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30章

26

-

尹雪,袁心怡。

程啟思,鍾辰軒。

君蘭,李龍宇,杜山喬。

文桓,安昕,朱笑菲。

“伍先生”,“莫小姐”。

程啟思看著鍾辰軒重列出來的名單。“看來,君蘭那個組合,和文桓那個組合,都比較複雜嘍?”

鍾辰軒笑了笑。“冇錯,人與人之間的排列組合也會產生各種各樣的化學反應的。”

程啟思卻冷笑。“這好像是你的專長吧?”

鍾辰軒反問:“你懷疑我?”

“但是,我問過船長,他說包下船的人,是一個姓趙的男人。”程啟思說,“就算不是你,也應該是那位姓趙的所長吧?”

“……我不知道,或許吧。”鍾辰軒淡淡地說。

尹雪拿過了那兩張紙。“凶手──我指的那個幕後的凶手,把我們叫到這裡來的人──為什麽要這麽做?他不可能跟這麽多人有仇啊,他要這麽多人去殺那麽多人,總得有個理由啊?”

“理由?”程啟思冷哼一聲,“他一定是個瘋子!他就是個瘋子!”說這話的時候,他的眼睛是看著鍾辰軒的。

鍾辰軒冇有對他激烈的話作出反應。尹雪說:“我繼續說關於我的事吧。”

“讓我來說吧。”袁心怡插嘴。

第34章

袁心怡一直覺得尹雪這次上船後有些奇怪。雖然尹雪是個毫不外露的人,但以袁心怡跟尹雪的交情,自然可以看出尹雪有心事。那天晚上,她們也見到了文桓的死亡。袁心怡曾經見過死亡,她雖然震動,卻並不覺得如何害怕。

尹雪堅持要跟袁心怡同房睡。袁心怡很奇怪,因為尹雪是很討厭跟彆人一起睡的。她自己睡覺特彆容易被驚醒,所以更不願意跟彆人一同睡。

“尹雪,你怎麽了?”袁心怡坐在床沿,問尹雪。“你這幾天看起來像是一直都有心事。怎麽了,是不是你不想見啟思?他人不錯……”

“哦,心怡,你彆老是想著這些事。”尹雪略微有點不耐煩,“說真的,我一點這方麵的想法都冇有。其中的內情,你難道還不清楚嗎?”

“那你……”

尹雪坐到了袁心怡的身邊。她依然在沈吟。她在沈吟要不要對袁心怡和盤托出。袁心怡等了好一會,仍然等不到她開口,終於忍不住問道:“怎麽了,尹雪?你究竟怎麽了?出什麽事了麽?”

“心怡。”尹雪放低了聲音,幾乎是耳語了,“從現在開始,你一切都要聽我的。這樣的話,你才能活下來,我才能活下來。”

她的聲音雖然又低又細,但袁心怡仍然聽清楚了。袁心怡瞪大了眼睛,不太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你說什麽?有那麽嚴重?”

“有,絕對有。”尹雪麵色凝重地說,“我很抱歉,把你捲了進來。但是現在已經到了這條船上了,我們也麵臨生死關頭。所以,你必須要聽我的,心怡。這樣的話,我們都可以活下去,而且活得很好。”

“好……好。”袁心怡怔怔地答應著,“那你要我怎麽做?”

“你看到外麵那些礁石了,就在船的旁邊,一抬腳就能過去。”尹雪說。

“有的,我看到了。”袁心怡說,“很奇巧的石頭,簡直是海上的石林。那些石頭,千姿百態,很值得一看。”

尹雪點了點頭。“是的,而且它們很大,相當大。石頭裡還有一些空隙,能夠讓人藏在上麵。”

袁心怡奇怪地看著她:“你在想些什麽?”

“心怡,你聽好。”尹雪正視著她,“我要造成一個假象,一個我死了的假象。”

袁心怡的眼睛瞪得更大。尹雪繼續低而清晰地說了下去:“今天早上,船長失蹤了,大家都認為他是墜海的。所以,如果我現在消失,那麽大家也會認定我是墜海身亡了。”她見到袁心怡的臉上出現了極度驚惶的神情,連忙安慰說,“那隻是一個假象而已。我已經觀察過了,在船旁邊有一塊巨石,裡麵有一個人來高的洞穴,可以讓我藏在裡麵。冇有人會想到我在那裡麵的。他們隻會認為我死了。”

“可是……”袁心怡呐呐地說,“你也不能一直呆在那裡啊。”

“當然。”尹雪笑了,笑得成竹在胸的模樣。“所以這就得靠你了。”

“靠我?”

“我會設計一次密室裡的失蹤。你,啟思,辰軒,就是見證者。然後,他們一定會在船上徹底地搜尋,然後,你就得裝頭痛,一個人躲在自己的房間裡。”

袁心怡點了點頭。“然後呢?”

“然後我會找機會回船上來的。”尹雪說,“我相信會有這樣的機會。你得隨時注意著,因為我隻能回到你的艙房。你的艙房,他們搜過一次,不會再搜第二次的。”

袁心怡說:“可是,如果他們要開船……”

“不會。”尹雪說,“你難道還不瞭解啟思麽?在搜遍這條船之前,他決不會讓人開船的。所以,我有足夠多的機會回來。而你,你就一直裝病,不要出

去。我是你的好朋友,我死了,你傷心難過,連飯也是讓人送到房間來,這一點,誰都不會有懷疑的。”

袁心怡說:“你主意定了?”

尹雪點了點頭。“我主意已定。”她看著袁心怡一臉的擔憂,就笑著說,“彆擔心,不會有任何危險。我也會為這件事加上一份雙保險的,你放心。”

“雙保險?”袁心怡迷惑地問。

“現在還不用告訴你。”尹雪笑著說。

袁心怡也不再追問。她隻是歎了一口氣,說:“隻是可苦了啟思了,他如果看到你‘死’了,不知道該多傷心多難過呢。其實……你為什麽不告訴他呢?啟思一定會幫你的,這一點我是相信的。不管發生什麽事,他都是會幫你的。”

“他幫我已經幫得夠多了,我不想再麻煩他了。”尹雪淡淡地說,“有些債是冇法子還的,那就是人情債。你要我怎麽還?”

“可是,你說這是生死相關的事。”

“好了。”尹雪打斷了她,“心怡,我已經想好了,你彆說了。總之,你就按我說的說,按我說的做,我在幾個小時後──他們搜尋結束之後就會回來的。”

“但是,你至少得告訴我原因。──這件事的原因。”

袁心怡這個問題,讓尹雪沈默了好一陣纔回答。“好吧,我告訴你。我收到了一封信,寫信給我的人,拿住了我的把柄。他要我來這艘船,要我走上這段不歸的旅程。他要我殺死你!”

袁心怡的臉頓時變得煞白。“殺死我?為什麽要殺死我?我得罪了什麽人?我……”

“不關你的事。”尹雪靜靜地說,“他隻是想要看看,我是不是會為了自己的安全殺死自己最好的朋友。也許,這艘船上的,都是他的試驗品吧?”

她坐在那裡,沈思著,忽然嘴角翹起,笑了一笑,笑得很甜。“可是,不是每個人都會遂他的願的。至少,我就不會。”

第35章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