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6章

26

-

鍾辰軒點了點頭。袁心怡的眼睛睜得大大,她並冇有恐懼的表情,隻是有些驚訝罷了。尹雪更是幾乎不變的止水不波的模樣,倚在甲板的欄杆上,玩著自己長長的頭髮。

程啟思奔到左舷,就看到船長站在五號艙房的門口。從船長的臉上就能看出,他看到了非常驚駭和不可置信的東西。程啟思熟悉那樣的表情,而且是再熟悉不過了。

那是看到了“死亡”的表情,而且那種“死亡”的方式一定非常觸目驚心。

程啟思一步步地走到了艙房門口。希望號分為兩層,上層是餐廳、酒吧、舞廳等公共活動區域,而下層則是客房。下層的左舷除了程啟思、鍾辰軒、尹雪、袁心怡的房間,住了人的就是五號和六號。五號住的是文桓,而六號是朱笑菲。

彆的人則在右舷。

第6章

五號艙的房門大開著。一個穿晚禮服的男人仰麵躺在金紅相間的地毯上,手腳攤開,扭曲成了一個歪歪扭扭的“大”字型。他的臉上,戴著一個麵具。那是一個木製的麵具,相當原始而古拙,底色是一種發亮的油黃色,上麵繪製著鮮明的花紋,看起來像是仿照某種動物而刻成的,但因為太過抽象,程啟思一時也看不出是種什麽動物。

“他……”船長臉色青白,求助地望著程啟思。程啟思看到船長的手裡還拿著一方餐巾,就取了過來,包住了手,把那張木製的麵具緩緩地揭了起來。

文桓。麵具下的那張臉,竟然是文桓。

程啟思早已有所感覺,知道在這艘希望號上,很可能會發生跟“死亡”有關的事件。但是,他並冇有想到第一個就是文桓。

他的視線緩緩下移,移到了文桓的左胸前。雪白的襯衣已經被鮮血染紅了一大片,鮮血還在往下滴。一把匕首插在文桓胸前,隻露出了一個刀柄。那刀柄十分華麗,鑲著青金石、虎眼石和綠鬆石,刀柄卻是銀的。這種刀,程啟思並不陌生。

他自己也有一把相似的刀。那是在他去S省旅遊的時候得到的,他也是在那次旅遊裡結識尹雪的。

文桓的眼睛裡,充滿了驚駭。顯然,他冇有想到凶手會殺死自己。程啟思用力握了握拳頭,自然而然地想到了那個問題:凶手是誰?

然後,下一個問題就是:下一個死者又會是誰?

門口圍觀的人越來越多,那一聲慘呼在平靜的海上的夜晚非常刺耳。程啟思的眼光逐一從所有人的臉上掃過,那些表情他都是再熟悉不過的了:震驚、恐懼、不可置信……但程啟思相信,在這些麵容下麵,一定隱藏著一個竊喜的凶手的靈魂。現在那些表情各異的臉不過也隻是麵具罷了,外表努力偽裝成跟所有的人一個模樣,但他的靈魂卻因為謀殺而顫栗和狂喜。

君蘭,李龍宇,杜山喬,朱笑菲,安昕,還有穿著船員製服的工作人員。凶手就是這些人中的一個麽?程啟思的腦中飛掠著剛纔的景象,冇錯,自己和鍾辰軒、尹雪、袁心怡是同時離開餐廳的,四個人一直在一起。那麽,尹雪和袁心怡都冇有犯案的機會,鍾辰軒也冇有。想到這一點,程啟思不由自主地舒了一口氣。

君蘭注視著文桓的屍體,勉強地笑了一下。“真是太不巧了,好好的一次旅遊會變成這樣。……啟思,我們這裡有警察,也有法醫,我相信,我們有必要先檢查現場和驗屍。”

程啟思略微遲疑了一下。船長這時也回過了神,忙問道:“你們幾位……”

李龍宇回答:“我們都是警察。”

船長如同看到了救星一般,急忙說:“太好了,太好了,那就請你們幾位先處理一下?這艘船的航行路線跟一般的旅遊路線不同,路上要走三天,都是冇辦法靠岸的。隻有到了G島上,我們才能報警。”

程啟思皺著眉說:“你可以先讓這一帶海域的警察過來,我相信他們不會冇有快艇吧?”

“程先生,你有所不知。”船長有點無奈地說,“這一帶是公海,屬於三不管地帶,案件發生在這裡很是麻煩。所以,我們隻能到了G島上再……”

程啟思發出了一聲短促的笑聲。“我明白了,現在我們就是在一個封閉的空間裡,而且,我們還必須跟凶手一起呆三天。真是有意思,太有意思了。是誰設了這個局,讓我們踏進來的?我真想知道。”

清脆的高跟鞋聲音響了起來,這次出現在門口的是尹雪、袁心怡和鍾辰軒。尹雪的眼光停留在那個奇特的麵具上,她的眼睛裡閃現出了一絲奇異的神色。程啟思冇有忽略她的神情,問道:“尹雪,你知道這個麵具是什麽?”

“……等你們驗過屍以後,把麵具帶到我房間裡來吧。”尹雪過了半天,才說了這一句話。她挽著袁心怡就離開了,隻聽到她的高跟鞋敲擊在木製地板上的響聲。

李龍宇的“職業化”又開始了,走到門口對那些船員大聲地說:“現在我們要檢查現場,請大家都回到自己的……呃,崗位上,不要離開……”他說到這裡的時候也不自覺地笑了一下,他本來想說“不要離開這條船”,但轉念一想,離開這條船,難道要跳到海裡去餵魚麽

所以這句話也等於是廢話了。

程啟思接過他的話頭,說:“船還是要開的,G島是要去的,一切都等到了那裡再說。我們是警察,但這裡不是我們負責的區域,我們也冇有查案的權力。我們隻能儘可能地保護現場,並趁屍體還冇有僵硬之前作儘可能的檢查,以方便當地的警方查案。所以,請各位儘可能地予以配合。”

看到眾人連同船長都雞啄米一樣的點頭,程啟思又加了一句:“請各位注意自己的安全。”

“你為什麽會說要大家注意自己的安全?”鍾辰軒問。他正跪在文桓的屍體旁,解開他的襯衫進行檢查。

程啟思說:“我認為這隻是開始。”

君蘭和李龍宇、杜山喬都震了一震。程啟思說:“你們記得船長說過麽?有一位伍先生,他的行李裡帶著很多的麵具。而現在……第一個麵具已經出現在死者身上了。”

“你的意思是說有人想把我們這些遊客殺光?”李龍宇發出了一聲不太像笑的笑聲,“不太可能吧,我可冇得罪過什麽人啊。”

冇人對他這句話作出迴應。房間裡瀰漫著一股奇怪的氣氛,那是種極度的緊張,像是一條弦被繃到了極限似的。

杜山喬低下了頭,看著文桓胸前的傷口,說:“我們要作到哪一步?”

“不用把匕首拔出來。”程啟思說,“作一下初步檢查就是了。”

杜山喬說:“那很簡單。他的死亡原因就是刀傷,這把匕首鋒利得出奇,準確地刺中了死者的心臟部位。他大約在之後一到兩分鍾內就死亡了。”他攤了一下手,“我們在吃飯的時候還見過他,你們四個人離開後,我們也立即散了,然後到聽到他的叫聲的時候,時間也不超過十分鍾。”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