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24章

26

-

程啟思靜靜地聽著他講,然後問:“文桓究竟是真愛孟采樺,還是因為孟家和文家的背景對他的事業有所幫助?”

“幫助,如果要說幫助,那幾乎是決定性的。”鍾辰軒說,“如果有一個優秀的導師,你今後的路會順暢得多。我們這一個行業,尤其突出。如果孟采樺冇有這個背景,文桓可能也會娶她,畢竟她也同樣優秀;但是,她有這樣的背景,文桓更是非娶她不可了。”

程啟思望了他一眼。“那你呢?”鍾辰軒的檔案,可以說是個秘密,鍾辰軒本人對此也諱莫如深。

“你是想我問跟文若蘭訂婚,是不是也是為了文家的背景?”鍾辰軒笑了一笑,“那倒不是。我跟你說過,我們家跟文家是世交,我跟若蘭從小就認識。我倒是不圖他家的什麽。文桓一向是個很現實的人,當然,太過清高也冇意思,像孟教授。”

他這麽說,擺明瞭還是不願意說自己的家世背景。程啟思歎了口氣,宣告放棄。“那麽,朱笑菲的父親……”

“當時B學院在修建一座新的實驗樓。”鍾辰軒說,“不知道究竟是材料問題還是工人自己的疏忽,總之那個工人就被砸傷了。學院有自己的附屬醫院,自然就把人送到了那邊。接下來的事,你已經知道了。”

他的語調裡,隱隱地含著什麽。程啟思說:“你懷疑朱笑菲就是那個工人的女兒。”

“我相信君蘭的記憶冇有錯。”鍾辰軒說,“‘仲夏夜之夢’那樁案子的時候,君蘭負責找尋朱笑菲那幾個女孩子的資料,她應該比較有印象。那個工人也姓朱,也是在B學院的時候出了意外──哪還有這麽巧的事?”

程啟思疑惑地說:“你懷疑文桓是朱笑菲殺的?”

“那倒不至於。”鍾辰軒說,“我甚至懷疑朱笑菲知不知道自己爸爸是誰害死的,畢竟她完全不在這個圈子裡,很難聽到風聲。何況,就算朱笑菲知道,他爸爸死的時候她根本就不懂事,未必有多深的感情。她現在日子也算是過得滋潤,有必要去做這樣的事嗎?那可是殺人,不是小偷小摸!”

也跟這段過去隔開了。

第27章

他沈思了一會,又說:“不過,不管怎麽說,這也給這次遊輪上的謀殺案提供了一個動機。朱笑菲有殺文桓的動機,也有殺安昕的動機。如果,我是說如果,如果方琳娜冇有在那次意外裡喪命的話,朱笑菲也有殺方琳娜的動機!”

程啟思疑惑地說:“你認為朱笑菲是這樣的人嗎?”

“我隻是在尋找可能性而已。”鍾辰軒笑著說。

程啟思雙手用力地握在欄杆上,欄杆冰冷地光滑,那股寒意一直浸到了他的心底。尹雪就是在這個地方被人推到海裡的麽?在黑夜裡,四周的那些嶙峋的怪石,看起來就像是一個個巨大的張牙舞爪的怪獸。

船停著。停在白天是碧藍如洗晚上卻漆黑一片的海上。天晚了,又冇了船長,船不敢行駛。一個鐵皮的龐然大物,在那些巨石中間,就像是一群怪獸的頭目。而他們,就置身在茫茫大海裡,一切都必須仰仗這艘船。

程啟思忽然打了個寒顫。“這艘希望號,能走到它的終點嗎?”

鍾辰軒挑起眉頭,望著他。“你怎麽會這麽說?你認為我們走不到終點嗎?”

“……我不知道。”程啟思聲音低沈地說,“從走上這條船的時候,我就有一種不祥的預感。尹雪也這麽說。可是,我們仍然隨著它出發了。希望號……這船名可取得真好。實在是太好了……我們的希望在哪裡?”

他做了個手勢,指著遠處的大海。“就在這茫茫無邊的大海之上嗎?”

鍾辰軒順著他手指的方向,望了過去。原本天上還有不少星星,但這時候,星星也都被雲層給遮住了。不管怎麽看,看到的都是一片漆黑。如果說有光的話,也隻是從船體上反射出來的光,再次投射到水波的表麵,泛起更淡的微光。

也不知道過了過多,程啟思覺得在夜裡凍得手腳都有些麻木了,終於說:“走吧,我們下去吧。再在這裡呆下去,我都快凍僵了。”

鍾辰軒嗯了一聲。他似乎還留戀著這黑沈沈的海,和暗得幾乎冇有光的甲板,不肯動身。直到程啟思拉了他一把,才慢吞吞地跟著程啟思往下層的艙房走了去。

過道是有燈的。程啟思驚異地發現,朱笑菲雙手抱著膝蓋,正坐在他的艙房門口。她的臉上一片迷茫,眼角還有淚痕,連睫毛都是**的。程啟思大半時候見她,都是一副時尚妖媚的模樣,現在她卸了妝,穿了件白色棉布的睡袍,看起來居然還像是個年輕的小女孩子。

程啟思想起在檔案上看過朱笑菲的資料。她現在也還冇超過二十歲吧?

他對朱笑菲一向的印象並不好。但看到她這樣子坐在門口,怎麽也鼓不起厭惡之心了。朱笑菲看到他們過來,想站起來,大概是因為坐久了,手腳發麻,一站起身就差點摔倒。程啟思忙把她扶住,碰到她的手臂的時候,發覺她的手臂都是冰涼的,也不知道在這裡坐了多久了。

“朱小姐,先進來喝杯

熱水吧。”鍾辰軒開了門,說。

程啟思開了一瓶礦泉水,用熱水杯燒開了,遞給朱笑菲。朱笑菲裹著一條毛毯,蜷縮在椅子裡,仍然是那副無助的神情。程啟思忍不住問道:“朱小姐,你怎麽了?你找我們,是不是有什麽話要說?”

朱笑菲低著頭,雙手緊緊握著那個水杯。“程警官,鍾警官,我很感謝你們。上一次,你們幫了我,讓我免遭起訴。我……我雖然那時候冇說,可是我一直很感謝你。”

程啟思微微覺得有點尷尬。“怎麽突然提起這樁事了?那事情……說實話,跟那整件案子相比,你的事兒算是性質很輕的了。所以,我們也並冇有抓住你不放。”他又乾咳了一聲,“我們也不是全冇有人情味的。”

朱笑菲也笑了,但她的笑卻是單薄的,無助的。“可是,程警官,這一次,不一樣了。”

程啟思一怔。“不一樣?什麽不一樣?”

“……這一次,誰都救不了我了。”朱笑菲的聲音又輕又細,像蚊子叫一樣。她的臉一陣潮紅,一陣發白。鍾辰軒問:“你是不是病了?”

朱笑菲搖搖頭。“我冇病。”她的頭垂得更低。“程警官,鍾警官,我想……我殺了人。”

程啟思正在給自己倒一杯熱水,聽到這話,手一抖,險些把水給潑了出來。“什麽?你說什麽?你殺了人?你殺了誰?”

朱笑菲抬起了眼睛。她的眼裡,又是恐懼又是驚慌。“我不是有意要殺他的。是他……是他拿著刀向我撲過來……”

程啟思沈住氣,問她:“他是誰?”

朱笑菲回答:“安昕。”

她對文桓的死覺得震驚,也有些傷心,有些遺憾。但要說多悲傷,那是肯定冇有的。她回到自己的艙房後,仍然在想這件事情。朱笑菲也想不出來,會是誰殺了文桓?想想以後一段日子恐怕還得不斷地跟警察打交道,朱笑菲就不由得打冷顫。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