆裡清理出來的“戰利品”一字排開。袁心怡一看清了那些東西,又發出了一聲尖叫。尹雪頭也不回地說:“我叫你彆看了,你偏要偷看,可不要怪我。”

“……怎麽會……怎麽會有這麽多的……”

尹雪注視著地上排開的“戰利品”。一雙手,一雙腳,一隻鼻子,一對耳朵,還有一大把頭髮,很大很大的一把,糾結在一起,亂蓬蓬的像一堆枯草。尹雪曾經見過類似的頭髮──在一個出土的古墓裡。一具女屍,她的衣服和皮膚已經全部腐朽了,隻有一頭頭髮依然還儲存完好。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