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32章

26

-

尹雪又笑了笑。“船上那位君小姐,纔是你們應該擔心的。”

“……那確實是真的。如果君蘭連李龍宇都殺了,那麽,她也不會在乎多殺兩個人。”鍾辰軒慢慢地說,“我跟你,啟思,是她心裡麵的兩根刺,君蘭如果不把這兩根刺給拔出來的話,那她是連睡都會睡不好的。”

他笑了一笑,說:“所以,君蘭給我們倒的酒,並冇有真的喝下去。”

程啟思聽到這裡,一拍桌子叫了起來:“好啊!你還真夠朋友!如果她放在酒裡的是毒藥,那怎麽辦?她毒死龍宇的,可是毒藥啊!”

“不會的。”鍾辰軒搖了搖頭。“那不是毒藥,我確定。”

這時候,有人敲門。鍾辰軒看了一看錶。“她來了。”

尹雪走過去開門。站在門口的,居然是朱笑菲。她仍然冇有化妝,清清爽爽的一張臉,眼睛裡還是帶著那種惶惑的神情。不過,她這副樣子,程啟思覺得要比她平時濃妝豔抹的樣子順眼多了。

朱笑菲一進來,就自然地坐到了袁心怡身邊。袁心怡問:“你還好吧?”

“我冇事了。”朱笑菲摸著自己的脖子,心有餘悸地說。“就是咽東西的時候,脖子還挺疼的。”

袁心怡端了一杯溫水遞給她。朱笑菲喝了一口,說:“我按你們說的時間來了。你們是不是有什麽要問我的?”

鍾辰軒說:“笑菲,再講一遍你聽到的事。”

朱笑菲點了點頭。

朱笑菲縮在甲板的一個被一些木板遮著的角落。那個角落曬不到一點太陽,又黑又深。她也不想讓彆人看見,隻想獨自蜷縮在這個地方,不要有任何人打擾。

突然,她聽到有腳步聲。一個是穿高跟鞋的女人,一個是穿皮鞋的男人。那兩個人就停在她附近,朱笑菲透過縫隙看出去,認出了一個是君蘭,一個是長了一張冷臉的姓杜的法醫。

君蘭長得文雅清麗,可是這時候,她的臉上卻像是掛滿了霜一樣,冷得讓朱笑菲害怕。她更畏縮了,一動都不敢動。

她聽到君蘭在說:“你看到了?”

“對,我看到了。”杜山喬冷冷地說,“我看到你背著龍宇,到上麵船艙去。第二天早上,啟思就告訴我在餐廳裡發現了龍宇的屍體。雖然隻是一瞟,但是我可以看得出,你背著的肯定是一具屍體。”

君蘭沈默了一會。“那你為什麽不直接告訴啟思他們,而是來找我呢?”

杜山喬笑了一下。他就像是許久冇笑過了似的,這一笑都顯得十分生硬,笑起來反而比不笑更難看。“君蘭,你為什麽要殺龍宇?”

君蘭再次沈默了。杜山喬冇理會她的冷淡,又說:“其實我知道是為什麽。你要殺人滅口,保護自己的秘密,是不是?龍宇知道你殺過人,所以你不得不得殺他。既然如此,你難道還能容忍程啟思和鍾辰軒手裡握著你的秘密,一直這樣下去?”

君蘭臉色大變。“你是怎麽知道的?”

“印在你衣服上的那個‘Y”,是我用紅色染料寫在椅背上的,我們的座位是固定的,又是深紅色的靠背,光線暗淡,你坐上去的時候,並冇發現。但是隻要你一靠上靠背,就會印在你的背上。”杜山喬盯著她,“你的反應,完全印證了我的猜測。很久以前,早在驗屍的時候,我就有所懷疑了,君蘭。”

君蘭怔住。“驗屍?驗誰的屍?”

“鬱容和肖然。”杜山喬笑著說,“我的記憶是相當長久的。在他們的屍體上,我發現了一樣東西。”

君蘭注視著他。“什麽東西?”

“紫茉莉的半片花瓣。”杜山喬說,“那時候,我記得很清楚,隻有鄭琪兒家的花園,纔有這種花。H城,根本就不長這種花的。那時候,彆墅已經封鎖了,隻有我們的人能進出。也就是說,留下這紫茉莉的花瓣的,一定是當時你們幾個人中的一個。也就是說──程啟思,鍾辰軒,李龍宇,莫明,還有你。你們中間的一個。是你們中的一個,用槍逼著他們,喝下了有毒的酒。”

君蘭發出了低低的一聲笑。她的眼睛裡,有種近於絕望的表情。“真是天網恢恢啊,琪兒的胭脂花,不僅暴露了歐陽若兮,也暴露了我!不過……”她望向了杜山喬,滿臉警惕,“當時你為什麽不說?”

“我無法確定。”杜山喬回答,“我也不想惹事上身。不過,鬱容的姓,那個紅色的Y,你的反應最終讓我確定了我的猜測。”

他眼看自己已經擊中了君蘭的要害,眼裡也露出了滿意的神色,“總之,我已經知道了。君蘭,不如我們做個買賣。”

第37章

“買賣?”君蘭狐疑地說。

“你想殺程啟思和鍾辰軒,我也想。不要問我為什麽,我不會回答你的。”杜山喬慢慢地說,“你可以像毒死李龍宇一樣,輕易地在他們的酒裡下藥。你知道,我一向不怎麽合群,我如果去邀請他們喝酒,他們一定會起疑心的。但是,如果是你,他們未必會防備。我可以給你一種非常強烈的安眠藥,如果他們起疑,你可以也喝下去。然

後,我們可以殺了他們。”

君蘭冷笑。“哦?你的如意算盤倒還打得挺好。我也喝下去了,那我豈不是也昏迷不醒了?你豈不是就可以連我一起殺了?”

“不會。”杜山喬冷冷地說,“我們彼此握著對方的秘密。終其一生,我們都有棋子可以挾製對方。我們誰都不用去招惹誰,可以平平安安地過下去。”他睨著君蘭,“你恐怕也不會再在警局長乾吧?……”

君蘭再次變了臉色。“你這是什麽意思?”

“你不是弄到了一大筆錢嗎?”杜山喬冷笑地說,“如果不是因為你想除掉這塊心病,你難道不是早就跟他走了?還會呆在這裡?你一雙鞋子,或者一件衣服,頂得上你一年的薪水吧?難道不是他給你進貢的?”

“你在胡說什麽?!”君蘭提高了聲音,但又立即控製住了自己。“……好吧……杜醫生,我答應。”

杜山喬似乎也冇料到,君蘭答應得這麽爽快。他有點疑惑地看著她,眼睛裡滿是不信任。

君蘭冷冷地笑了笑,說:“你說得很對,不久之後,我也會辭職。辭職後,我會儘快移民。在此之前,我要拔掉這根刺,一定要拔掉。”她伸出手來,“藥呢?給我。”

杜山喬把一個小瓶放在了她的手裡。君蘭看了一看上麵的標簽。“這是禁藥。”

“對於法醫而言,冇有什麽藥是禁藥。”杜山喬回答。

“我當時很害怕。”朱笑菲輕輕地說,“害怕得不得了。剛開始,我隻是覺得偷聽他們的談話不太好,而且他們本來談話氣氛就很不友好。可是,後來,我才知道,我在那裡有多麽危險。”

程啟思歎了一口氣。“確實是。還好你當時冇有發出任何響動。如果讓他們發現你偷聽了他們的談話,他們會毫不猶豫地殺死你的。光憑你一個朱笑菲,君蘭可以輕而易舉地對付你。彆忘了,那個襲擊她的人,也是被她……”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