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章

26

-

《第十二夜

12

驚魂嘉年華》作者:璿兒

文案

第十二夜,是一月六號主顯節的夜晚,

也是耶誕連續假期的最後一夜,

當神聖的狂歡節閉幕,邪惡的派對就開始了!

數年前,員警程啟思邂逅了神秘男子鍾辰軒,

兩人從此成為搭檔,更經曆無數的謀殺案——

他們擁有對方的把柄,是好友,也是敵人……

現在,又到了第十二夜的前夕,

鍾辰軒這次成為宴會主人——

「國王蛋糕」替殺人舞台揭開序幕,凶手究竟是誰?

漫長的心理遊戲,終於要劃下句點,

角力的過程與結局絕對讓你意想不到!

說明一下,驚魂嘉年華是第十二夜的最後一部。原本是上下篇,但是因為某些原因T

T,濃縮成了一部。

Twelfth

Night

or

What

You

Will──“第十二夜”,或是“各遂所願”。

──你可以用這兩個名字中的任何一個來稱呼莎士比亞的這出著名的輕喜劇。

我早已發現,每次有什麽很重大的事要發生的時候,那天一定會下雨。我第一次遇到辰軒的時候,我清楚地記得,H城下了雨。不,不是雨,是一種夾著雪的雨。雪化作了細細的雨絲,落在地上,泛著一片銀色的燦爛的光。整座城市,像是一個閃著五彩晶瑩的光的水晶的城市,那些光,是從街道那邊那些樓房和商店裡投射下來的。

我被那朵蘭花吸引住了。午夜裡,在一片光和雨裡,發著淡淡的柔和的光芒的蘭花。玉雕的蘭花,溫潤的羊脂白玉,用一根細細的紅色絲線串著,放在一張玻璃桌上。燈光自玻璃桌下麵透了上來,照亮了那朵蘭花,也微微地照亮了辰軒的臉。

鍾辰軒,他一直以為是他在刻意地接近我,把我作為他計劃裡的一顆棋子,完成他幾乎完美的殺人計劃。其實,那一刻,我也是在刻意接近他的。

我認得那朵蘭花。我想找到蘭花的主人。

文若蘭。那時候,我並不知道她叫這個名字。

我記得很清楚,非常非常的記憶深刻。有一次,在酒店裡,文若蘭站在窗前,她烏黑的頭髮一直披散到腰間,一襲白色的睡衣,讓她看起來像仙子一樣。窗外在下雨,那是四十幾層高的酒店房間。

天與地,都被織在一片蛛絲一樣的雨霧裡。窗玻璃也被蒙上了一陣雨霧,文若蘭用她的手指,在玻璃上無意識地畫著什麽。

她好像是在寫一個什麽字。寫了一遍又一遍,寫了無數遍。

聽到我向她走去的腳步聲時,她像從夢中醒來一般,急急地把那些寫在雨霧裡的字跡給抹去了。那時候,我不知道她在寫些什麽,現在我知道了。

她寫的一定是“鍾”字。一個又一個的“鍾”字。

那天夜裡,她脫下衣服之後,我發現她的脖子上多了一樣東西。那是一朵用紅絲線串起來的白玉蘭花,在黯淡的床頭燈下,那朵蘭花在微微地發光。柔和而溫潤的光,如同文若蘭的臉。

我問她:“是彆人送你的?”

她點頭,眼睛裡有種很奇怪的神色。

最初,在一個暴雨滂沱的夜晚,那個所謂的高級會所裡遇見她的時候,我並不明白她為什麽會選擇那樣一個職業。她的教養和學問好得令人吃驚,談吐同樣雅緻得驚人。但是,在跟她接觸了一段時間之後,我開始明白了。

她是個放蕩的女人。尹雪,你應該懂我的意思。如果說白天,她是一朵一塵不染的潔白的蘭花,那麽夜裡她就是一朵玫瑰。大紅的,怒放的,無所顧忌、肆無忌憚地展現她全部的美和嫵媚。

我喜歡她。是的,這麽些年以來,我回想起來,我是喜歡她的。某種程度上,我懷疑,我甚至是愛著她的。

我骨子裡大概就喜歡神秘而不可知的東西,人也是一樣。像你,像文若蘭。

文若蘭知道我的職業,她隻是簡單地告訴我:如果我想去調查她的身份,她的一切,那麽她隻能在我麵前永遠消失。我那時候,跟她正是最纏綿最激情的時候,我不捨得那種感覺。彆問我那是什麽感情,我不懂,我想我永遠都不懂。

終於有一天,她對我說,她要訂婚了。她知道我是個好奇心很重的人,她說,如果我想知道她究竟是什麽樣的人,我可以在X月X日的晚上到XX酒店,她的訂婚宴會在那裡如期舉行。

我去了。我見到了穿著婚紗的她。潔白的婚紗,百合花的花冠,她清麗如同仙子,幾乎不帶一點菸火氣息。嗬,我卻總會想到,在窗簾全部拉閉了的酒店豪華的房間,我跟她所做的一切事。

我冇有見到鍾辰軒。一直到那個晚上,第十二夜的晚上,我在秦顏的酒吧遇上他的時候,我才知道他就是文若蘭的未婚夫。因為他有那朵蘭花。文若蘭曾經說過,那朵蘭花就是她的訂婚禮物。

我曾經恨過鍾辰軒,這一點我無法否認。他一直

執著於文若蘭在訂婚宴上的突然死亡,不惜一切代價地追查她的死。他認為是他從前的一個同事造成了文若蘭的死,他甚至以數條人命、一連串極其殘忍的血腥犯罪為代價,想讓這個他認定的凶手現身。我的兩個女友,秦顏和施思,因此而死。

他把我也當成一顆棋子。一個幫助他的殺人舞台完美落幕的棋子。

尹雪,今天,當著你我可以承認,我恨他。冇有人能夠在如此被利用之後還能無動於衷,我也是人,我不例外。

不過,這不重要。時間可以把很多東西沖淡,我逐漸也淡忘了這件事,我有意讓它在記憶裡淡去。我同情辰軒,他大半的靈魂都還活在過去。我不明白他對文若蘭的死究竟為什麽如此在意,他一定還對我有所隱瞞。所以,我設計了一次舞會,你也知道,那場化裝舞會叫做“仲夏夜之夢”。遺憾的是,計劃出了偏差,舞會裡確實有人死去,但我卻冇有得到我想要的東西。

如果說誰有所得的話,那就是心怡吧,她得到了一個物超所值的藍寶石墜子。

……尹雪,我常常想起施思。那也是一個雨夜,下著大雨,就跟我遇上文若蘭的那天一樣。我開著車,冇頭蒼蠅一樣的地小巷裡亂穿,險些撞上了一個女孩。

一個乾淨、純潔、愛臉紅的女孩。她的腳,像是一對純白的鴿子。

可是她死了。如果不是鍾辰軒,她不會死。

我也常常想起秦顏。你看過日本的舞劇麽?舞者的動作並不會很誇張,他們的形體語言,更多的是從一雙手上表現出來。秦顏就有那樣一雙手,會說話的手。她珍愛她的手,勝過她的生命。

那個夜晚,我仍然曆曆在目。第十二夜的最後一天,嘉年華會即將徐徐升起帷幕。

我遇上了鍾辰軒。就在那天晚上,因為鍾辰軒的授意(或者我不能說是授意?畢竟他隻是起來一個誘導的作用……),一個殘忍變態的凶手,將秦顏的雙手砍了下來,作為他珍愛的收藏品。而我,在秦顏的苦苦哀求之下,扼死了她。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