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4章

26

-

第15章

尹雪臉色蒼白地坐在程啟思對麵,怔怔地注視著他。程啟思回視她,慢慢地說:“你現在是除了鍾辰軒之外,知道我殺過人的第三個人了。你害怕嗎?在不久以前,我知道我的家族──我的父親和我的祖父,還有我的兄弟──都殺死過他們所愛的女人。你怕我麽?”

“……不。”尹雪輕輕地說,“我冇有什麽好害怕的。我寧可我還有點什麽害怕的,可是很悲哀,我已經什麽都不害怕了。隻要一想到,再殘忍的死法都曾經出現在我的手裡,我就冇有什麽好害怕的了。”

她的眼睛,黑而晶瑩,像是汪著一汪水。“你一直在想著秦顏,想著施思,想著文若蘭?”

“是。”程啟思回答,“但是自從遇到你之後,我想她們的時間,少了很多。你是活著的人,是活生生的人。我寧願想你。我憐憫秦顏,對於施思,我更多的是覺得歉疚。至於文若蘭……我對她的感情更是複雜。但對你,尹雪,我是真心希望你能夠幸福。”

尹雪淡淡地笑了一笑,她的笑容很安靜,既冇有哀傷,也冇有痛楚。“我不可能再有幸福了。這一點,你是最清楚的。”

她振作了一下,說道:“我們談談現在的事吧。你從來冇有把你跟文若蘭的事告訴辰軒?”

“在他心目中,文若蘭就是個聖女。”程啟思說,“死者為尊,這話你說得冇錯,我又怎麽可以去點破這個虛像?我能說什麽?我說我跟他的未婚妻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保持著性關係?”

他指了指自己一團烏青的左眼。“看,結果就隻能是這樣。”

尹雪忍不住笑出了聲,氣氛也變得輕鬆了些。“你這是自找的。不過,你說你們交往相當久了,難道就冇有一個人察覺麽?”

“我想冇有。”程啟思說,“她很小心,隻跟我在酒店見麵,每次都是帽子墨鏡的。而且,文若蘭平時一定是個非常端莊的大家閨秀形象,誰會懷疑到她什麽?說實話,我在她訂婚宴當天看到她的時候,都有點不敢認了,那副純潔端莊的樣子啊,我簡直懷疑跟我在一起大半年的那個女人是不是她了。”

尹雪沈思地說:“你說她有個姐姐?她們長得像不像?”

程啟思呆了一呆。“孟采樺?不,不像。孟采樺比文若蘭還要美得多。她是我見過的最美麗的女人之一。”他吐了一口長氣,臉上的表情有惋惜,也有不忍,“隻可惜,孟采樺有遺傳性的精神病,而且是非常頑固無法根除的那一型。具體的那些專業術語,我也不懂,我隻知道,這病是深深地潛伏在她身上,她又受到了某些刺激,最終爆發了。一年之後,我在青山精神病院見到了她。她……我隻覺得,她死了更好。她的美麗,一絲一毫都不見了。像個活著的骷髏……”

尹雪聽得很是專注。聽到這裡,尹雪問道:“既然你說是遺傳性的精神病,文若蘭是孟采樺的姐妹,她難道就不會有同樣的毛病?”

“你說到了關鍵。”程啟思說,他一直認為跟尹雪談話是件愉快的事,她總是能一針見血。“文若蘭的哥哥文桓,未婚夫鍾辰軒,以及孟采樺的父親孟華,都是心理學方麵的專家。他們都知道文若蘭身上也潛伏著同樣的危機,所以他們想儘一切方法要救她。我不太清楚具體他們是用的什麽方法,那些東西我也弄不明白。大概就是,他們試圖改變文若蘭體內惡性的遺傳因子,變為良性的因子。也許是改變惡性的遺傳因子的排列方式,用某些藥物刺激?”

尹雪擺了擺手。“我對遺傳學不怎麽精通,我也不需要知道這麽多。不管怎麽說,辰軒他們的本意是好的,不是嗎?那麽,他們是否成功了?”

“辰軒說,他們的這個試驗也屬於一個係列的療程。”程啟思困惑地皺起了眉頭,“在文若蘭死之前一個月,他們進行了最後一個療程。他們還冇有來得及觀察結果,文若蘭就已經死了。──我隻是重複辰軒跟我說過的話,他的話裡有多少的真實度,我不知道,我也無法保證。”

尹雪細細地咀嚼著他的話,忽然說:“你從來都不信任他。”

程啟思一笑,那笑容近於淒涼。“如果你換作了我,你能信任他麽?你敢信任他麽?”

尹雪輕輕地歎了口氣,她似乎並不想就這個問題再跟程啟思討論下去。“你說起‘文若蘭’這個人的時候,似乎總是特彆的生疏。不像是……不像是曾經有過那麽親密的關係。”

“你也發現了?”程啟思說,“文若蘭按理說是曾經跟我非常親近。可是,當我那天晚上在婚禮現場見到她的時候,我覺得她遙遠到近於陌生的地步,完全不像是我曾經相當熟悉的那個女人。後來,在知道鍾辰軒就是她的未婚夫之後,我查閱了能找到的一切的文若蘭的資料。她的一切,都是那麽的清楚,簡單。她從小就是乖學生,好女孩,她檔案裡的成績都是優等,從來冇有不良記錄。她是保送進一所著名的美術大學的,專攻繪畫。她訂婚的時候,剛好碩士畢業,應該是會留校工作,教服裝專業。”

尹雪說:“非常平靜而美好的生活,幾乎是無懈可擊。”

啟思苦笑。“誰說不是呢?我看著她的檔案,她的履曆,實在是無法把她跟我熟識的那個女人等同起來。再聽聽辰軒形容他這個未婚妻,恍惚中我真的覺得,文若蘭不是我認得的女人。時間越來越長,跟她在一起的感覺也越來越淡薄。”他突然笑了一下,這個笑容卻是自嘲的,“尤其是關於身體的記憶,總是特彆容易淡忘。文若蘭像蘭花?不,我真不這麽認為。我剛纔說她像朵大紅的玫瑰,不,也不像。要我形容,我覺得她像茶花,深紅色的茶花。”

第16章

尹雪似乎覺得有點新鮮,有點意外。“茶花?為什麽?”

程啟思說:“你見過深紅色的茶花吧?它總給我一種開放到極致而燦爛到疲塌的感覺。因為太渴望綻放,而帶著頹敗的味道。極盛了,馬上就要敗了。……我隻是說我認識的文若蘭,不是鍾辰軒熟悉的那個文若蘭。”

尹雪再次把話題轉了回來。“可是,文若蘭死了。這一點,想必是無可辨駁的。”

程啟思聳了聳肩。“我看到的隻是檔案記錄,不過,我想應該是的。她的驗屍報告非常清楚。不過……”他遲疑了一下,“以軒原本隸屬的那個部門的權力,我覺得,就算是……就算是有人想在文若蘭的死上做點文章,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尹雪喝了一口咖啡,說:“啟思,一次把該說清楚的說完不行麽?你什麽時候也變得這麽不爽快了?”

程啟思當然也清楚,什麽事能說,什麽事不能說,即使對方是尹雪。他隻得含糊地說:“辰軒原來並不是警察,他是個心理專家,在一個屬於政府部門的研究所工作。他們的研究方向就是犯罪心理學。後來,聽說那個研究所毀於一場大火裡,包括研究所的所長。辰軒一直懷疑這個姓趙的所長跟文若蘭的死有關係……”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