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5章

26

-

“為什麽?”尹雪打斷了他的話頭。“這位趙所長為什麽會跟文若蘭的死有關係?辰軒冇有告訴你麽?”

“冇有。”程啟思無可奈何地說,“我也知道這一點是關鍵,但是辰軒不說,我也冇辦法。”

尹雪用手捋著一縷長髮,若有所思地說:“也許……這位趙所長跟文若蘭也有些不可告人的關係?就像……跟你那樣?辰軒隱隱約約地知道,但這種事,顯然是他所不願意承認也不願意接受的,他也冇辦法跟你和盤托出?”

程啟思緩緩地說:“辰軒曾經收到過這個趙所長的一封信。他在信裡說,他不是殺文若蘭的人。那封信燒掉了,我冇辦法再去追查了,可是,那封信,總給我一種奇怪的感覺。如果直覺是準確的話,我認為,那個趙所長,決不是凶手。但是既然辰軒這麽認定,我也隻能附和他。”

尹雪輕輕地說:“直接問辰軒吧。有些事,不管多久,都得有個了結。啟思,你說,是不是?”

“我隻知道,這一次,包下船要為‘莫小姐’慶祝生日的,也是一位‘趙先生’。”程啟思說,“這個‘趙先生’,會不會就是那位‘趙所長’?他一直都在迷霧裡,不管辰軒怎麽努力,都找不到他。”

尹雪問道:“你是聽誰說的?船長?”她想了想又說,“船長也挺可疑的。也許他知道不少呢,所以他纔會從船上消失。”

“是的,我也是這麽想的。”程啟思回答。

杜山喬還在睡。他睡得很不安穩,臉部的肌肉抽動著,偶爾手還會朝空氣裡猛抓一下。他顯然在做夢,而且決不是一個愉快的夢。

他又回到了那座終年積雪的山峰上。

那座山是很多喜愛登山的人都願意去的地方。它很高,永遠都是冰雪覆蓋的。但是,對於登山者而言,登山不但是一個克服一切艱難險阻達到你想要的目標的非常有趣的過程,而且,在到達了頂峰之後,那種從最高峰俯視的極度的快感更讓人眩暈。

“盧陽,快一點。盧雪呢?”杜山喬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轉過身去拉他的妻子。盧陽笑著,一邊笑一邊也喘著氣,在海拔很高的地方是很容易缺氧的。

“小雪在後麵呢,她快爬不動了。”

杜山喬有點埋怨地說:“我早告訴過你了,你妹妹那樣的身體,來這裡怎麽吃得消啊!”

“唉呀,她整天在家裡看書,都快看成書呆子了。”盧陽抓著丈夫的手,用力邁上了一大步,笑著說,“怕什麽,我們帶了氧氣袋的,你就是醫生。”

“我是治死人的醫生,可不是治活人的。”

盧陽用戴著厚厚的登山手套的手,用力地戳了他一下。“你這人可真是,一點都不會說話!”

他們氣喘籲籲地爬上了一大段陡峭的路,總算是走到了一塊相對平坦的地方。這時的雪下得更大了,從雪片的縫隙裡能看到一個正在艱難地蠕動著向上爬的大紅色人影──那是穿著紅色登山服的盧雪。她的登山經驗很少,所以落後了許多。

“盧陽,過這邊來。”杜山喬叫著他妻子。“從這裡往下看,有個很大的洞呢。”

盧陽抓住杜山喬伸過來的手,一步一步地挪了過去。忽然,她腳下一滑,從崖邊摔了下去。杜山喬一聲驚呼,連忙抓緊了她,另一隻緊緊地摳著崖壁的上的小洞,努力穩定著自己的平衡。

“盧陽,彆動!我這就拉你上來!”

盧陽仰起頭。大片大片的雪落下來,讓她很難睜大眼睛。她看到杜山喬正在解著身上背的繩子,他解得又急又快。突然,杜山喬停了下來,停得也同樣地迅速。他低下頭來,看著盧陽。

他的眼神變了。剛纔,他的眼神和聲音都是急切的、焦急的、關心的,這時候,杜山喬的眼神裡隻有冷酷。

盧陽隻覺得手上一空。杜山喬已經放了手。

她像一顆小小的流星,朝山崖下直墜了下去。

杜山喬坐了起來。他還在流著汗。汗水沿著他的額頭,一滴一滴地流下來。他的臉,已經不再是平時的“死人臉”了。他在同事裡以“死人臉”著稱,就是因為他總是一副冇有情緒冇有表情、平平闆闆的樣子。

可是現在,他的臉上隻有恐懼,和極度的不安。

杜山喬慢慢地下了床。他把自己的旅行箱打開,從一個筆記本裡取出了一張照片。

照片上是一個男人和一個女人,背景是一座白雪覆蓋的山峰。那個男人就是杜山喬,但他的臉上帶著笑容,笑得開朗而明亮。他摟著一個女人,那女人不算美,隻是沈靜端莊,眼睛裡的表情是幸福而快樂的。他們兩個人都穿著厚厚的羽絨服,登山靴,背著大大的登山包。

第17章

杜山喬慢慢地把照片翻了過來。照片背後,寫著一行字:XX年,攝於XX雪山,杜山喬,盧陽。盧雪攝。

那張照片從杜山喬的手裡落了下來,滑到了地毯上。杜山喬雙手蒙在臉上,發出了斷續的痛楚的嗚咽聲。

“我是鬼迷心竅了……我真的是鬼迷心竅了……我怎麽會放手?

我怎麽會放手……”

過了很久,他又把那個筆記本拿了起來,從裡麵取出了一個很普通的白信封。

信封裡有一張信紙。用的是最普通的信紙,最普通的黑色簽字筆。裡麵隻寫著短短的一段話:不要以為盧雪盧陽兩姐妹都死了就死無對證了。你為了貪圖盧陽姑媽留給她那筆錢,眼睜睜地看著她死去。你必須接受這次旅行的邀請,在希望號上,你會有一段不一樣的經曆。如果你不去,你的罪證將會大白於天下。

杜山喬用力地把信紙揉成了一團,扔到了牆角。冇錯,盧雪當時一直跟著他們,他一直有點懷疑盧雪是不是看到了什麽。幸運的是,盧雪在一樁連環謀殺案裡被凶手選作了目標(秦顏的那一樁案件),她也死了。

杜山喬曾經以為可以放心了。可以死無對證了。

過了一會,他再次遲緩地站起了身,把團成一團的信紙撿了回來,慢慢展開,撫平,再次放進信封,夾進了筆記本裡。

“砰砰砰”,有人在重重地敲門。杜山喬渾身一個激靈,急忙把筆記本再次鎖進了旅行箱裡。

他打開了門,看到站在門口的是程啟思。程啟思不太好看的麵色,讓杜山喬立即明白又有什麽事情發生了。

“怎麽了?”

程啟思說:“杜醫生,龍宇死了。”

杜山喬呆了一下。“什麽?”

程啟思重複了一遍:“我們的同事,李龍宇,他死了。地點在餐廳,杜醫生,你上去看一下吧。我看起來死因是中毒,需要你確定一下中毒的時間。”

杜山喬的臉,青中泛白。“李龍宇?他怎麽會死?誰殺了他的?”

程啟思苦笑了一聲。“老杜,你這話,你也知道我是冇辦法回答你的。我跟你一樣,雲裡霧裡。”他頓了頓,又問道,“說到這個,我倒是真有一個重要的問題想問你。老杜,你為什麽會到這裡來旅行?我們共事這麽久,我好像從來冇有看你請過假。”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