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22章

26

-

程啟思衝到了房門口,伸手去擰門把。他用力很猛,但一擰之下,門居然擰不開。程啟思在遲鈍地想了十秒鍾以後,纔想了起來:他在昏睡之前,把房門反鎖上了。

程啟思急忙去摸鑰匙。鑰匙仍然在他口袋裡,硬硬的。他把鑰匙插進了鎖孔裡,順時針轉了三圈,隻聽“嗒”地一聲,門開了。

這時已經是陽光普照,藍得像一塊偌大的寶藍色緞子的海麵,閃爍著金光。船周圍都是一些高高低低的石塊,這些石塊造型都是天然的奇形怪狀,像什麽的都有。這本來是非常美麗的景象,也是G島附近的海域特有的景觀。但程啟思這時候絲毫冇有心情去看風景,他衝到了船艙外,放開嗓門就叫了起來:“尹雪!尹雪!你在哪裡?”

船上的人都探頭探腦地出來張望,程啟思聲音裡的緊張和惶急,幾乎都要溢了出來。鍾辰軒也追著程啟思出來了,他朝四周掃了一眼,看到了朱笑菲和杜山喬,卻冇有看到安昕的影子,不由得皺了一皺眉。

程啟思逮住了那位代理船長。他年紀還輕,麵對船上不斷髮生的變故,應對無力。程啟思本來對他的要求也不高,隻希望他能帶領船員們,穩穩噹噹地把這艘希望號開到一個有人煙的地方就行了。但這時候,程啟思也顧不上那麽多了,揪著他的衣領就是一陣吼:“把你們有空的人全都叫來!給我找!哪怕把這船掀翻,也要把尹雪給我找出來!”

這一找,找了整整大半天,直到夜色降臨,連底艙都找遍了,也冇找著尹雪的半根頭髮。

程啟思最後脫力地坐在了上層的甲板上。鍾辰軒走到他身邊,正想說點什麽,忽然皺了皺眉,把身體努力地探到了欄杆之外,向外麵張望著什麽。

“啟思,你看那是什麽?”

程啟思聽見鍾辰軒的語氣,立刻生起了一股不祥的預感。他爬起身,也探頭往欄杆外望去。

在船舷上,掛著一小塊透明的彩色的紗。這種顏色的紗,程啟思曾經見過。昨天晚上,尹雪那件家居服上,就綴著這樣的花邊。

程啟思不顧一切地伸出手去,想把那塊紗拿到手。他的大半個身子都探了出去,鍾辰軒看得十分緊張,隻作好了隨時拉他一把的準備。

好在程啟思身手還算靈活,總算把那截彩紗取到了手。鍾辰軒說:“拿去問問心怡。”

程啟思卻一把攥緊了掌心。他感到自己的掌心在不斷地冒汗。“如果心怡說是呢?如果真是尹雪的衣服呢?那尹雪她……”他的下一句話在舌尖上打轉,卻實在是不敢說出口。那句話就是:“她會不會跟船長一樣落進了海裡?”

鍾辰軒低下了頭。看到他這樣的反應,程啟思的一顆心更是掉進了十八層地獄。“辰軒,你說,不會吧?不會像我所想的那樣吧?是我多慮了,是不是?”

鍾辰軒沈默了很久,才緩緩地說:“啟思,這艘船,我們確確實實已經搜遍了,一個大活人不可能藏著不被我們發現。可能……可能尹雪真的是掉進海裡了。”

程啟思指著那排高高的欄杆,歇斯底裡地叫道:“她發神經嗎?爬上這排欄杆,再從上麵跳下去?她有這麽白癡麽?”

“……不。”鍾辰軒輕輕地說,“啟思,你冷靜點。我又何嘗希望尹雪有事?但是,如今事實擺在我們麵前。昨天晚上那壺咖啡,有人做了手腳,在裡麵放了安眠藥。然後,他趁我們睡著的時候,進來了,把尹雪給帶走了。然後……”鍾辰軒深深地吸了一口氣,迫不得已地麵對著程啟思像要噴火的雙眼,慢慢地說,“他把尹雪從甲板上推了下去,或者是扔了下去。”

“不!!!”程啟思的聲音,撕扯著鍾辰軒的耳膜。“我不相信!我決不相信!”

鍾辰軒皺了一下眉。“你是要找到尹雪的屍體,你才肯承認這個事實麽?”

程啟思狂亂地在自己衣袋裡亂摸著,終於摸到了鑰匙,他勝利似地把鑰匙高高舉了起來。“昨天晚上,這把鑰匙一直在我身上,一刻都冇離開過我!誰能進來?冇有人能進來!進來了,難道還能把門從裡麵反鎖?絕不可能!”

“……這些都是次要的因素,是凶手用來麻痹我們的。”鍾辰軒沈沈地說,“所謂的密室殺人──這次是密室消失──難道不是凶手們慣用的花招麽?我們要做的,就是拆穿這種伎倆。”

程啟思瞪著他,瞪了很久。“尹雪真的死了?”

鍾辰軒沈默。過了一會,他才說:“現在我們要考慮的問題,恐怕不僅僅是尹雪。”

說完這句話,他就把程啟思扔在了甲板上,一個人走了下去。

第25章

鍾辰軒徑直地走到了安昕的艙房前。他敲門,叫安昕的名字,但都無濟於事。裡麵冇有人迴應。鍾辰軒遲疑了一陣,才伸手去推門。船艙的艙門都是很沈重的,都有吸附的能力,要推門需要花點力氣。

安昕就在房裡。

他坐在壁爐前的扶手靠椅裡,頭俯向一邊。鍾辰軒注意到,壁爐上的花瓶裡冇有花,大約是已經被安昕扔掉了。他的胸口上露出一小截鑲嵌著各色石頭的銀色的

刀柄──跟文桓死的時候的樣子,幾乎完全一樣。他的臉,正好對著門的方向,鍾辰軒沈默地站在那裡,注視著他的臉。

安昕在笑。就算是死了,他仍然在笑。他笑得很古怪,因為屍體已經僵硬了,所以他這個笑更顯得怪異。似乎帶點嘲弄,但又有點得意。他的嘴角扯開,拉成了一條詭異的弧線,那僵硬的嘴側的肌肉讓他的笑像是個木偶的麵具。

一個麵具落在他的腳下。

鍾辰軒機械地把那個麵具撿了起來。同樣是他已經熟悉的油亮的黃色,斑駁的色彩,猙獰的五官,抽象而不可解的含義。

“他死了?”

程啟思在他身後問。他還是跟著鍾辰軒過來了。鍾辰軒木然地點了點頭。“死了很久了,大概是昨天半夜的時候死的,屍體相當僵硬了。跟文桓的死因相似,一刀斃命。”

程啟思注視著安昕胸前露出來的刀柄,慢吞吞地說:“凶手是打算把我們全部殺死嗎?那他準備如何逃離這艘船呢?最後剩下來的那個人,一定就是最大的嫌疑犯了,這是任何一個警察都能夠想到的。”

鍾辰軒微微地顫抖了一下。“你覺得我們應該就這麽看著,什麽都不做,一直等到最後麽?”

“我倒想那個凶手現身呢。”程啟思冷笑,“隻可惜他也冇膽子來找我。君蘭都能一掌打掉他的凶器,我大概會擰斷他的一隻手!”

鍾辰軒沈默了一會,才說:“他昨天有殺你的機會。我們四個人都喝了摻有安眠藥的咖啡,那時候,我們都是在昏睡裡,冇有絲毫的抵抗力。他要殺你我,易如反掌。可他卻冇有這麽做,針對的隻是尹雪。他這麽做,有什麽含義?有什麽動機?”

程啟思說:“我至今都不明白他的動機所在。這條船就像是駛在一團迷霧裡,我們走了兩天了,這團霧卻變得越來越濃。是不是隻有等到人都快死光了的時候,我們才能夠走出這團迷霧?”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