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27章

26

-

程啟思隻覺得心裡發寒。“你們打算做什麽樣的試驗?”

“把一個人放在這樣的環境裡,我們替他創造這樣的機會。”鍾辰軒平淡地說,“就像顏茜──‘仲夏夜之夢’化裝舞會裡的那個凶手──有人替她創造了一個良好的可能誘發她殺人動機的環境。顏茜被成功地引導犯罪了,但某種程度上,還是有催眠的成分。可是,像我剛纔所舉的例子,如果君蘭最後決定殺人以保護自身的安全,那完全是出於她自身的意願,是她自己的選擇──或者說決定。我們不必要有任何的催眠或者心理誘導,這完全是屬於被試驗者自己的意誌。我們想要看到的,說得哲理一點,就是人性究竟是本善還是本惡。尤其是,在你已經嘗試過一次‘惡’之後,你是否還能迴歸到‘善’的道路上?當然,我們有很多專業的東西供比較、供研究,有一係列的東西需要記錄。但本質,就是一個善與惡的競爭的問題,這麽對外行說,也許會比較清楚一點。”

程啟思一時間冇有開口。他在咀嚼著鍾辰軒剛纔這番話。“那麽你們實施了麽?”

“冇有。”鍾辰軒說,“這也是那個罪犯的劇本之一。他把地點設置在了一個與世隔絕的島上,安排了一些有前科的人來到那裡。然後,他為他們創造環境,為的就是看他們在這種高壓的狀況下,會不會殺死彆人來求得自身的安全。”

程啟思追問:“那麽結果呢?”

“這個劇本還冇寫完,他就已經被處刑了。”鍾辰軒聳了聳肩,“很可惜,他是個天才。我也希望多跟他探討一段時間。”

程啟思再次陷入了沈思中。他緩緩地說:“你用君蘭來舉例。你是不是在懷疑君蘭什麽……”

“我們最好直接去問她。”鍾辰軒說。“這件事,應該有個了結。”

君蘭果然冇有睡。她仍然穿著黑色的長裙,艙房裡有暖氣,她隻裹了一件紅色披肩。看到程啟思和鍾辰軒夜半來訪,她並冇有驚奇,隻是側身把他們讓了進來。

她打開了一瓶酒,依次把酒斟在三個杯子裡。程啟思端起了一杯,喝了一口。鍾辰軒素來對酒興趣不大,也隻是淺淺地啜了幾口。

君蘭握著高腳杯,坐在壁爐旁邊。壁爐後麵的牆上嵌著一盞小小的燈,光照在她臉上,讓她的整張臉都在燈光下暴露無遺。通常來說,女人喜歡背著光坐,以免過於強烈的燈光暴露她們的年齡。但君蘭這時候,似乎並冇有什麽想隱瞞的。

她晃動著杯子。透明的高腳杯,盛著半杯血紅的酒液,映得她的手指像玉一樣白。

“有什麽發現嗎?”君蘭開口問道。

程啟思望瞭望鍾辰軒。鍾辰軒說:“我是想來談談龍宇的事。”

“你們想談的是肖然和鬱容的事吧?”君蘭把高腳杯放回到了圓桌上。“啟思不是已經跟我說過了?對,是我殺了他們的。他們都該死。我感激歐陽若兮,也感激你們,是你們幫我隱瞞了這麽久。是的,我真的很感謝你們。每次走到琪兒和若兮的墓地,我都會這麽想。”

她承認得非常坦然。鍾辰軒注視著她。“你為什麽要知法犯法?”

“除此之外,我還有彆的方法可以懲罰他們麽?”君蘭反問,“在一切都無效的時候,用槍解決問題是最實際的。我手裡有槍,我為什麽不用?”

程啟思冷冷地說:“槍是讓你主持正義的,不是讓你報私仇的。”

君蘭格格一笑。“是的,我知道。可是,我已經做了。”她的眼睛裡,忽然露出了一種冷酷而怨毒的表情,“你冇有被人欺騙過,所以,你不知道那種被人揹叛、被人利用的感覺。我真是恨不得撲上去把他們給掐死……”

鍾辰軒以一種很古怪的眼神打量著她。“這樣你就會快樂了麽?你殺了肖然和鬱容,你就覺得快樂了麽?滿足了麽?”

“那我不知道。我想,我不快樂。”君蘭玩弄著手裡的高腳杯,若有所思地說,“我隻知道有些黑暗的東西一點一點地在吞噬著我的心,我的理智,我的感情。就像是個癌細胞,原本隻占了很小的一部分,後來卻因為身體失去了彆的抵抗力,而慢慢地把身體裡麵的其餘部分都給蠶食掉……到最後,人就冇有理智了,隻剩下憤怒和絕望。”

“那這次呢?”鍾辰軒問,“這一次殺了人後,你快樂麽?”

君蘭笑了。她微笑的時候,如同一朵淡綠色的蘭花在一瓣瓣展開,瀰漫在夜色裡的香氣,清淡,卻沁人心脾。

“不,我更不快樂。”

程啟思和鍾辰軒都冇有答話,等著她解釋。君蘭柔聲地說:“其實,我早就懷疑了,懷疑你們知道了。記得麽?以前,我剛來跟你們一起的時候,都是我負責煮你們倆的咖啡的。啟思很喜歡我煮的咖啡,他說喝起來很香,我聽著也很高興。”

第31章

程啟思聽她這麽說著,心底那股柔軟的東西,又再次被觸動起來。是的,最初,君蘭的笑容是靦腆的,做事也是小心翼翼的,連走路都是輕輕的。是從什麽時候開始?君蘭就變了。她變得像誰了?……有一點像尹雪?對,是的,

有那麽一點。

殺了人之後的女人,是不是都會變?

“後來,我發現,啟思麵對我送去的咖啡,總會有一瞬間的遲疑。”君蘭輕輕地說,“辰軒麽,他還好,他更善於掩飾,即使心裡有些什麽,也不會表現出來的。但啟思的表現,我是看在眼裡的。我看得到他端起咖啡杯時的猶豫,眼裡的那一絲絲戒備……刺得我的心很疼,很疼。那時候,正好是歐陽若兮的事發之後。我就猜想,你們知道了,一定知道了。但是你們冇有揭穿我。”

程啟思說:“你認為我們應該揭穿你?我們的好意,你卻認為是惡意?”

他的語氣相當生硬。君蘭卻搖了搖頭,聲音更輕柔地說:“我感激你們,但是我也害怕你們。我總是有把柄捏在你們手裡的,雖然你們兩個都不至於用這個把柄來威脅我。可我還是害怕呀,啟思,辰軒。我常常睡不著覺,半夜裡被噩夢驚醒。我每次給一個犯人戴上手銬的時候或者是送上警車的時候,我總是不由自主地會聯想到,有一天,我可能也會跟他們一樣……我不會有任何幻想,我殺他們的罪,至少是個無期。就算能減刑,我大半輩子也會在監獄裡度過了。”

她摸了一下自己的臉。她的臉美麗,光潔,像蘭花的花瓣。“對於監獄,難道我還會有任何幻想麽?我不想把自己的青春全部葬送在裡麵。如果要那樣的話,我寧願選擇跟歐陽若兮一樣的結局。”

她頓了頓,又輕聲地重複了一遍:“如果真有那樣一天的話。”

“你為什麽要來到希望號?”程啟思問道。

君蘭站起了身。她柔軟的黑色裙裾拖在地毯上,烏黑髮亮的,像她的頭髮。她背對著他們,站在壁爐前,露出的一片脊背白皙得眩目。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