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26章

26

-

第29章

“還有就是那個麵具。”程啟思說,“尹雪說叫‘大鬼’的那個麵具。”說到尹雪的名字的時候,程啟思渾身不由自主地一陣痙攣,抽得他整顆心都在發痛,痛得快要無法呼吸。

鍾辰軒隻裝作冇有看見。“我們進入到安昕房間的時候,門隻是關著,卻冇有鎖。誰都有可能進去,把那個麵具放下來的。而且,還有另外一個疑點,雖然這個疑點相比起來不那麽顯眼。那就是安昕的麵具。他似乎……他似乎在生命的最後,發現了什麽事,所以他笑得那麽神秘和滿足。死亡就在眼前,他還有什麽好滿足的呢?”

“那你的結論是什麽?”

鍾辰軒眨了一下眼睛。“也許,我隻是說一種可能性。也許,安昕並不是朱笑菲誤殺的,而是一個躲在安昕身後的人。螳螂捕蟬,黃雀在後。那個人,一直在偷看著安昕的一舉一動。當安昕竭儘全力要勒斃朱笑菲的時候,他一定會對身邊的一切無法警覺。於是,那人就下了手。可能朱笑菲的那一刀落空了,那個人從她手裡接過了刀,插了進去;也可能是那人原本就準備了很多把同樣的刀!殺死文桓的,不也是同樣的刀麽?”

程啟思提出了一個問題。“如果那時候,朱笑菲正好回過頭了呢?”

“不太可能。”鍾辰軒說,“一個人被勒到瀕死的時候,就算放開他,也有一段恢複的過程。這個過程至少要一兩分鍾,朱笑菲這種女孩子可能更長些。當然,我相信,他也會有相應的保護措施。”

“麵具?!”程啟思失聲。鍾辰軒點了點頭。“我相信,他的臉上,一定戴著一個麵具。就算萬一,隻是萬一,朱笑菲在那個時候回過頭看到了凶手,她看到的,也隻是一個麵具罷了。”

程啟思沈默著。忽然,他說:“我應該去看看心怡。尹雪會希望我好好照顧袁心怡的。她一直都在照顧心怡,不是麽?”

鍾辰軒黯然地點了點頭。

袁心怡的艙房就在他們的對麵。程啟思過去敲了敲門,過了好一會,袁心怡的聲音才睡意朦朧地傳了出來:“誰呀?”

“是我。”程啟思說,“你還好吧?”

“……不太好。我頭很疼,想睡一下。”

程啟思用力推了一下門,門推不開,看來已經是從裡麵反鎖了。“你鎖好了門嗎?”

“我還把屋角的櫃子移過來抵住門了呢。”袁心怡回答。聽到她這麽說,程啟思總算是放心了,又大聲地說,“如果有什麽事情發生,就大聲地叫,我就在你對麵的艙房。知道嗎?心怡。不要睡得太沈了,警覺一點!”

“……我知道了,你們也早點睡吧。”

這句話說完,袁心怡就冇了響動。程啟思苦笑著對鍾辰軒說:“她居然還睡得著。看看你跟我兩個,頭再怎麽疼,也不敢去睡。”

鍾辰軒似乎冇有聽到他的話。過了一會,鍾辰軒說:“你是不是跟君蘭說了你知道她的事?”

程啟思一呆。他不想承認。鍾辰軒眼睛裡露出了惱意。“我警告過你,不要說的。我們不說,她就永遠隻是懷疑。可是,一旦說出來了,她就會認為我們也是知情者。狗急跳牆而殺人滅口的事,你還見得少麽?”

程啟思訥訥地說:“她不見得會如此做麽?我們畢竟一直在幫她呀。”

鍾辰軒冷笑了一聲。“你忘了孟采樺麽?你忘了她把她的親生母親從樓上推下去了麽?”

程啟思語塞。“那……現在怎麽辦?”

鍾辰軒沈思地說:“我想找君蘭談談。”

“現在?”

鍾辰軒看了一下表,快十一點了。“現在有什麽不好?你難道以為君蘭睡得著麽?”

君蘭住在左舷。他們繞過去的時候,鍾辰軒忽然說了一句:“你還記得第十二夜麽?”

程啟思停住了腳步。無數的回憶刹那間湧上心頭。“我記得。可是,你的第十二夜是指什麽?莎士比亞那部喜劇?林明泉那樁由你一手導演的連環謀殺案?還是我們第一天相遇的時候,那一天的零時就是第十二夜的開始?”

“都不是。”鍾辰軒靜靜地說,“也許你還記得,我曾經跟你提過我們研究所的所長。”

程啟思頓時精神一振。“當然記得。這個人實在是太神秘了。在林明泉的連環案裡,至少有兩個案件,就是跟他直接相關的。我記得很清楚,那個女人叫卓嫣,她被人割下了鼻子。她的鼻子很美……你說叫什麽來著?普西克?對,愛神所愛著的女人的最美麗的鼻子。她有一麵鏡子,這麵鏡子,就是這個趙所長送給她的。可以說,這麵鏡子間接導致了卓嫣的死。還有蘇雅……她去留學期間,遇上了一個男人,這個男人(就是那個趙所長!)使她決定背叛未婚夫。朱錦因此殺死了她!最後,這個神秘的趙所長給你寫了一封信,把這些都告訴了你……”

他說到這裡,才注意到鍾辰軒的臉色已經很不好看了,總算了住了口。鍾辰軒冷冷地說:“這些我都知道,你用不著再重複一遍,還說得這麽大聲。隔牆有耳,不懂麽?”

程啟思也意識到自己的聲音太大了一些。那些事,仍然是屬於絕密的。鍾辰軒瞪了他一眼,說:“我說的第十二夜,不是那個意思。你還記得麽?我告訴過你,林明泉那樁案子是有藍本可依的,原本是一個高智商的犯人,在死刑之前,所策劃的一樁連環案。或者說,是一個劇本。”

“……我記得。”程啟思說,“我也是這個劇本中的角色之一。”

鍾辰軒淡淡地說:“我現在要說的,不是這個。第十二夜,並不僅僅隻有林明泉那個案子的劇本。事實上……還有很多。你知道,人的想象力是無極限的,尤其是那些具有極高的智商和極豐富的知識的犯人。而且,他們也冇有普通人的道德心和良心,冇有什麽可以約束他們的。”

程啟思瞪著他。“不止一個案件?還有什麽案件?”他轉念一想,叫了起來,“你說的不會是……現在發生在這遊輪上的……”

第30章

“不,我當然不是這個意思。”鍾辰軒打斷了他,“如果是的話,我早就跟你說了,怎麽會隱瞞?我們每個人的生命,都受著不可知的危險的威脅,我不會拿大家的性命開玩笑。”

程啟思困惑不解地皺著眉。“那……你的意思是?”

“我們曾經有過一項試驗計劃。”鍾辰軒慢慢地說,“這個試驗計劃,也是第十二夜的一部分。我們想知道,人的抗壓能力究竟有多強?一個人自我保護的能力,究竟會讓他做到什麽地步?”

“什麽意思?”

“讓我們用君蘭來打比方吧。”鍾辰軒說,“她曾經殺過人,是不是?但她成功地隱瞞了這件事,繼續過著她自己的生活。可是,有一天,她的罪行很可能會被公諸於世。她將會受到法律的懲罰。要告發她的人,是她一個非常非常親近的人,她非常喜愛的人。這個人的正義感很強,他絕不會容忍的。在這種情況下,君蘭應該怎麽辦?她會殺死這個人來保護她的安全呢,還是任由他告發自己?”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