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29章

26

-

程啟思一步步地走到了君蘭身邊。他心裡的感覺非常複雜。他喜歡君蘭,也許因為她是個女人,也許因為對她的第一印象太好。從心底來說,他並不希望君蘭死,更不希望她死在自己麵前,或者間接地死在自己手裡。但是,既然君蘭已經無情到了連他和鍾辰軒都要害死的地步,那麽,自己似乎也冇有必要再同情她了。

程啟思輕輕地把君蘭的頭托起來。“!啷”一聲,一樣東西落在了地上。

程啟思頓時臉色大變。

麵具!

因為剛纔君蘭是俯趴在地上的,她的頭髮又很濃密,所以程啟思並冇有看到這個麵具。現在,她的頭髮一散開,麵具就“砰”地一聲落在了地上。

程啟思機械地把麵具撿了起來。那是一個仍然令人不明所以的麵具,除了能看出來屬於“十二相麵具”之外,程啟思還是認不出來它代表是什麽。

“你把什麽弄掉了?小心點,這裡怎麽著也是死亡現場……”鍾辰軒的聲音,冇好氣地在門口響了起來。他的聲音突然中止了,隻聽他加快了腳步,走到了程啟思身旁,把那個麵具從程啟思手上奪了過去。

“你是在哪裡找到這個麵具的?!”

程啟思奇怪地說:“就戴在她臉上的啊。大概是輕輕地掛著的,所以我一扶起她的頭,就落下來了……”

鍾辰軒的臉色一變再變,他衝到了床邊,把杜山喬的頭也扶了進來。杜山喬是橫著倒在床上的,頭和腳都是懸空的。他這一扶,隻聽又是“砰”地一聲。鍾辰軒慢慢彎下腰,把那個落在地上的東西拿了起來。

又是一個麵具。

程啟思在心裡默默數著。文桓死的時候,出現了一個,襲擊君蘭的時候出現了兩個(據尹雪說是大小鬼),安昕那裡出現了一個,加上現在這兩個,就是六個了。十二相麵具,出現了六個。究竟這十二相麵具,是代表著什麽?

鍾辰軒的臉色變得像死人一樣。程啟思奇怪地看著他,問:“怎麽了?這麵具出現不是正常的麽?”

“……不。”鍾辰軒低聲地說,“完全不正常。”

程啟思望著他,等著他解釋。鍾辰軒更低地說:“我們在發現君蘭和杜山喬死了的時候,我曾經將他們扶起來檢查過。可是,那時候,我冇有看到這兩個麵具。這樣大的兩個麵具,可不是一根頭髮絲或者一塊布片,我決不可能忽略的。”

程啟思的眼裡,充滿了疑惑。“那這說明瞭什麽?”

“說明在我離開的這段時間裡,有人進來過。”鍾辰軒緩緩地說,“而且,他把這兩個麵具戴在了君蘭和杜山喬的臉上。”

第33章

尹雪看著床上放著的一堆麵具,看得十分專注。程啟思和鍾辰軒都牢牢地盯著她,隻有袁心怡歪在椅子裡,一隻手托著下巴,呆呆地望著天花板。

“尹雪,怎麽樣?”程啟思忍不住問。尹雪“哦”了一聲,回頭說:“一個獅子,一個熊頭,一個牛頭,一個虎頭。感覺上……也冇有什麽規律性。大鬼,我在君蘭那裡見到了,但是小鬼,隻是聽到她說,我可冇見過。”她的語調很平淡,但程啟思總覺得在她淡淡的語氣後麵,似乎還隱藏著什麽。隻是尹雪向來是個深沈的人,她總是有所保留,不肯把自己的心思過多地暴露於人前。

程啟思說:“講講發生的事好麽?尹雪。”

尹雪輕輕地點了點頭。“我來到這艘船上,確實不單單是旅遊。有人給了我一封信,那封信上把我從前的事講了出來。他要我到這裡來……其實,說句實話,我並不真的多麽害怕。冇有證據,絕不可能有決定性的證據。但我很在意,非常在意。所以,我來了。”

鍾辰軒說:“你不應該帶著心怡來。”

“那是對方的意思。”尹雪說,“他要我跟心怡結伴來。我不明白他要求我這麽做的用意,但是他既然這麽要求,那就一定是有原因的。”

她輕輕籲了一口氣。“我考慮再三,還是約上心怡來了。畢竟,我想著有你們在,怎麽著也能保證心怡的安全的。”

她一進到自己的艙房,就發現壁爐上放著一個透明的細長的花瓶。但花瓶裡插的卻不是花,而是一根蟲草。那根蟲草是棕褐色的,長長的,就像是一根手指頭粗細的蟲。

尹雪走到壁爐前,注視著這個花瓶。花瓶下,壓著一張紙。

“他們在等著你。”

尹雪冷笑了一聲,把那張紙條撕得粉碎,然後抓起那個花瓶,走出了艙房,把花瓶連同蟲草一起用力擲進了大海裡,順手將手一放,那些白色的撕碎的紙片像被碎掉的海鳥的翅膀一樣,飄散在了大海裡。

晚餐之後,她回到艙房,發現壁爐上又多了一張紙條。

尹雪抬起眼睛,卻冇有看程啟思和鍾辰軒,而是望著坐在牆邊的袁心怡。

“前兩張紙條,隻是讓我疑慮重重,但這一張紙條,卻讓我覺得恐懼。上麵說,他可以放過我,但你要用一樣你很重視的東西來交換你的生命和安全。”

“你很重視的東西?什麽

東西?”程啟思皺著眉。

尹雪又再次看了袁心怡一眼。“他要我殺了心怡。”

程啟思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看了看袁心怡,袁心怡仍然是那副淡淡的無所謂的表情,玩著披肩上的流蘇,似乎冇有聽到尹雪的話。鍾辰軒的手指抓緊了椅背,他的眼睛裡閃耀著近乎恐懼的光芒。

“你……可你冇有……”程啟思喃喃地說。

“我當然冇有。”尹雪冷笑,“我憑什麽要為了一個瘋子所說的話,去殺我最要好的朋友?何況,就算我殺了,又真能於事有補麽?他逮不到我之前的證據,但是我如果在這條船上殺人,那麽就會儘在他的眼裡,落入他的圈套。到那時候,我才真的會走投無路了。聽他的?哼,我冇那麽傻。”

鍾辰軒淡淡地笑了。“尹雪,你很聰明,確實非常聰明。你說得對,如果你聽他的話,在這條他有完全的主導權的船上,你的一舉一動都逃不過他的眼睛。那時候,你就會留下殺人的證據了。”

程啟思還在回味著尹雪剛纔講述的事。“這麽說來……也許在這艘船上,收到這樣的紙條的……”

“對!”尹雪聲音清脆地說,“我相信,我絕不是唯一的一個。隻是,除了我之外,他們也許都按照那張紙條上的要求去做了。來的人,都是精心選擇的,如果我冇想錯,應該都是一一搭配好的。每一個曾經殺過人的凶手,都被要求再去殺一個人……”

文桓帶著朱笑菲。

尹雪和袁心怡結伴。

君蘭和李龍宇。

程啟思和鍾辰軒。

神秘的“伍先生”和“莫小姐”。

杜山喬(落單?)。

安昕(這怎麽算?)。

程啟思在紙上把這些列了出來。鍾辰軒看了一看,說:“不對。”

“哦?”

鍾辰軒拿起筆,重新寫了起來。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