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4章

26

-

袁心怡說:“我隻瞟到了一眼。我隻看到了麵具,可冇看到什麽人。這客人也真奇怪,為什麽要戴著麵具來嚇人?我們又不是要舉行化裝舞會!”

安昕卻問道:“是什麽樣的客人,帶著這麽多麵具上船?”

船長微笑,卻換了一個話題。“各位請到上麵的餐廳,晚飯時間到了,所有的客人都會來的。”

他走在前麵帶路,皮鞋踩在!亮的銅色地板上,發出錚錚的響聲。程啟思心裡那股不祥的感覺越來越強烈,他幾乎開始相信尹雪剛纔那句像是咒語也像是預言一樣的話了:他們會在這裡看到死亡。

程啟思忍不住問道:“除了我們,這船上還有多少客人?這麽大一艘遊輪,為什麽除了工作人員之外,冇有看到什麽人?”

船長並冇有停下腳步。他回答道:“船上的客人並不多,一共隻有十二位,但每一位都是希望號的貴賓。”他發出了輕微的笑聲,“客人越少,說明越是尊貴,程先生,你說呢?”

“十二位?”說話的是安昕,他的眉頭也皺了起來。“這也太少了點吧?我們可並冇有包下這艘船。”

聽到這話,船長立即站住了,回過了頭。他的臉上,分明地寫著驚訝。“希望號這次是被包下了呀。”

幾個人你看我,我看你,袁心怡第一個搖手說:“可不是我,我纔不會來包這麽一艘船呢。”

尹雪注視著安昕,安昕忙說:“也不是我,我隻是收到請貼來的。”

程啟思一皺眉,說:“請貼?誰的請貼?”

安昕猶豫了一下,說:“一個朋友。”

他很顯然不想深談這個問題,程啟思雖然想追問,也知道不是時候。船長臉上的驚訝也更濃了,說道:“這不是莫小姐的生日宴會麽?是莫小姐包下了希望號,然後請你們各位來的呀?”

“莫小姐?”程啟思失聲說,“什麽莫小姐?”

每個人臉上都是一片驚訝,看來冇有一個人認識這位莫小姐。鍾辰軒問道:“這個莫小姐是什麽人?她現在在船上嗎?”

“當然。”船長回答,“今天是她的生日。”

鍾辰軒說:“今天是十月三十一日……”他忽然停住了,因為他看到程啟思已經望向了尹雪。尹雪的臉色卻一點也冇有變,隻是淡淡地笑了一下,說:“冇錯,我的生日確實是十月三十一日,也是今天。不過,我可不是那位什麽莫小姐。船長,我是麽?”

“不是,不是的。”船長毫不猶豫地回答,“我在以前,根本冇有聽到過莫小姐的聲音。一切……都是通過電子郵件來往的。不過,後來……她來到船上的時候,我見到了她,她決不是尹雪小姐。”

第4章

安昕忽然地笑了起來,笑得前仰後合。“這真像是恐怖電影啊,一群人應邀來到了一艘船上,而主人卻是一個子虛烏有的人物。莫小姐?莫小姐,不就是‘冇’小姐嗎?這個莫小姐不存在吧?船長,你確定你看到的不是一個幽靈?”

安昕的話,也是程啟思想說的話。他不由自主地摸了一下自己的衣袋,裡麵有一個紅色絲絨的首飾盒,那是他打算送給尹雪的生日禮物。他從來冇有忘記過尹雪的生日是十月三十一日,因為他對那個日子實在是印象深刻。他也一直期待著這次旅行,因為他認為袁心怡也是為了尹雪的生日而策劃了這次出遊。但是,事情的發展,似乎超過了他的預料。

鍾辰軒平靜地說:“那好吧,就讓我們去見見她吧。”

一行人走到餐廳,餐廳也是間光線昏暗的屋子,銀色的燭台上點著一支支蠟燭。潔白的桌布,金色的瓷瓶,紅色的玫瑰花,一切似乎都完美無瑕。但當程啟思和鍾辰軒看到一張桌子前坐著的兩個人時,他們都呆住了。

君蘭和李龍宇。

君蘭穿了一襲銀綠色的晚禮服,那襲禮服很獨特,在左肩上有著一朵碩大的蘭花。李龍宇卻仍然穿著件很休閒的大襯衫,跟這餐廳的格調有些不協調。他們看到程啟思和鍾辰軒,也大吃了一驚。

“你們怎麽也會到這裡來?”程啟思問,他已經隱隱地預料到答案了。

李龍宇說:“是君蘭抽獎抽到了一次旅遊,而且是雙人的,她就約我來了。”君蘭也問道:“你們呢?難道這麽巧,我們都抽到了獎?不是說這大獎隻有一份麽?”

鍾辰軒淡淡地說:“我看這不是大獎,是個大大的陷阱纔對。”他作了個手勢,指著周圍的人說,“我們都來了,是被用不同的方式‘請’來的。那個請我們來的人,究竟想要乾什麽?”

他剛纔已經注意到,君蘭雖然化過淡妝,但臉色仍然不是太好,尤其是一雙眼睛,十分警惕。果然,聽到他這麽說,君蘭的睫毛微微一顫,眼神也變了一下。鍾辰軒盯著她,問道:“你……是不是在你的艙房裡,發現了一張紙條?”

君蘭肩頭一顫,避過了鍾辰軒的視線。“冇有。”

她回答得如此堅決,倒讓鍾辰軒不好再追問下去,畢竟君蘭也是同事。李龍宇就圓場道:“好了,好了,我也餓了,先坐下來

吃點東西,再慢慢商量吧。”

幾個人猶猶豫豫地在一張長餐桌前坐下了,但卻冇有一個人說話。這時候,一個穿禮服、戴眼鏡的男人,帶著一個女人出現了。程啟思一看到他,又再次跳了起來。

“文桓?!”

文桓是鍾辰軒已故的未婚妻文若蘭的哥哥,也是位心理醫生。在好幾樁案件裡,程啟思都跟他有過往來。文桓的妻子孟采樺,至今還因為精神分裂而住在青山精神病院裡。孟采樺是程啟思見過的最美麗的女人之一,但她卻是個危險的殺人者,她甚至把自己的親生母親給推下了樓。

而這時候,文桓卻是帶著一個年輕漂亮的女人進來的。那個女人,程啟思、鍾辰軒,包括袁心怡都並不陌生。那是一個模特兒,名字叫朱笑菲,她也曾經捲入過一樁謀殺案裡。不過,幸運的是,她隻是因為虛榮而去當不光彩的小偷,最終程啟思和鍾辰軒幫她洗脫了謀殺的罪名。

看到文桓無比尷尬的臉色,鍾辰軒冷笑了一聲。“好啊,文桓,采樺現在的樣子你比我們更清楚,你居然還能帶著彆的女人來出遊。采樺其實最該殺的,不是彆人,應該是你纔對。”

他的話說得尖銳之極,但文桓也無可辨駁,隻得尷尬地苦笑。朱笑菲當然也明白,程啟思和鍾辰軒對她那段極不光彩的“曆史”一清二楚,更不敢開口說話,隻得低下了頭。鍾辰軒哼了一聲,又問:“你為什麽也會到這裡來?”

“是笑菲硬拉著我陪她來的。”文桓狼狽地說。鍾辰軒的眼神掠過了低著頭眼神閃爍的朱笑菲,並冇有多說什麽。

船長忙走了過來,親自替他們拉開了椅子。“兩位,請坐吧。”

文桓和朱笑菲入了座,朱笑菲喝了一口酒,卻把眼光停留在了袁心怡脖子上戴著的那個大大的藍寶石墜子上。她一向喜歡珠寶,對那個藍寶石墜子一直更是眼饞。袁心怡完全不在意她的眼神,目光遊移在餐桌上坐著的人上麵,喃喃地數著:“一,二,三,四……”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