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9章

26

-

她見程啟思和鍾辰軒都無言以對,又說:“我都回答過了,你們為什麽不回答?這麽說……你們也都不是清白的嘍?”

程啟思深深吸了一口氣,注視著她,說:“心怡,有一件事,你可能不明白。有時候,殺一個人,不是因為恨,而是因為愛。”

袁心怡望著他,說:“愛她愛到殺死她麽?”

“不。”程啟思咬了咬牙,說,“不是因為想占有,而是因為憐惜、憐憫、不忍……類似的那些感情。決不是因為私慾和占有,決不是。”

他忽然站了起來,走出了門,把門“砰”地一下摔了回去。程啟思低下頭,看著自己的雙手。當年扼死秦顏的時候,那細膩的脖頸的觸感,依稀還留在他的指間。秦顏的身體,逐漸在他的懷裡,慢慢冷去。

程啟思靠在門上,感覺一陣又一陣的熱,又一陣又一陣的冷。

不,不,我殺她,決不是因為恨,或者因為想占有。隻是因為我曾經愛過她,我不忍,我不忍讓她失去了最寶貴的雙手而在這個世上活下去。就像孟采樺一樣,如果我是她丈夫,我一定會殺了她,而不會讓她如此痛苦、如此毫無希望地活著。

是秦顏這樣要求我的。我應該問心無愧。

所以,我不接受任何報應。冇有任何人能夠審判我,製裁我。

程啟思站在甲板前,被海風一吹,頭腦也逐漸清明瞭起來。他聽到有人走近,回頭一看,是麵色沈重的船長。

“程先生,我覺得很害怕。我從來冇有這麽害怕過。”

船長的第一句話就是這樣。程啟思微微一笑,說:“為什麽?因為你的船上死了人麽?”

“不是。”船長卻說,“我不是冇有見過死人,我曾經是軍人,我見得很多。但這一次,我總覺得有些……有些奇怪。”

程啟思注視著他,船長似乎想說什麽,但最後又嚥了回去。程啟思突然想到一件事,就問:“那位莫小姐……我想見見她,你能帶我去麽?”

“我當然可以帶您去。”船長回答,“但是她願不願意見您,這一點我就不知道了。”

他把程啟思帶到了左舷。這位“莫小姐”,住在右舷的十一號艙房裡。程啟思敲了敲門,冇有迴應。他回頭看了船長一眼,船長就提高聲音叫道:“莫小姐?莫小姐?您在裡麵麽?”

程啟思又重重地敲了兩下門,還是冇有迴音。船長有些焦急了,說:“會不會是出了什麽事?”

程啟思冇有說話,用力往前一推,門居然就應聲而開了。艙房裡空無一人,隻在床上放著一口木頭的箱子。那是口可以稱得上是古董的箱子,破舊不堪,連上麵原本雕著的花也看不太清楚了。

程啟思走了進去,船長也隨後跟了進來。船長看著那口箱子,滿臉都是疑惑的神情。“這是伍先生用來放那十二個麵具的箱子啊,還是我親自幫他把箱子拎進去的。可是,那也是在伍先生的房裡,怎麽會跑到莫小姐這裡來了?”他左顧右盼,疑惑地說,“而且,莫小姐人呢?……”

程啟思說:“你去伍先生那裡看看。”

伍先生的十二號艙房,就在隔壁。船長用力地敲門,卻冇人迴應。最後,船長推開門進去了,過了半分鍾,就跑回來,神情驚慌地對程啟思說:“伍先生也不見了!他所有的東西都不見了!”

程啟思冇有說什麽。他把箱蓋打開,裡麵鋪著豔麗刺繡的緞子,但卻是空無一物。船長叫了起來:“這……麵具都不見了?!”他想了一想,又說,“也許是伍先生自己帶走的。”

程啟思冇有說話。他打從心裡不同意船長的推測,因為他已經見過了十二相麵具中的“虎”麵具,那個麵具相當地大,與其說是麵具,不如說是一個頭罩,把頭完全罩在裡麵的。一個人要捧著十二個麵具在船上到處走,實在不是件容易的事。當然這些話,他並不想在船長麵前說出來。

“船長,你能不能形容一下,這位莫小姐是個什麽樣的人?”

船長說:“是個很年輕很美的女孩子。穿一條白色的長裙,戴著一頂有麵紗的白色大草帽。她看起來……特彆清麗,特彆純潔,簡直像是從畫裡走下來的。哦,對了,她來的時候,手裡還捧著一束蘭花。”

“蘭花?”程啟思喃喃地說,“白色的蘭花?”

船長立刻說:“不,不是白色的蘭花。是紅色的蘭花。”他忽然打了個寒噤,“我從來冇有見過那樣的蘭花。那種紅……就像是……白色的蘭花被血給染紅了一樣。”

第10章

程啟思突然覺得也有一股寒意襲了上來。他緩緩地掃視著這間艙房,艙房裡確實有人住過的痕跡。梳妝檯前放著一把梳子,梳子上還纏著幾根長長的黑髮。床上的被子有點皺,顯然是有人住過,而且空氣裡還瀰漫著一股淡淡的香氣。

程啟思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這香氣,讓他覺得恍惚,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讓你的員工去找一找這位莫小姐。”程啟思說,“一定要把她找到。現在,你的這艘希望號,並不見得安全了。”

這顯然也是船長所想的。他準備離開的時候,程啟思又把他叫住了,問道:“關於希望號這次航行的客人,以及這次航行的路線,你有冇有什麽線索可以提供?”

“這次出航是一位姓趙的先生包下來的。線路也是他定的,他說要為莫小姐慶祝生日。”船長回答,“我們這艘希望號,隸屬於一家國際知名的旅遊公司,我想趙先生是跟我們公司直接聯絡的。我在幾天前收到了傳真的客人名單,知道有哪些客人要上船,也給我們列出了航行路線。除此之外……我什麽也不知道了。當然,我知道莫小姐是貴賓,所以她上船,是我親自迎接的。”

“趙先生?”程啟思的注意力放到了這個新出來的人物身上,“這個人又是誰?”

船長無奈地說:“我確實不知道他是誰。隻能等能夠聯絡我們公司的時候,再去要他的相關資料了。”

程啟思點了點頭,說:“好吧,那你趕快派人去找莫小姐吧。”看到船長要走,他又再次把船長給叫住了。

“你說,那位莫小姐戴著有麵紗的帽子。那麽,如果你以後見到她,你是否可以認出她來?”

船長不假思索地說:“能,一定能。她氣質很特彆,我一定能認出她來。”

程啟思重複著:“氣質很特彆?”

船長點了點頭。“對……她像一朵蘭花。”

程啟思再次覺得身上一陣發冷。他對船長說:“你先跟我來。”

船長不明所以地跟著他走,卻一直走到了程啟思的艙房。程啟思打開自己的行李,從一本書裡取出了一張照片,遞給船長。

“你看看這個。”

船長一看到照片裡的人,立即說:“對,就是她。程先生,你怎麽會有莫小姐的照片?”

程啟思覺得自己的聲音,都有點發抖了。“你……你確定這就是莫小姐?”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