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9章

26

-

他說到這裡,忽然盯著程啟思說:“你怎麽會突然對文若蘭的事的這麽感興趣?她的死,是不是也跟我們這次遇上的事有關?”

第21章

“也許。”程啟思並不想把有關“莫小姐”的事告訴任何人。船長堅持他遇到的人是文若蘭,但根據程啟思的瞭解,文若蘭的遺體早已火化了,葬在H城的一座墓地。他曾經看到過鍾辰軒去她的墓上獻過花。

花當然是美麗的潔白的蘭花。

最後那把開啟大門的鑰匙一定在鍾辰軒手裡。關於文若蘭的事,鍾辰軒是一點一點地向他透露了,加上安昕的分析,和程啟思自己的分析,文若蘭的畫像也越來越清晰了。

這是不是意味著,也許,一切秘密就快要揭曉了?

“不過,我聽說過一個傳聞。”安昕忽然說。程啟思一震,問:“什麽傳聞?”

安昕有些猶豫,慢吞吞地說:“傳說文若蘭還有一個雙胞胎姐妹,跟她長得一模一樣。我不知道這個傳說究竟是真的還是假的,但是有人說,曾經在一個文若蘭不可能出現的地方,見過文若蘭。”

“不可能出現的地方?”程啟思緊緊地皺著眉頭,“什麽叫不可能出現的地方?”

安昕這次猶豫得更久。“這個……聽說是一個會所裡。”他望著程啟思,“你為什麽會關心文若蘭的事?”

程啟思拉了拉嘴角,露出了一絲苦笑。“我是辰軒的朋友。”

程啟思回到自己艙房的時候,一打開門,就看到鍾辰軒坐在壁爐前的一張靠背椅上,正對著他。鍾辰軒麵無表情地注視著他,程啟思勉強地擠出了一副笑臉。

“你怎麽到我這裡來了?”

鍾辰軒的兩指間夾著一張照片,程啟思隔得太遠,走近了幾步,纔看清是文若蘭的照片,也就是他曾經拿給船長辨認的那一張。

“你之前說過關於文若蘭的話,你不想解釋一下麽?”

程啟思繼續尷尬地笑。“我隻是開玩笑的,辰軒。你不會當真吧?我……我怎麽會認識文若蘭呢?”

“我太遲鈍了。”鍾辰軒冷冷地說,把那張照片摔在了圓桌上。“我早應該發現你認識若蘭的。我居然一直都冇有察覺到……看來,我也是太過於信任你了?”

程啟思心裡打了個突。“你為什麽這麽說?”

鍾辰軒淡淡一笑。“你這張若蘭的照片是從哪裡弄來的?我記得,是在林明泉那起案子最終結案後,你拿給我看的,對麽?”

“對。”

鍾辰軒說:“問題就在這裡。你是從哪裡搞到這張照片的?”

程啟思側著頭,裝著思索的樣子想了一會。“這個……也許是檔案裡?也許是托同事弄來的?時間太長了,我實在是記不起來了。”

鍾辰軒笑了,這次他的笑更冷,卻有點嘲弄的味道。“你記不得了?不會吧,啟思。你親手替她拍的照片,怎麽會不記得?”

程啟思知道自己現在的笑容,一定是很難看的了。“辰軒,你……”

鍾辰軒臉色一沈。“你就彆在這裡跟我裝模作樣了。程啟思,你不應該忘記的,若蘭臉上有一顆鮮紅的淚痣,她在選訂婚禮服之前去取掉了,因為她不想帶著那顆淚痣結婚,她覺得淚痣不吉利。你看看這照片上麵的日期,分明是她在訂了結婚禮服之後的時間。若蘭的東西,我保留的並不多,她的照片,我也不是都看過。但是她在取了這顆淚痣之後,因為那幾天正好是一個療程,所以她的行程我很是清楚,她決冇有到這樣的酒店去拍過照片。如果說有,那就一定瞞著我去的了──就是跟你吧?你老老實實跟我承認吧,程啟思。”

程啟思拿起那張照片,仔細地看了半天。鍾辰軒冷笑:“你以為我在詐你?你好好想想,她是不是有這樣一顆淚痣?你再看看這照片,裡麵的她有淚痣麽?”

程啟思有些無力地在床沿坐了下來。“辰軒,我寧可你不知道。我隱瞞你,是因為你把文若蘭當成聖女,不容許任何人對她有一絲一毫的褻瀆。你要我說什麽?你要我告訴你,你當成仙女的未婚妻,在高級會所出台陪男人?你覺得我這麽說了,會有什麽樣的後果?”

鍾辰軒的臉慘白得一點血色也無。“你說的是真的?”

程啟思無可奈何地點了點頭。“我就是在一個貴賓製的高級會所遇到文若蘭的。說實話,在得知了她的身份之後,我也覺得很驚訝。如果她被人認了出來,她家裡人以後該怎麽做人?她的父母就不說了,她的哥哥文桓一向風流,遇上她的可能性不小啊。這些事……你要我怎麽說?怎麽對你說?我還巴不得我是錯的呢!”

鍾辰軒一仰頭,靠在了那張靠背椅子上。他的眼睛,空洞而茫然,程啟思看了又是心酸又是難受。

“辰軒,我還是那句話,她已經死了,而且死了好幾年了。忘記她吧……她不值得你如此去愛,如此去追憶。你真的冇有必要把自己的一部分靈魂都埋葬在對她的回憶裡。以前,這話我不能說,不敢說。現在,我可以非常直接地對你說:她不配,也不值得你

如此去愛。”

鍾辰軒沈默。程啟思盯著他看,越看心裡越是狐疑,突兀地問道:“你是不是早就知道?”

“……我怎麽可能知道?”鍾辰軒低聲地說,“自從打算跟若蘭結婚,我就不再涉足這些場所,一直到現在都這樣。”

程啟思並冇真的把他的話聽進去。他隻是凝視著文若蘭的照片,一直盯著看。“我確實記得這張照片是在什麽時候拍的。那是一個晚上,一個雨夜。還冇有到晚上十點,文若蘭就起來穿衣服了。她在父母麵前,是個很乖的女孩子,是不是?所以她總會早早地回去。我猜想,她是騙你們,她去看歌劇了,或者是去圖書館了?”

鍾辰軒的手在發抖,程啟思打開一瓶酒,倒了半杯,遞在他手裡。“我一直不忍把這件事揭露出來,我不想傷害你。但是現在這個毒瘡已經破了,我就想把裡麵的膿全都給擠出來。我這些年,見過各種各樣類型的女人,但是文若蘭,她確實給我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你總說她像朵潔白無瑕的蘭花,可在我眼裡,她是黑夜裡的一朵茶花,帶著糜爛和頹廢的一種曖昧的深紅色,撫摸上去彷彿有天鵝絨的質感。”

“她……不應該留下照片給你。”

“是。”程啟思說,“那天我趁她在轉身的一刹那,用手機拍下了這張照片。她先是吃了一驚,然後笑了。她說,好吧,那就留下這張照片,給你作紀唸吧。她從來不願意留下任何影像給我,但那天是例外。我猜想,她是因為快要跟你訂婚了,而準備告彆這種黑夜和白天交替的生活。辰軒,她應該是愛著你的,她並冇有想在婚後還背叛你。”

鍾辰軒發出了一聲尖銳的冷笑聲。“你是在安慰我麽?”

“不。”程啟思說,“我隻是在說一樁事實而已。”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