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7章

26

-

他停住了,冇有立即說下去。君蘭的雙眼清亮而警惕,緊緊地盯住他不放。她顯然是在急速地思考,盤算著如今的處境。程啟思再次苦笑了一笑,攤開了雙手。“我冇有帶任何錄音的設備,你如果不相信可以搜一搜我身上。”

“……不必了。”君蘭把頭側向了一邊,她側麵的線條十分柔美動人。“說實話,我真不明白歐陽若兮為什麽要這麽做。我跟她也隻是普普通通的交情罷了,她乾麽要替我頂罪?她留下的那張字條,我也是看過的。”

她這麽說,就等於是承認了。程啟思說:“你應該知道歐陽若兮的經曆。她已經決定自殺,她也隻有這個方式來逃脫法律的製裁。這樣的話,對她而言,殺一個人、殺兩個人的罪名,並冇有區彆。她也冇有彆的親人,不會影響到任何人。至於你說……為什麽若兮要這麽做?也許因為你們都是女人。我不懂你們的心思。”

他凝視著君蘭。“這一切都是過去時了,我並不是想翻案。我現在關心的隻是──你為什麽要到這裡來?老杜也在這艘船上,我已經覺得非常奇怪了。”

“我不知道杜醫生為什麽要到這裡。”君蘭困惑地說,“我跟你說的都是實話,是一家旅行社告訴我,我中了獎,可以跟一名旅伴到這裡來。於是,我約了龍宇,而不是龍宇約了我。我隱瞞你的,隻有一件事。那就是我還收到了一封信,信裡說,如果我不到這裡來,我對鬱容和肖然做下的事,就會被揭穿,我將無處可逃。我不知道這個人是誰,我也不知道他葫蘆裡賣的什麽藥。我隻能來。”

她沈默了一會。“你是對的,龍宇喜歡我。跟他在一起,我會多一些安全感。因為我在踏上這艘希望號遊輪的時候,我是惴惴不安的,滿心都是對不可知的未來的恐懼……如果我不叫上龍宇一起來,他是不會死的。我……我恨我自己。”

她再次啜泣了起來。程啟思看到一串串晶瑩的淚珠自她眼裡落了下來,一直滴到地毯上。

君蘭的眼淚不是假的。

程啟思等她哭了一會,才問:“那封信呢?”

君蘭說:“我當時很害怕,也不願意留下任何證據,所以就把那封信給燒掉了。”她突然抬起眼睛,直視著程啟思的眼睛,說,“啟思,你認為,這是怎麽一回事?誰會知道我的事呢?”

程啟思一呆,君蘭似乎怕他不明白其中的含義,又加了一句。“除了你之外,還有誰知道……我的事?”

第19章

她的眼光捕捉著程啟思的表情,程啟思那一瞬間的躊躕是逃不過她的眼睛了。君蘭說道:“鍾辰軒也知道,是不是?啟思,除了你,還有他知道,對麽?”

程啟思不想承認,但也不能否認。從他內心深處來說,他是真的有些害怕,怕君蘭知道自己跟鍾辰軒知道她的秘密,做出魚死網破的事來。君蘭是個比較內向的女人,這樣的人,往往自我保護的心理特彆強。就算是他自己,如果有另一個人知道他曾經殺過人,恐怕程啟思自己也會栗栗不可終日。鍾辰軒和尹雪算是例外,因為從某種意義上來說,程啟思手裡也握著他們的把柄,每個人都是投鼠忌器的,互相都會受到牽製。

君蘭急躁地問道:“是不是這樣?鍾辰軒也知道?啟思,你以為我想乾什麽?你們以前冇出賣我,你們以後也不會!我現在是想找出那個人來,那個威脅我的人啊!那個纔是對我威脅最大的人,我必須得把他找出來,否則我就算這次不死在這條船上,我也會永遠睡不安穩的!我不想坐牢,你明不明白?”

“……我明白。”程啟思緩緩地說。“可是,我也不知道那個人是誰。”

“你還不知道?”君蘭尖聲地說,“歐陽若兮早死了,我自然不會跟任何人說。如果你冇有告訴彆人的話,那麽就隻能是鍾辰軒了!”

程啟思原本坐在椅子上,這時猛地站了起來。“你什麽意思?”

“這一切可能都是鍾辰軒弄出來的!都是他給我們設的圈套!”君蘭拉住程啟思的衣袖,她的臉上,滿是恐懼和焦慮,“你跟他最熟,你對他最瞭解,你一定知道他是乾什麽的。他一直神神秘秘的,但是我們相處這麽久,多多少少也聽到了一點傳聞。他是專攻犯罪心理學的,而且對象都是那些特彆的重刑犯。他把我們也當成了研究對象了啊!我不知道他把我們都叫到這裡來想乾什麽……”

程啟思終於忍不住打斷了她。“你在胡說什麽?君蘭,我跟辰軒也是收到了邀請纔會來到這裡的……”

“邀請信不也可以偽造嗎?”君蘭的聲音更高,“難道他不可以連你都欺騙麽?說不定,就連你,也是他研究的對象!”

她最後這句話,算是擊中了程啟思的死穴。君蘭觀察到了他的表情,笑了。“啟思,你也不信任他的,是嗎?你也從來就冇有信任過他,是嗎?”

程啟思幾乎是像逃一樣地離開了君蘭的艙房。君蘭的笑容依然在他麵前閃現,她的笑跟平時不同,雖然同樣的美麗,卻有種怨毒的滿足。程啟思一口氣奔到了上層的甲板,用力吸著清新得出奇的海風。

安昕靠在

甲板的欄板上。他穿了一件米色的風衣,很是瀟灑的模樣。聽到程啟思的腳步聲,安昕回過了頭。看到是程啟思,似乎有失望的表情從他眼裡閃過。

“程先生?”他對著程啟思掃了幾眼,那是鍾辰軒也喜歡用的“職業性眼光”。“怎麽了,臉色發青?”

程啟思冷笑了一聲。“是麽?我看你自己的臉色才發青吧!”

安昕的麵色確實不怎麽好,聽程啟思這麽一說更不好看了。他冷哼了一聲,說:“程先生到這裡來乾什麽?”

程啟思心裡一動,他朝甲板左右掃了一眼。“這裡難道不是誰都可以來的地方?是安醫生把這艘希望號給包下了麽?如果是,我當然就可以離開。如果安醫生是在等人的話……我自然也不會那麽不識趣。”

安昕的臉色變了又變,最後打了個哈哈說:“程先生,你今天是怎麽了?吃了火藥?”

程啟思懶得跟他廢話,單刀直入地問:“安醫生,你為什麽會在這艘遊輪上?”

安昕哈哈地笑著說:“這個,我自然是來旅遊的。哈哈,G島,陽光海灘,也許還會遇上個美女呢?天天在醫院裡對著各色各樣的病人,有時候覺得自己都快成病人了,來放一下風,輕鬆輕鬆,這也是人之常情吧?程警官,你不也是這樣麽?”

程啟思的眼神冷冷地掠過他的臉。“恐怕不是這麽簡單吧?難道在安醫生的壁爐前麵,冇有一張寫著‘她在等著你’的字條?”

他這句話,直接擊中了安昕的要害。安昕的臉色頓時變成了青灰的顏色,連退了好幾步,撞上了甲板的欄杆。他指著程啟思,像見了什麽鬼似的,壓低了聲音,說:“是你?是你叫我來的?你究竟想怎麽樣?你要錢嗎?你要多少都可以商量……”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