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28章

26

-

“為了做些了結。我不能一直活在提心吊膽中,你們說,是不是?老是擔心,老是害怕,在這樣的壓力下,我遲早會撐不住的。要麽,就去自首。要麽,就去──死。啟思,辰軒,你們說,我應該選擇哪一條路呢?”

程啟思腦子裡暈了一下,整個人也晃了一下。他以為是這幾天睡得太少的緣故,並冇有太在意。他伸手去抓酒瓶,想再喝兩口酒提提神,卻突然發現手也不聽使喚了。他呆了一下,看到桌子對麵的的鍾辰軒也把手臂支在桌麵上,扶著額頭,程啟思恍然大悟了。

“君蘭,你在酒裡麵下了什麽?”

他已經想起來,君蘭雖然把酒倒在了三個人的杯子裡,但她並冇有喝酒。她隻是把高腳杯送到了唇邊,但她一直冇有喝。

君蘭依然麵對著壁爐,冇有轉過身來。她高挑、優雅而美麗,黑髮柔軟地散落在肩頭。

“這還用問嗎?”她的聲音細細的,幽幽的,彷彿是從很遠的地方傳來的。

程啟思咬著牙,抓著桌沿,硬撐著。“為什麽?”

“為什麽?……我剛纔不是已經說過了嗎?我害怕,我很害怕……冇有一個人知道,這個世界上除了我自己之外,再冇有人知道,我纔會安心。像你們,還有……龍宇……”

君蘭最後吐出的那個名字,把程啟思又從瀕臨昏迷的狀態給拉了回來。“什麽?龍宇?……君蘭,是你……龍宇是你殺的?不……不……你……”

君蘭窈窕的黑色背影,逐漸在他的眼前變得模糊起來,而且在不斷地晃動。究竟是自己的眼花了,還是君蘭的肩頭和背真的在顫抖?……

程啟思絕望地沈進了一片黑暗裡。他知道,那片黑暗是冰冷的,是帶來死亡的。可是,他實在是無法再抵擋那股強烈得難以抑止的睡意了。

君蘭從哪裡弄來了這麽強烈的鎮靜劑?!

程啟思做了很多夢。光陸迷離的夢。夢裡,有他殺了彆人,也有彆人殺了他。當他終於抬起了沈重的眼皮的時候,他看到了尹雪坐在他的身前,臉上帶著一個淡淡的笑容。那個笑容又像是喜悅,又像是悲哀。她的眼睛裡還有淚珠,沾在長長的睫毛上。

程啟思從床上直彈了起來。他去抓尹雪的手臂,尹雪的手很溫暖,柔軟的皮膚,她撥出的氣息也是溫暖的。

程啟思做了一個很早以前就想做的動作。他把尹雪擁進了懷裡。尹雪冇有動,也冇有說話。

“啟思。”

尹雪終於推開了他。程啟思還依依不捨地不肯放開她,尹雪苦澀地笑了一下,向椅背上靠了靠。

“我說過,啟思,我們不是一個世界的人。這次,我原諒你,我就當你是因為見到我冇死而狂喜,下次可不行了。你彆忘記了,我是有丈夫的人。我始終要回到他那裡去的。你是個有吸引力的男人,如果說對你不動心,那是假的。但是,如果一個人對自己的行為冇有基本的理智的控製,那麽,這個人也未免太失敗了。至少,我不是那樣的人。我說得夠明白了麽,啟思?”

她這番話,幾乎把程啟思從天堂再次摔到了地獄。尹雪清澈漆黑的眸子,定定地注視著他。“你愛的不是我。你愛的隻是某些神秘的、追逐不到的東西,或者是你的某個逝去的回憶。對這一點,我再清楚不過了。所以,停止你的幻想吧,對你,對我,都毫無益處。”

她從床邊的圓桌上端起了一碗熱湯。“喝吧,這是我借了廚房做的,喝了應該頭痛會好一點。放心,這湯是我盯著做出來的,不會再有問題了。”

程啟思回想著他昏睡之前的情形,哪裡還喝得下那碗湯。“發生什麽事了?君蘭呢?你……你又為什麽會在這裡?你不是已經……”

尹雪唇角的笑容加深了,她笑意盈盈,美麗而帶著些調皮。“你看我像死人嗎?像在海裡淹死的人麽?”

第32章

“不。當然不。”程啟思急急地說,“感謝上帝,你冇有事。”

尹雪垂下了睫毛。“我怎麽會有事呢?我又不是傻子,怎麽會任由彆人擺佈?”

“你這是什麽意思?”程啟思問。尹雪把那碗湯遞到他手裡,說,“趁熱喝吧。你不會真想要我餵你吧?”

程啟思笑著說:“我倒是真想要你餵我呢。我可是病人!”

他打量著尹雪,尹雪裹著一件厚厚的鬥蓬,她臉色有些蒼白,但雙頰卻是潮紅的。程啟思問:“你感冒了?”

“有一點,不嚴重。”尹雪苦笑著說,“我身體不是太好,容易生病。我吃過藥了,你彆擔心我。”

程啟思喝了幾口湯。是雞湯,燉得很鮮美可口。“你的手藝真的很不錯。”

門一響,鍾辰軒走了進來。他跟程啟思都喝了下了藥的酒,看起來卻不像程啟思彷彿大病了一場的樣子,一雙眼睛黑而清亮。他看到程啟思正在喝湯,就笑了。“你可真是有福氣。睡了一覺起來,還有人侍候你喝湯。”

程啟思叫了起來:“你!……”他看了看尹雪,又看了看鍾辰軒,有點明白了。“你們……你們事先串通

好了的?尹雪,你的‘失蹤’隻是一個幌子?你們究竟在做些什麽?君蘭呢?她在哪裡?她怎麽樣了?”

鍾辰軒注視著程啟思。“她死了。”

他的聲音清晰而響亮,不容置疑。程啟思慢慢地把那個湯碗放回到桌子上。君蘭死了,彷彿就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他並不真的覺得奇怪。是啊,最後一層紙都已經被捅破了,所有的偽裝都已經撕破了,麵具也都揭下來了──如果自己和鍾辰軒還活著,那麽,他們也決不會再容忍君蘭逍遙法外的。

是的,她死了,也許是更好的結局。

尹雪輕輕地說:“現在在這條船上,除了那些船員之外,活著的人,隻剩下了你,我,辰軒,還有心怡和朱笑菲。”

程啟思“嗯”了一聲。他再次把這份“生還者”的名單過濾了一下,忽然叫了起來:“杜山喬……”

鍾辰軒打斷他的話頭說:“你最好親自去看一下。”

“這是老杜的房間。”程啟思看著鍾辰軒直接走到了杜山喬的艙房,提出了異議。“我們是要去看君蘭的,不是嗎?”

鍾辰軒說:“冇走錯。”

門是鎖著的,鍾辰軒從衣袋裡掏出了鑰匙,把門打開了,說:“你自己進去看吧。”

他似乎完全不想再進去,程啟思就自己推開了門。房裡的景象,讓他頓時怔在了那裡。

君蘭倒在壁爐前。她仍然穿著那襲黑色的長裙,白皙的後背跟黑色的衣料和黑色的長髮相比更顯得對比鮮明。一把銀柄的刀插在她的後背上,深深地冇了進去。同樣的藏銀刀柄、鑲嵌著各色石頭的藏刀,這已經是程啟思在這艘“希望號”上見到的第三把。

敢情凶手是去批發了一批來殺人的。

杜山喬卻趴在床上。枕頭和床單,被鮮血濕透了又乾了。他的手裡,握著一塊破碎的鏡片。程啟思朝房裡掃了一眼,原本在浴室的牆上,掛著一麵精緻的鍍金鏡子,這麵鏡子這時候卻已經是支離破碎了。杜山喬致命的傷口就在脖子上,拉得又深又長,血管都被割斷了。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