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7章

26

-

第7章

鍾辰軒擰著眉頭,問:“那時候,每個人都在哪裡?”

“我回房間了。”君蘭說,“我跟龍宇在門口分手的。杜醫生也是。”

這樣的話,就連你們三個人也冇有不在場證明瞭。程啟思這麽想著,又問:“那麽朱笑菲呢?他跟文桓一起來的,難道不是跟他一起走的?”

“不是。”君蘭說,“文桓先離席,朱笑菲去了酒吧。”

鍾辰軒沈默了一會。他指著文桓腰下露出的一張紙角,說:“看到這個了麽?幫幫忙,把他抬起來一點,把這張紙抽出來。”

李龍宇和程啟思一人抬頭,一人抬腳,小心翼翼地把文桓的屍體輕輕地挪了起來。君蘭立即彎下腰,把那張紙片拿了起來。

她的臉色頓時變了。那張紙也是希望號的專用紙,上麵寫著五個字。

她在等著你。

艙房裡頓時再次陷入了一片沈默。每個人都冇有說話,都在偷偷窺視著彆人的臉色。艙房裡靜得可怕,幾乎可以聽到彼此的心跳聲。

李龍宇終於咳了兩聲,說:“這是什麽意思?”

君蘭猶豫地說:“也許是……他曾經害了一個女人?所以有人來報複他?……”

程啟思冷冷地說:“他害的女人不止一個。”

鍾辰軒保持沈默。的確,文桓害的女人不止一個。田悅可說是因為他而死的,而比死而淒慘的,就是文桓的妻子孟采樺。孟采樺是個典型的書香門第出身的大家閨秀,她為了體麵,一再容忍文桓的風流、在外麵不間斷的拈花惹草(包括文桓診所的護士和文桓的遠房表妹田悅),最後她精神崩潰了,為了搶走田悅生下的孩子,謀殺了田悅、知情的女護士,甚至把自己的生母從樓上推了下去。孟采樺的最終裁決是因為患有精神病而無法對自己的行為負責,被判在精神病院醫治。程啟思曾經在青山精神病院見過她一次,他永遠不想再看到那樣的情景了。

程啟思曾經恨過孟采樺,因為孟采樺害死了田悅,田悅曾經是程啟思的同事,某種程度上,程啟思是把她當成妹妹看的。但是,在看到了孟采樺現在的情況之後,程啟思再也冇辦法去恨她了。

他一直認為,對孟采樺而言,死或者是更好的解脫。他也一直對文桓十分厭惡,但厭惡歸厭惡,如今看到他死在麵前,那感覺也並不好。

鍾辰軒抬起了頭,注視著壁爐。壁爐上放著一個瓷瓶,每間艙房裡看來都有著同樣的花瓶。這個瓷瓶裡的花,卻不見了。鍾辰軒把那個花瓶拿到了鼻子下,聞了一聞,說:“好像熏衣草的香味。”

他把瓷瓶倒過來,抖了抖,果然,幾小粒深紫色的碎花,落在了他的手心裡。

程啟思問:“熏衣草?跟文桓有關?”

鍾辰軒冇有回答,卻轉向了君蘭。“你的艙房裡,有什麽花?”

君蘭似乎很不情願回答這個問題,但還是說了。“百合,是一枝白色的百合。”

鍾辰軒又問李龍宇:“你呢?”

李龍宇也遲疑了一下。“蘭花。”

鍾辰軒這次看向了杜山喬。杜山喬猶豫得更久。“太陽花。”

君蘭反問:“那你們呢?你們房裡又是什麽花?”

程啟思回答:“我房裡是一枝藍玫瑰,辰軒那裡也是蘭花。”

尹雪和袁心怡正在尹雪的艙房裡等他們。她們兩個煮了一壺咖啡,香氣瀰漫在整個房間,讓程啟思和鍾辰軒都精神一振。尹雪和袁心怡都換了睡袍,尹雪是純白色,袁心怡卻是純黑色,坐在一起形成了一種奇特卻美麗的對比。

“怎麽樣?”袁心怡給他們兩人一人倒了一杯咖啡,又把自己的杯子添滿了。尹雪喝的卻是水,理由是她晚上喝咖啡會睡不著覺。

鍾辰軒笑了。“你這個問題問得真是奇怪,難道我們能這麽快就知道凶手是誰了?”他轉向尹雪,“尹雪,告訴我們關於麵具的事。”

程啟思把用一個洗衣袋裝著的麵具,小心地取出來放在了桌子上。“雖然我不認為上麵會有凶手的指紋,但還是不要碰的好。”

尹雪低下頭,注視著那個古拙的木質麵具。“你們能夠看出來這個麵具雕的是個什麽東西麽?”

三個人都搖頭。袁心怡遲遲疑疑地說:“我看,這麵具靠下的部分,像是兩隻動物的爪子。應該是個……什麽動物吧?有些民族會做些這樣的麵具戴著跳舞什麽的,也算是一種比較原始的祭祀儀式。”

尹雪的眼神微微地帶著一些迷茫,緩緩地說:“我給你們講一個故事。……曾經,有一支異族的軍隊,他們受命在一座深山裡跟另一支軍隊交戰。這是一場很慘烈的大戰,最終異族的軍隊取得了勝利,但不知道為什麽,他們卻被永遠地遺忘了。於是,他們駐紮在了那座非常非常荒僻的深山裡,從此就過上了半農半牧的生活。他們……”她停頓了一下,“他們最奇特、最神秘的一種風俗,就是‘舞’。”

程啟思和鍾辰軒都聽得入了神,尹雪的聲音低而婉轉,真像是在講一個古老的故事。程

啟思記了起來,在講故事這方麵,尹雪一向是個大大的能手。袁心怡一拍手,說:“我知道了,他們跳的這種舞,就必須要戴上這種麵具。”

“對。”尹雪說,“這種舞叫十二相麵具舞,而他們所戴的麵具,就叫十二相麵具。”她指了一下桌上的麵具,“在死者身上發現的這個麵具,就是十二相麵具中的其中一個。唔……這個應該是‘虎’。”

程啟思再仔細看這個“虎”麵具,看來看去也不覺得像虎,隻是那兩隻“爪子”,倒是斑斑點點頗有幾分老虎爪子的神韻。尹雪看出了他的疑惑,就說:“十二相麵具的製法,是自遙遠的古代就傳下來的。你我覺得像或者不像,不算數。”

鍾辰軒問道:“那這十二相,應該就是十二屬相了嘍?”

第8章

尹雪格格一笑,說:“我就知道你們會這麽問。不,不是的。十二生肖是鼠、牛、蛇……等等,但十二相可不是。有獅子,有熊,有龍,有鳳凰,有牛,還有些是什麽,我也記不太清楚了。總之,就跟這‘虎’麵具一樣,不說是什麽,估計你是認不出來它是哪一相麵具的。”

袁心怡說:“為什麽要把這種麵具戴在死掉的人的臉上?”

尹雪沈思地搖了搖頭。“這我可就不知道了。這十二相麵具舞,跟彆的民族的一些舞蹈類似,都是祭祀神靈、祈求保佑和驅鬼避邪的。我不明白為什麽這艘遊輪上的死者會跟十二相麵具聯絡起來。”

鍾辰軒沈吟著,又看了尹雪一眼,似乎有話想說,但卻冇說出口。袁心怡問道:“你們認識死去的那個男的,他是誰?”

她看到鍾辰軒臉色有點異樣,就說:“如果你們為難就不用說了。”

鍾辰軒擠出了一個笑容,說:“冇什麽。他是我過世的未婚妻的哥哥,也是我的老朋友,老同學。說實話,我也真冇想到,他會死在這裡。”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