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5章

26

-

尹雪皺了皺眉,說:“心怡,你這是在乾什麽?”

袁心怡說:“數人數啊。不是說有十二個客人麽?可是,我怎麽數,也隻有九個啊。還有三個呢?到哪去了?”

似乎為了回答她這句話,杜山喬出現在了餐廳門口。程啟思已經連跳起來的力氣都冇有了,他想就算下一個出現在門口的是莫明他也不會驚奇了。他們這一組的人,幾乎都來齊了,程啟思真不知道他們是如何在同一時間請到假的。

杜山喬看到程啟思和鍾辰軒,頓時楞在了那裡,他那張“死人臉”也為之動容了。過了半天,杜山喬才遲遲疑疑地說:“你們……怎麽也在?”

鍾辰軒微笑地說:“杜醫生,我還真不知道,你居然也對旅遊有這麽大的興趣。”

杜山喬冇有回答,隻是在拉開的椅子上坐了下來。李龍宇笑著說:“這倒真像是我們部門的聚會,就少了吳晴和莫明。”

袁心怡說:“現在有十個人了,還有兩個呢?在哪裡?”

鍾辰軒望著船長,說:“你說的那位客人呢?帶著很多麵具的?”

“哦,那位伍先生,他說他不來吃飯。”船長回答,“還有莫小姐,她也叫把晚餐送到她的艙房。所以,今天的晚餐,就隻有你們幾位了。”

九個人都沈默了。終於,程啟思笑著說:“不管怎麽說,飯,我們還是要吃的。船長先生,上菜吧。”

他們今天的晚餐是法式大餐。一道又一道的盤子上了又撤下,最後,袁心怡對著麵前的甜點說:“唉呀,我們吃了這麽多,萬一裡麵有毒怎麽辦呢?”

安昕調笑地說:“是呀,袁小姐,你可以找支銀釵子來試一下有冇有毒。有毒的話,銀釵子就會變黑的。”

尹雪卻平平闆闆地說:“菜裡不會有毒的。”

第5章

所有人的眼光都投向了她。尹雪接著說:“因為找我們來的人,不會讓我們這麽容易的死的。”

好幾個人都變了臉色,朱笑菲尖聲地說:“你是什麽意思?死?誰會要我們死?”

尹雪淡淡一笑,說:“這個,就得問每個人自己的心了。相信冇有人會比自己更明白,自己做過什麽虧心事了。”

她把餐巾扯下扔在一邊,站起了身。“我先回房間了。心怡,我們走。”

袁心怡歎了口氣,遺憾地望著那盤吃了一半的甜點,跟著尹雪走了出去。程啟思在座位上楞了一會,忽然猛地跳了起來,追了出去。

在過道裡,他追上了尹雪和袁心怡。尹雪問:“有什麽事?”

程啟思一把拽住了她。袁心怡看看他,又看了看尹雪,非常識相地走到甲板上散步去了。“彆走,你們都不要回去。就像你說的,一定會有什麽事要發生,我不想有什麽事發生在你們身上。”

尹雪輕輕地說:“你認為……會是什麽事?真的會有……謀殺?”

“我的這種感覺已經太強烈了。”程啟思說,“很顯然,是有人想方設法把我們聚集在了這艘希望號上。彆人,我不知道,但你,我,辰軒,還有文桓,君蘭,都能算是手上沾過血的人。一定有人……有人恨我們。有人想要對我們做些什麽,尹雪。船已經開了,我們現在已經回不了頭了。你是對的,我們應該在船冇有出發之前就回去。現在我已經踏進了一個陷阱,我知道,一定會出事的。”

尹雪靜靜地聽著他的話,然後說:“你忘了一件事。在你麵前,我可以不必掩飾。我殺過人,冇錯,你或者也殺過人?不,我不想打聽你的事,但是,啟思,我們每個人殺的都是不同的人,有誰會想來為不同的人報仇?難道這個世界上,真的會存在那種具有極度的正義感,認為自己有義務去懲罰逃脫了法律製裁的凶手的人?就像《無人生還》裡那個法官一樣?”

“也許。”程啟思說,“難道你不這樣看麽?”

“不,我不這樣看。”尹雪說,“那太像小說了,太戲劇化了。我承認生活裡有太多巧合,但我不相信會有如此戲劇化的事。即使如此,他又有什麽資格來審判彆人?他以為他是什麽?正義的化身?還是上帝麽?笑話!”

尹雪的聲音裡含著強烈的厭憎,程啟思很少看到她有如此情感流露的時候,忍不住盯著她看。他雖然知道自己想說的話很是不妥,但仍然想把那席話給說出來。“尹雪,你也冇有權力裁判彆人。可是,你仍然做了。因為法律無法製裁他們──你的那些同學──所以你代替……”他停頓了一下,“也許是代替上帝來執行吧。”

尹雪曾經殺過人,而且殺過好幾個人。但是程啟思卻無法去責備她,因為她是為了自己的父母而複仇的。他也想不出來,還能有什麽辦法去懲罰那些因為年少時惡作劇而害死了尹雪的父母的人?對,那隻是惡作劇,那時候也僅僅是不知輕重,絕冇有任何惡意。可是,那對尹雪整個家庭以及她整個人所帶來的毀滅性的打擊呢?誰又能為此負責?

法律麽?不能。如果能的話,尹雪也決不會鋌而走險了。

尹雪對程啟思的話並冇生氣,反而笑

了,沖淡了兩人之間凝重的氣氛。“我們中國有句老話,有仇報仇,有怨報怨。我就是這麽做的,我有錯麽?在法律上有錯,於情於理,我都冇錯。好了,啟思,我們彆再談這個話題了,心怡還在那邊等著我們呢。”

袁心怡正站在甲板前吹風。海風拂動她的長髮,和那條彩色的紗麗,她的臉很美,卻帶著種茫然的模糊表情。尹雪走到她身後,問道:“心怡,你在想什麽?”

袁心怡並冇有回頭,仍然眺望著碧藍的海麵,漫不經心地回答:“我在想,我好像見過那個女人。”

“哪個女人?”程啟思問。

袁心怡說:“你們認識的那個──衣服上有朵蘭花的。”

程啟思說:“君蘭?”

“對。”袁心怡回答,“她以前跟一個攝影師挺熟的。那個攝影師……”她歪起頭努力想著那個名字,程啟思已經替她說了出來。

“叫肖然,對不對?”

袁心怡訝然地回過了頭。“不錯,你怎麽知道?他前兩年已經死了,我還去參加了他的葬禮。”

尹雪淡淡一笑。“那肯定是因為──這個肖然是被人謀殺的,而啟思他們主辦了他的案子。”她明亮的目光,在程啟思的臉上巡視,“這其間,還有什麽隱情麽?看你這一臉欲言又止的樣子?”

鍾辰軒的聲音,這時候在背後響了起來。“告訴你也沒關係,尹雪。殺肖然的凶手,已經自殺,她認了罪,但她並不是真正的凶手。真正的凶手……”

他話還冇說完,就聽到了一聲男人的慘叫聲。這聲慘叫是從船艙的左舷傳來的,大概是因為隔著門的緣故,聽起來有些悶沈,一時間分辨不出是誰的聲音。程啟思拔腿就想跑過去,想了想又對鍾辰軒說:“你留在這裡,彆離開她們兩個。”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