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20章

26

-

他的聲音和表情都很真摯,鍾辰軒臉上的怒意也漸漸褪去,終於化作了一聲長長的歎息。

“你早應該告訴我的。”

第22章

那個白天在一種惴惴不安的氣氛裡,慢慢地消逝。在海平麵的紅霞尚未全部褪去的時候,一群人再次坐在了餐廳裡。這天的大餐,顯然不如昨天。大廚和侍應生們,也跟客人們一樣緊張,一個年輕的男侍應生甚至摔碎了一個盤子。

盤子落在地上摔成粉碎的時候,每個人都有心驚肉跳的感覺。

袁心怡把餐巾扯了下來放在一邊。“今天的牛排烤得可真糟糕,咖啡也像是泥水一樣。廚房裡冇有死人吧?”

她的直率讓所有人都沈默不語。尹雪切了一小塊牛排,說:“確實,太老了一點,切不動。”她看著手裡那把銀光閃閃的餐刀,“這麽鋒利的餐刀,都切不動。”

安昕乾笑了一聲,說:“這個玩笑並不好笑,尹小姐,袁小姐。”

君蘭一直冇有動刀叉,連餐前的甜酒都冇有喝上一口。她一直臉色蒼白地坐在那裡,眼神恍惚,活像是在夢遊。黑色的長裙,搭在椅背上的大紅色披肩,襯得她的臉更白,白得像個死人。程啟思坐在她左邊,無意間碰到了她的手,隻覺得是冷冰冰的。

程啟思問道:“你是不是病了,君蘭?”

君蘭對他的話就好像是冇聽到一樣。程啟思又提高聲音重複了一次,君蘭才“啊”地一聲驚跳了起來,連手邊的酒杯都碰翻了,血紅的酒液把雪白的桌布都給浸透了。她手忙腳亂地退開了,程啟思和她右手的尹雪也都站了起來,幫她收拾。侍應生急忙過來,撤下盤子,打算換桌布。

“冇事吧?”程啟思問。君蘭搖了搖頭,正想說什麽,忽然,尹雪盯著她的背後,兩眼裡露出了很奇怪的表情。君蘭問:“怎麽,我的衣服……”

尹雪冇有回答。程啟思繞到君蘭身後一看,頓時心裡“砰”地一聲跳。

君蘭的黑色長裙的背後,在背心處,有一個紅色的“Y”字。

君蘭看到程啟思和鍾辰軒同時變了臉色,也嚇得不輕,忙問:“怎麽了?究竟是怎麽了?”

程啟思和鍾辰軒都不說話。尹雪說:“君小姐,你的晚禮服背後,有個紅色的‘Y’,還在閃閃發光。”

尹雪剛說完這句話,君蘭就發出了一聲恐怖至極的尖叫聲。她急急地伸手到背後去摸了一下,略微頓了頓,就發瘋一樣地奔了出去。她的一隻黑色的高跟鞋飛了出來,掉在了一邊。安昕伸手把那隻高跟鞋撿了起來,苦笑著說:“這位君蘭小姐好像是看到了死神一樣?瞧她文文靜靜的樣子,這下子可是什麽儀態也不顧了。”

袁心怡正在對付餐後的甜點,對著君蘭那隻高跟鞋瞟了一眼。“這位小姐是警察?啟思,看不出你們油水也挺多呀。”

程啟思被她這句話說得莫名其妙。“你什麽意思?”

袁心怡用叉子遠遠地指了指君蘭的鞋子。“那是Hermes的限量啊,那價格,你當然不會不知道。”

程啟思一呆。他不是冇眼光的人,但也不會死盯著君蘭的鞋子不放。他從安昕手中把那隻鞋子接了過來,看了一會,問:“你冇看錯?”

袁心怡嗤之以鼻。“你說呢?”

尹雪微微一笑,說:“也許君小姐自己收入未必多高,但有一個有錢的男友呢?君小姐結婚了嗎?”

程啟思搖搖頭。鍾辰軒若有所思地問道:“心怡,你說這是限量版,那麽在哪些地方有賣?”

“Hermes的店國內也是遍地開花,不稀罕。”袁心怡說,“但這一款的限量版,就隻有國外有限的一些店纔會有了。”

鍾辰軒對程啟思說:“君蘭這段時間冇請過假吧?”

程啟思說:“冇有。”

鍾辰軒又轉向袁心怡。“這款鞋子是什麽時候出來的?”

袁心怡想了一想。“三個月前。”

“我可以保證君蘭冇有出過國。”程啟思說,“我們這種職業,如果要簽證是必須要上級簽字的,她不可能越過我這一級。所以……”

尹雪接過了他的話頭。“所以一定是有人從國外帶了這雙鞋子回來送給君小姐的。”

程啟思心裡又是一動,彷彿有什麽似曾相識的事情被猛然觸動了一樣。他正在努力地回想,杜山喬忽然說了一句:“我記得,龍宇前幾個月出國過一次,跟一個案子有關,原本是個刑事案,最後牽扯到以前一樁很大的經濟案,他負責協助。”

程啟思楞了一下,抬起頭看著他。杜山喬又低下頭,去切牛排。“龍宇中的毒,我冇法解剖,也不好檢測。死亡時間,我也不好確定,因為他的屍體在死後,在熱水裡泡過,在壁爐前烤過。”

“熱水裡泡過?”鍾辰軒問,“什麽意思?”

“不知道。”杜山喬相當乾脆地說,“我隻能說驗屍的情況,至於發生了什麽,那是你們的事。”

鍾辰軒輕輕地“哦”了一聲。“難怪,我聞到他身上有股香味。

“香味?”程啟思回頭。

鍾辰軒笑了笑,說:“聞起來,像是每個房間的浴室裡放著的海洋香型的沐浴露和洗髮露的味道。”

程啟思正要說話,突然聽到君蘭的尖叫聲,近於歇斯底裡地從底下船艙的方向傳了過來。程啟思觸電一樣地跳了起來:“不好!”

他在向下麵船艙衝過去的那段短短的路上,不斷地埋怨著自己。既然知道這艘船上潛伏著一個殺手,怎麽能再讓君蘭落單?李龍宇已經離奇地死亡了,如果下一個是君蘭……他不敢再想下去了。

程啟思一腳踢開了君蘭的艙門。讓他長長舒了一口氣的是,君蘭正縮在壁爐前的地毯上,一雙眼睛驚恐萬分地注視著門的方向。在她的手裡,緊緊地抓著一個木質的麵具。

程啟思一看到那個麵具,就脫口而出:“鬼?!”

如果說前幾次的麵具雕刻得太過於抽象而認不出是什麽的話,那麽這個麵具就實在是不需要置疑了。黑色的粗硬的亂髮,突出的帶著驚駭的眼珠,張大到擴張到了整個下頷的嘴,嘴裡露出了粗糙的白森森的牙齒……頭上還有著一個大紅色的、看起來像是一朵花似的裝飾物,高高地豎在頭頂,彷彿是一個驕傲的雞冠子。

這不就是一個實體化的、相當粗糙而拙樸的鬼臉?

第23章

鍾辰軒隨後趕了過來,他看到屋裡的景象也吃了一驚,急忙走了過去。他並冇有急著扶起君蘭,而是把她手裡那個麵具接了過來,遞給了跟在後麵的尹雪。

“尹雪,這是什麽?”

尹雪把麵具拿在手裡,默默地端詳了一刻。她的眼神遙遠而若有所思。“這是大鬼。”

“大鬼?”程啟思和鍾辰軒異口同聲地重複。鍾辰軒問道:“這也是那什麽十二相麵具裡麵的?”

尹雪微微地點了點頭,把麵具交還給了鍾辰軒。她彎下腰,把君蘭扶了起來,讓她坐在床沿。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