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2章

26

-

君蘭仍然不回答。她的哭泣聲,越來越大,越來越清晰。程啟思忍不住說:“彆問了,我們有的是時間調查。”

尹雪站了起來,她抽了幾張麵巾紙,輕輕放在君蘭的手裡。“君小姐,我陪你回房間吧。”

大概女人跟女人更容易交流,君蘭果然隨著她站起了身。尹雪扶著君蘭,向餐廳外走去。鍾辰軒略微挪動了一下,似乎有想要阻止的意思,但最終還是停住了腳。

她們兩個人一消失在門外,程啟思就沈重地跌坐了下來。

“這是怎麽回事?龍宇怎麽會死?誰能殺得了他?”

鍾辰軒低下了頭。他默默地注視著李龍宇的臉。“凶手不需要一個身強力壯的人。他是中了毒,雖然冇有經過驗屍,不知道毒藥確切的種類,但我可以肯定他是中了毒。至於為什麽……就像我們不明白文桓是為什麽被殺一樣。動機,我們缺乏動機。”

程啟思重重地說:“凶手就在這艘船上?跟我們在一起?”

“我想這是冇有爭議的事。”鍾辰軒平淡地說,“他就跟我們在一起。我問過船長,這上麵的船員都是外籍人,而且都是服役了多年的職員了,他們不可能跟我們有任何仇怨。所以,凶手就在客人之中。就在這十二個客人當中……”

“麵具。”程啟思相當突兀地說了一句。鍾辰軒彎下腰,從地上拾起了一個麵具。這是剛纔李龍宇的屍體從靠牆處摔下來的時候,落到地上的。

這個麵具跟之前在文桓臉上發現的明顯屬於同一類型。油黃髮亮的木質,大綠大紅的顏色。程啟思端詳了半天,他覺得自己實在是冇辦法在這過於抽象的麵具上看出它的本來麵目。這麵具是張著“嘴”的,露出兩排白森森的牙齒,眼珠子漆成黑色,圓滾滾的大得出奇。

“他們為什麽要用這個蓋在被害者的臉上?”鍾辰軒喃喃地說。“龍宇又怎麽會成為第二個死者?”

第13章

程啟思呆滯地注視著李龍宇的臉,冇有回答鍾辰軒的問題。鍾辰軒輕輕拍了一下他的肩頭,說:“啟思?”

程啟思忽然從椅子裡跳了起來。他伸出手,指著鍾辰軒,大聲地說:“文若蘭究竟是怎麽回事?她冇有死,對不對?你們把她藏起來了,是不是?”

鍾辰軒倒退了一步,臉色頓時變得慘白。“你這是什麽意思?”

“我的意思已經說得很明白了!”程啟思高聲地叫道,“文若蘭在哪裡?她在哪裡?你們把她藏到哪裡去了?跟她姐姐孟采樺一樣嗎?青山精神病院?你說!現在文若蘭的父母和哥哥都不在了,知道她在哪裡的,隻有你一個人!她來找我們了,她是帶著複仇的心來的,她現在就在這艘船上!就在這艘希望號上!她不會放過任何一個人,她的哥哥文桓已經死了,她也決不會放過你和我的!”

“我和你?……”鍾辰軒臉色灰白,慢慢地說,“我不懂你的意思。”

“你就彆裝了!”程啟思冷笑了一聲,“文若蘭真的是如你所說那樣的聖女嗎?這一點,你比誰都清楚吧?辰軒,我知道死者為尊,可你為什麽一直欺騙自己?你不願意打破自己的幻想麽?文若蘭,她……”

“夠了!”鍾辰軒忽然暴怒起來,打斷了程啟思的話頭。“我什麽也不想聽,我什麽也不想知道!文若蘭是我的未婚妻,我應該允許你詆譭她麽?”

程啟思突地又笑了,他這一笑,笑得有些古怪,甚至有些詭異。他本來跟鍾辰軒一人站在桌子的一端,這時,程啟思把半個身子探過了桌麵,湊近了鍾辰軒的臉。“如果我說,我跟文若蘭睡過,你會怎麽想?”

鍾辰軒在楞了一下之後,對著程啟思的臉,用力一拳就打了下去。

“你這不是討打麽?”尹雪用一塊熱毛巾替程啟思敷在左眼上,啼笑皆非地說。“瞧瞧,左眼都變熊貓眼了。啟思,你今天是怎麽了?文若蘭是辰軒的未婚妻,你怎麽能對他說出這種話來?你不是一直很體諒他的麽?”

程啟思一把抓住了尹雪的手。尹雪唉喲了一聲,說:“你弄痛我了,還不放手!”

程啟思卻把她的手攥得更緊了。“尹雪,彆再跟我捉迷藏了。你明知道我想念你,你也明知道我喜歡你。我決不會用你的秘密來要挾你,尹雪,我們離開吧,我們可以到任何地方去。”

尹雪驚愕地注視著他,慢慢地把手自程啟思的手裡抽了出來。“啟思,你這是怎麽了?”

程啟思站了起來,煩躁不安地在房間裡踱步。船上的艙房本來就很窄小,他又走得特彆急,特彆快,感覺走不了幾步就要撞上了牆似的。他折回來,又繼續走,走個不停。尹雪不安地說:“啟思,彆這樣。”

她走到程啟思的麵前,輕輕地把他按在床沿坐了下來。“什麽都可以解決的。說出來,有什麽我們可以一起商量。”

“……尹雪。”程啟思的聲音,似乎是從很遠的地方傳來的。“我跟辰軒說的話,並不是信口胡說的。我……我真的認識文若蘭。”

尹雪挑起了眉。她的眉密而細長,幾乎是不畫而翠,彎如新

月。“就算如此,也冇有什麽大不了的。就算文若蘭跟辰軒已經訂了婚,她也可能在外麵跟彆的男人……”

“不,比這還要糟糕。”程啟思咬了咬牙,欲言又止。他張開了嘴,又閉上,閉上了,又張開。尹雪也很有耐心,靜靜地注視著他,等待他下定決心。

“我是在一個很高級的會所遇見文若蘭的。”

尹雪睜大了眼睛。程啟思說得含蓄,但她顯然聽懂了。“你是說……”

“你已經明白我想說什麽了。”程啟思緩緩地說,“我那時候並不知道她是誰,因為我那時候還不認識鍾辰軒這個人。我知道她叫若蘭,但是冇有告訴我,她姓文。她氣質很好,很獨特,有股清雅脫俗的味道。”

程啟思說到這裡,忽然笑了,卻是近於自嘲的笑。“你也應該知道,現在那些願意出來陪客的女孩子,高學曆的大有人在,談吐高雅的也大有人在。有的也許是因為家裡貧困,但有的卻是因為出於虛榮──這個職業,很容易賺到錢,也很容易釣到大魚。我看不出文若蘭究竟有什麽理由會讓她選擇這行當,因為她的氣質很好,那是一種隻有養尊處優、生活優渥的人纔會有的氣質。我對她好奇,所以留下了她的電話號碼,偶爾會約她出來。”

程啟思說到這裡的時候,又停住了,似乎很難啟齒的模樣。尹雪問道:“你約她出來……是到什麽地方?”

“……她對自己的行蹤很是注意,決不會在公開的場合跟我見麵。”程啟思低聲地說,“我猜想她一定是有難言之隱,所以我也從來不問。一個人是不是因為缺錢纔來做這樣的事,我是看得出來的。文若蘭一點這樣的跡象都冇有,事實上,她本來也是出身書香門第,雖然說不上大富大貴,但恐怕也冇有多少她要不起的東西吧?我跟她……還能約到什麽地方?當然是酒店。”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