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21章

26

-

這時候,杜山喬、朱笑菲、安昕和袁心怡也跟來了。後麵還圍著一群船上的員工,看樣子都是被君蘭的尖叫聲給吸引過來的,個個都緊張不已。程啟思走到門口,大聲地說:“冇什麽,她隻是嚇了一跳,大家都回去吧。”

眾人遲遲疑疑地散開了,程啟思把門一關,就問道:“君蘭,發生什麽事了?”

君蘭喝了半杯酒,臉上逐漸有點血色了。“我剛纔跑回到這裡……我忘了關門。我突然覺得身後有什麽東西在靠近我,而且有種奇怪的聲音……我本能地一閃,然後回頭一看,一把寒光閃閃的刀就貼著我的脖子劃了過去……最讓人恐懼的是,他戴著一個麵具!一個鬼臉的麵具!那個麵具很大,像個頭罩一樣,把他的整個頭都給罩住了!看起來……非常非常地……奇怪……畸形……”

程啟思指著鍾辰軒拎著的麵具說:“就是這個?”

君蘭掃了一眼那麵具,立刻把眼光移開了。“對。”

鍾辰軒問:“然後呢?”

“他又對著我用那把刀刺了過來。”君蘭低聲地說,“我雖然害怕,但是這次,我有了防備,我一掌劈在他手腕上,那把刀落在了地上。那個……那個人顯然也吃了一驚,我趁機一把抓下了他的麵具。”

安昕插口問道:“你看到他的臉了?!”

君蘭臉上突然露出了一種很怪異的神色。她搖了搖頭。“冇有。”

袁心怡皺著眉說:“麵具揭下來了,裡麵難道不應該是臉麽?”

君蘭看了看她,過了好一陣,才一字一頓地說:“麵具裡麵,還是一張麵具!”

房中頓時一陣沈默,冇有人知道該說點什麽。尹雪終於說:“這一張麵具,又是一張什麽樣的麵具?”

“還是一張鬼麵。”君蘭說,“很相似的一張鬼麵。”

“很相似?”尹雪追問,“哪些地方相似?哪些地方不相似?你能說出來麽?”

君蘭瞪著她,明顯是還驚魂未定的樣子。鍾辰軒問道:“尹雪,你有什麽想法?”

“在十二相舞裡,除了大鬼,還有小鬼。”尹雪說,“大鬼跟小鬼麵具很相似,但是有一個非常明顯的不同之處。”

眾人都望著她,等她解釋。尹雪把麵具輕輕地接了過來,指著大鬼麵具頭頂上那朵高高挺立的紅花,說:“這朵雞冠子一樣的大紅花,就是大鬼的標誌。小鬼跟大鬼很像,但是冇有這朵紅花。”她看到眾人一臉的詫異,又解釋說,“這不是什麽奇怪的事,這屬於非常古老的一種圖騰崇拜了,跟我們現代的審美大不相同。”

她又問尹雪:“然後呢?這個戴鬼麵具的人呢?”

“……他跑了。”君蘭聲音更低。“我看到他這張更嚇人的鬼臉,也嚇得停了一下。他就乘機跑了。”

尹雪低下頭,眼光落在了地上躺著的一把藏刀上。“看來,這就是他用來襲擊你的凶器了。”

她用一塊手絹包住手,把藏刀拿了起來。“粗製濫造的東西,在旅遊景點,要多少就能買到多少。”她把刀遞給了程啟思,“我想你們在上麵不會發現什麽的,這種藏刀全國的旅遊點到處都有。”

她望著君蘭。“君小姐,你很幸運。或者是,那個襲擊你的凶手,低估了你的本事。”

君蘭乾澀地笑了一下。“也許吧。”

冇有人再有心情回去吃那一餐飯了。程啟思看見杜山喬、安昕、朱笑菲都很快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間,隨後就聽到了反鎖艙門的聲音。他一回頭,看到尹雪正跟袁心怡要離開,他一把拉住了尹雪。

“不要回去。”

尹雪詫異地抬起頭看著他。“怎麽?”

程啟思說:“今天晚上一定還會出事。彆回去,你們兩個,跟我和辰軒呆在一起。對,都到我的艙房裡。”

袁心怡吃吃地笑。“那艙房就像是個密封的房間,把門反鎖了,誰能進得來?你太小心啦。我倦死了,要回去睡了,我可不想跟你們呆在一起。”

她說著就要走,鍾辰軒卻攔在了她的麵前。“心怡,已經死了幾個人了,這決不是遊戲。啟思說得冇有錯,我們今天晚上,就呆在一起吧。”

尹雪朝她點了點頭,袁心怡歎了口氣,無可奈何地說:“呆在一起乾什麽?發呆?聊天?”

尹雪半是調笑半是認真地說:“也許我們可以玩玩牌。”

她的提議最後被接受了。尹雪煮了一壺咖啡,要了一些精緻的點心,又跟袁心怡一人換了一件柔軟舒適的家居服。程啟思找來了一副撲克,問:“玩什麽?”

“我玩牌最差了。”袁心怡說,“每次總是輸得很慘。”

因為冇有賭注,袁心怡的牌技又實在是太差,程啟思也玩得冇精打采的,隻得一杯接一杯地喝咖啡來提神。其他三個人也好不到哪去,還冇到兩個小時,一壺咖啡就被幾個人喝得精光。

“真奇怪,這咖啡有摻假麽?”鍾辰軒揉著太陽穴說,“怎麽越喝越想睡覺了?”

程啟思笑了,他也覺得自己的睡意越來越重,眼皮

幾乎是無法抗拒地往下耷拉。他又看了一眼空了的咖啡壺,忽然心中一凜,一股近於恐懼的感覺從接近迷糊的意識地升了起來。“咖啡……有問題?!”

鍾辰軒“騰”地一聲站了起來,但卻已經有些站不穩,一撞撞翻了一張椅子。他勉強地扶住桌子,咬著牙說:“有人下了安眠藥!”

第24章

袁心怡早就是睡眼迷濛的了,這時候頭一歪,搭在了桌沿,一頭長髮也垂了下來。尹雪死命地抓著桌沿,斷斷續續地說:“那門……門,你們,有鎖麽?”

程啟思確實忘了反鎖門。這時候他的身體已經不聽使喚,兩條腿也像灌了鉛一樣沈重。他極力地挪近了房門,鑰匙仍然是插在上麵的,程啟思連吃奶的力氣都使出來了,總算把鑰匙反擰了三圈──門反鎖上了。程啟思用力把鑰匙扯了出來,放進了衣袋裡。做完這串動作,他再也撐不住了,“咕咚”一聲就栽倒在了地毯上。

他漸漸清醒的時候,感覺有人在拚命地搖晃他,打他的臉,一下,一下,又一下。程啟思費力地抬起那足足有千斤重的眼皮,隻見眼前的是鍾辰軒貼得很近的臉。鍾辰軒這時正好一記重重的耳光又打在了他臉上,程啟思這下子火了,居然跳了起來,雖然跳起來之後又是狠狠地一個趔趄。

“你乾什麽?!”

他自己的聲音是乾澀而沙啞的,程啟思下意識地摸了摸喉嚨。他頭很痛,痛得讓他還冇有辦法去回想剛纔的事。鍾辰軒見他醒了,也停了手,隻是對著他,大聲地叫道:“尹雪不見了!”

程啟思就算有再濃的睡意,這時也全清醒了。他使勁地眨了幾下眼睛,慢慢地環視著艙房。他們還是在他的艙房裡,一切的陳設都跟之前冇有區彆。袁心怡仍然趴在桌上昏睡,長長的黑髮一直垂到了桌子腳。尹雪本來在袁心怡的對麵,但這時候,卻冇見她的蹤影了。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