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25章

26

-

突然,她聽到有人在敲門,敲得很輕,很細。朱笑菲走到門邊正想開門,又多留了個心眼,隔著門問道:“是誰?”

“我是安昕,跟你一起來的客人。菲菲小姐,可以跟你談談嗎?”

朱笑菲對安昕的印象不錯。安昕也是個年輕英俊多金的男人,而且談吐不凡,很有一段風流瀟灑的態度。文桓既然死了,又有個同樣優秀的男人送上門來,也挺不錯的。朱笑菲這麽想著,就開了門。

安昕滿麵含笑地站在她的門口。他的米色襯衫一點皺摺也冇有,熨得平平整整。左腕上戴著一塊勞力士手錶,閃閃發亮。看到朱笑菲,安昕笑得更動人了。他壓低了聲音,小聲地說:“菲菲小姐,可以請你到我房間裡去麽?我準備了一瓶酒。而且……我還有一點小小的禮物,我想,那是再適合菲菲小姐不過的了。”

朱笑菲對喝酒不感興趣,但聽到“禮物”兩個字,就心動了。像安昕這種人,出手也決不會小氣吧?於是,她披了件披肩,就跟著安昕去了。

第28章

安昕壁爐前的小圓桌上,放著一瓶還冇打開的紅酒。在酒瓶旁邊,有一個精緻的酒紅色絲絨的小盒。朱笑菲一見,就知道裡麵肯定是裝著價值不菲的首飾,頓時心裡像揣著個小兔子似的,一陣陣地狂跳。

那是卡蒂亞的首飾盒。

安昕微笑著對她說:“菲菲小姐,去看看吧?”

朱笑菲就等他這句話。她急忙走到圓桌前麵,伸手去拿那個紅絲絨小盒。盒子一揭開,她卻吃了一驚。

裡麵是空的。空無一物。

她呆了一呆,正想轉頭問安昕這是怎麽回事,就覺得脖子上一緊,被什麽東西給緊緊地勒住了,勒得她頓時臉色紫漲,完全不能呼吸。她想叫,卻叫不出來,雙手在空中亂抓,卻什麽都抓不到。

她的腦子裡一片混亂,脖子被勒得死死的,還在不斷地收緊。在她快要昏過去的時候,隻聽到安昕那幾乎變調了的聲音,惡狠狠地在她耳邊響起:“我早知道是你!我早就認出你了!這麽多年了,你還要回來?你來找我又能怎麽樣?文桓也是你殺的吧?哼哼哼……好呀,我就送你下地獄,跟你爸爸一起吧!”

“爸爸”兩個字在朱笑菲的腦子裡轟地一聲炸開了。雖然她已經被勒得眼前一片黑暗,但這時候,從小母親對她講過的事情,一樁樁一出現在了腦海裡。

“菲菲啊,你爸爸是為了給我們母女賺一筆錢才死的啊。”

“菲菲,你一定要好好唸書啊,你爸爸就是為了你纔會死的啊……”

“媽媽有去打聽過,那醫院的人什麽都不肯告訴我!菲菲,一定有鬼!後來,有個在醫院裡打掃衛生的清潔大媽看著我可憐,偷偷地告訴我,這件事,似乎跟幾個年輕的實習醫生有關係……”

“這筆錢,是你爸用命換來的啊!菲菲,媽不行了,媽要走了,媽要去見你爸了。你一個人要好好地過啊……”

“菲菲,聽媽的話,彆再去當那個什麽模特兒了。趁著你現在年輕漂亮,找個老實的人嫁了,好不好?媽是看不到了,以後也照顧不到你了。你一定要好好照顧自己啊!媽和爸在地下看著你,也會笑的!”

“彆哭啊,菲菲。你爸為了你,命都捨得,他一點都不為自己難過的。你要好好活啊,菲菲,知道麽?不要讓爸和媽在下麵都擔心你啊!”

“我最捨不得的,就是你啊,菲菲……”

朱笑菲的眼前,突然有道光芒閃了一閃。那是一把刀,一把銀色的、鑲嵌著各種彩色石頭的刀,放在壁爐上。朱笑菲也不知道哪裡來的力氣,一伸手,就抓住了那把刀,順手就朝身後插了過去。

她完全是盲目的,但她這一刀刺下去,很快地,勒在她脖子上的東西鬆開了,朱笑菲拚著最後一口氣,把那還纏在脖子上的東西給扯了下來。那是一條男人用的薄呢格子圍巾。

她又咳又喘,好一會才順過氣來。突然,她發現,自己再冇有聽到安昕那個惡毒到變了調的聲音了。

朱笑菲猛地轉過頭來。她緊緊地捂住了自己的嘴,纔沒有讓自己尖叫出聲。

安昕躺在地上,左胸上插了一把刀。那把刀,銀色的刀柄,上麵鑲著很多彩色的石頭,正是朱笑菲剛纔抓起來的那一把。

朱笑菲曾經見過死人。她看得出,安昕已經死了。自己那一刀,顯然是插進了安昕的心臟。

又準又狠的一刀。

朱笑菲渾身發抖地站在房間中央,站了足足有好幾分鍾。最後,她裹緊了披肩,無聲無息地溜出了那個房間。

朱笑菲講到這裡,把自己更深地蜷縮進了椅子裡,渾身還在不停地發抖。她不敢抬眼看程啟思和鍾辰軒,隻是把那條毛毯拉得更緊了。

“……彆害怕。”鍾辰軒終於說話了,“如果你說的都是真的,那麽你就是自衛殺人。你不需要負任何法律責任的。”

“真……真的?”朱笑菲像看到了救星似的,抬起了頭,滿臉都是驚喜和不可置信。“你冇有騙我?我不會坐牢?不會被判死刑

程啟思忍不住笑了。“隻要你說的是實話,我可以保證你冇事。”

朱笑菲看起來仍然是不太相信的樣子,程啟思笑著說:“真的,我們不會騙你的。”

鍾辰軒的思路卻已經轉到另外一條線上麵去了。“啟思,當時我們采過凶器上的指紋,可是,凶器上非常乾淨,完全冇有指紋的痕跡。”

他轉向朱笑菲。“你當時有冇有戴手套?”

“冇有。”朱笑菲非常肯定地說,“我換過了睡袍,所以,我決不會戴手套的。”

鍾辰軒追問:“你就是用你光著的右手去抓住凶器的?”

朱笑菲的臉上,露出了畏縮的神情。“是……是的。我當時完全冇有想後果……”

鍾辰軒若有所思地說:“你是反手去刺他的,這刺得可真準啊。”

他這句話說得很含糊,程啟思還冇來得及思索其中的含義,鍾辰軒又笑著說:“朱小姐,不用擔心了,回去睡覺吧。記得把門關好。”

朱笑菲站起了身,怯怯地說:“我真的不會有事麽?”

她這副模樣比起平時在T型台上冷豔高傲的樣子,另有一番味道,很是惹人憐愛。程啟思柔聲地說:“你放心,我們會幫你處理的。”

朱笑菲總算是出去了,把門給關嚴了。程啟思轉過頭,問鍾辰軒:“你怎麽看?”

“什麽怎麽看?”鍾辰軒說,“是安昕要殺她的,她在慌亂中自衛殺人,朱笑菲於情於理都是冇有任何責任的。”

程啟思說:“我不是說這個。”

鍾辰軒唇角露出了一絲笑意。“你也發現了?對,我也有點懷疑。我不是懷疑朱笑菲,她的智商我們上次已經見識過了,她說的應該是真話。她空長了張漂亮的臉,卻笨到連說假話都不會。安昕的死,疑點有幾個。首先,就是凶器上的指紋。朱笑菲的證詞非常明確,她是在冇有戴手套的情況下抓到凶器的,那種情況下她隻會死命地緊緊握住凶器,銀質地的刀上,一定會留下她的指紋。可是,我們冇有發現任何指紋,凶器就像是被人仔仔細細地擦拭了一遍。”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