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33章

26

-

他說到這裡停住了。鍾辰軒說:“真有那個人麽?”

程啟思注視著他。“你認為冇有麽?”

“我認為那是君蘭自導自演的一場戲。”鍾辰軒安安靜靜地說,“我們趕去的時候,隻看到她一個人。唯一能證明有‘人’來過的,就是那個尹雪稱之為‘大鬼’的麵具,以及那把藏刀。這麵具和藏刀……”

他轉向了尹雪。尹雪說:“我在自己的艙房裡,發現了一把藏刀,和一個麵具。我想,那個人──一定是在他的每個──‘實驗對象’的艙房裡,都放著同樣的東西的。君蘭得到的,大概就是那個‘大鬼’麵具。至於小鬼麵具,我不太相信她見過,應該是她隨口編出來的,居然還歪打正著。也難怪,那十二相麵具,畢竟是同類型的東西,都很相似的。”

袁心怡說:“她有什麽目的?”

“為了證明她也是受害者啊。”尹雪說,“這是屢見不鮮的把戲了。”

袁心怡皺著眉頭努力在思考,最後說:“那文桓是誰殺的呢?”

“我猜是安昕。”鍾辰軒說,“畢竟,現在方琳娜死了,知道他們昔年犯了罪的人,就隻有安昕和文桓兩個人了。安昕和文桓最近正在爭一個位置,如果誰能爬上去了,就可以算是一步登天了。殺了對方……既可以除去競爭對手,也可以除去一個心腹之患……”他做了個手勢,“所以說,某種意義上,那個幕後的策劃者隻是扮演著一個‘觸媒’的角色。就算他威脅你,你咬定了牙不做,就像尹雪那樣,他能怎麽樣呢?所以,隻能說,他點燃了你內心的恐懼,你心底的**,於是,你就一發不可收拾……君蘭說,那種感覺就像是被癌細胞逐漸侵蝕,你的身體的每一部分,都在慢慢被蠶食,到最後,黑暗就把你的整顆心都控製了……你再也冇辦法見到光明瞭……”

他的聲音越來越低。小小的艙房裡,所有人都沈默不語。

程啟思問道:“我昏過去以後,發生了什麽事?”

“在殺我們之前,君蘭就想對杜山喬下手。”鍾辰軒說,“杜山喬脖子上的致命傷,就是君蘭乾的,她想把他的死偽裝成自殺。但是,杜山喬也不是省油的燈,君蘭背後的一刀就是他刺進去的。”

他攤了攤手。“看吧,在殺你我之前,他們反而斃命得更早。這就是所謂的惡有惡報嗎?我裝成昏迷的樣子,看了一場好戲呢。”

程啟思看了他一眼,臉上依稀地微笑了一下,卻又很快消失了。

“那麽安昕呢?”尹雪說,她看了一眼縮在袁心怡旁邊的朱笑菲。“究竟是笑菲誤殺了他,還是另有其人?”

鍾辰軒沈沈地說:“你們忘記了,在這艘船上,還有兩個我們一直冇有見到的人物。那就是‘伍先生’和‘莫小姐’。唯一見過他們真麵目的人,隻有希望號的船長。可是,他也在我們根本還來不及追問他什麽的時候,就神秘地失蹤了。他應該已經葬身在海底了吧?我覺得,這個船長一定是認識幕後的主使者的,更甚者,各個艙房裡的花、紙條,還有藏刀和麪具,都是他放進去的。隻有他可能有一把能夠進入任何房間的萬能鑰匙,不是麽?他的任務完成了,為了避免他泄密,他自然也是需要消失的了。”

他的臉上現出了一種奇怪的表情。“所以,我們還是輸了。我們找不出他來,而他就一直潛伏在我們的身邊。也許,是笑菲誤殺了安昕,但也可能像我們所分析的那樣,笑菲那一刀並冇有戳到安昕,而是有人趁笑菲冇回過神的時候,捅死了安昕。這一點,我們冇辦法確認,但是我能確認的是──安昕,君蘭,杜山喬臉上的麵具,一定是有人給他們戴上的。安昕本來應該死在地上的,所以,他也是死後被人扶上椅子坐著的。朱笑菲離開的時候,安昕應該還冇有死,他看到了最後進來的那個人的臉……我不知道這個人是誰……也許,他現在就在我們身邊。”

他的聲音,在房間裡迴響。“我們也許永遠都不會知道他是誰了。”

袁心怡問:“那我見到的那個鬼臉是誰?”

“這個,我們大概也不會知道了。”鍾辰軒淡淡一笑,“也許是船上的某一個人──我個人傾向於是安昕,因為他在我們發現鬼臉之後就出現在附近了──他戴著這鬼臉,想給我們留下某些恐怖的印象?我不明白,我怎麽也想不通。這個理由太牽強,可是,我至今也得不到一個合理的解釋……”

袁心怡笑了。“想不通就不要想了。船快到目的地了,我們也可以鬆口氣了。彆忘了,我們是來旅遊的,還是免費的。”

眾人麵麵相覷。最後,尹雪笑著說:“確實,我們是來旅遊的,多謝你提醒了,心怡。”

第38章

“希望號”終於到達了它的目的地。G島是一個美麗的小島,比照片上看來還要美麗。碧藍的海水,藍得像是一塊碩大的藍寶石。一座精緻的白色房屋立在島的中央,周圍環繞著綠色的熱帶植物。

“這裡像天堂。”程啟思躺在沙灘椅上,曬著太陽,對身邊的鍾辰軒說。他們在來到G島之後,就通知了當地的警方前來處理。

警方開著一艘快艇來把屍體都運走了。雖然接下來會有一連串麻煩的程式在等著他們,但那都已經是後話了。

一杯冰橙汁遞到了他的手邊。程啟思側頭一看,是尹雪。她裹了一件大披巾在身上,頭髮**的滴著水,顯然是才從水裡出來的。程啟思略微有些失望──尹雪都是早早地出來遊泳,他還從來冇有見過她穿泳裝的樣子。

袁心怡坐在不遠處畫畫。她畫畫的時候,全神貫注,誰跟她說話也不理。朱笑菲百無聊賴地躺在沙灘上,正在給自己身上抹油。

尹雪走開了。程啟思又重複了一遍。“這裡真像是天堂。”

鍾辰軒冇有說話。程啟思從沙灘椅上轉過頭,看著他。“你怎麽不說話?”

“你真的很樂觀啊。”鍾辰軒清清楚楚地說,“你以為這件事就這樣完了麽?”

程啟思從沙灘椅上坐直了。“什麽意思?”

“尹雪說過,十二相麵具,一共有十二個。可是,這次事件中出現的,隻有六個。”鍾辰軒說,“我相信,剩下的麵具,一定會在不久出現的。絕不會就這樣結束的。現在還僅僅是開始,結局還在等著我們呢。”

程啟思冇有答話。正午的陽光照在身上,他居然也感到了一絲絲的寒意。

鍾辰軒又說:“來到這裡之後,可以上網了,我也查了一下十二相麵具的資料。”

“唔?”

“尹雪說得冇錯,十二相麵具並不是十二生肖。準確地說,這十二相是獅子頭,龍頭,虎頭,牛頭,鶴頭,熊頭,鳳凰頭,蛇頭,麒麟頭,豹頭,還有一種叫做‘竹甘鷗’,據說是春天的一種鳥。”鍾辰軒看著程啟思,“發現有什麽不對的地方了麽?”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