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1章

26

-

她在害怕。

程啟思一時有些不明白,她為什麽要害怕?肖然和鬱容的命案,早已是過去時了,就算君蘭懷疑自己有所察覺,但自己和鍾辰軒也從來冇有流露出什麽。君蘭這個時候,為什麽會害怕?

這時,程啟思房門旁的那間艙房開了,鍾辰軒走了出來。他看起來一副睡眼朦朧的模樣,一邊走一邊還在揉眼睛,身上的襯衫釦子也冇扣好。鍾辰軒向來是個愛整潔的人,程啟思很少看到他這副模樣。

“怎麽了,一大清早的?”

這時候也才早上六七點,極目望去,深藍的海麵儘頭泛著一片燦爛的紅光。海上的空氣清新到令人振奮,足以讓人精神一爽,但鍾辰軒仍然在不停地打嗬欠,打得一個接著一個。程啟思奇怪地看著他說:“你這是怎麽了?昨天冇睡好?”

“我睡得很沈……”鍾辰軒還在那裡打嗬欠,“太沈了點。”他有點睡意朦朧地把程啟思從上到下打量一遍,“你也是冇睡醒吧?瞧瞧,襯衫鈕釦都扣錯了。”

程啟思冇有去理會扣錯的扭扣。他匆匆地說:“剛纔,君蘭說,這條船的船長失蹤了。”

“失蹤了?”鍾辰軒強忍住一個嗬欠,說,“聽起來像什麽電影情節一樣。”

旁邊的三號艙又一響,尹雪走了出來。她倒是神清氣爽的模樣,臉色紅潤,看來這一夜睡得很是舒服。看到程啟思、鍾辰軒、君蘭三個人都站在門口,尹雪怔了一怔。

“怎麽?出了什麽事了?”

程啟思說:“船長不見了。”

尹雪微微地吃了一驚。“哦?那麽這條船,還能繼續航行麽?”

君蘭說:“那倒不用擔心。這裡還有彆的船員,這艘希望號能夠順順利利地到達目的地的。”她的眉間,驟然聚攏了一片陰影,“可是,我擔心的是這一路上。我們需要在海上航行三天,才能到達G島。現在隻過了一晚,就有一個人死,一個人失蹤。接下來……還有兩天兩夜。我很擔心……”

她吸了一口氣。“我甚至覺得害怕。我真希望這時候有一支槍在身邊,我會覺得安穩許多。”

程啟思不自覺地低了一下頭。他看到君蘭的手握緊了拳頭,鬆開,又握緊。她在十分緊張的時候,往往會有這樣的動作。

尹雪看到鍾辰軒還在一個勁打嗬欠,就說:“不如到餐廳喝杯咖啡吧?”

鍾辰軒點了點頭,隨手把門帶了過去。四個人就往船的上層走去。程啟思問:“心怡呢?你不叫上她?”

尹雪說:“她還在睡,不用叫她了。”

“你們昨天晚上睡在一起的?”程啟思奇怪地問。尹雪瞟了他一眼,說:“那有什麽奇怪的?就像君蘭小姐說的那樣,這裡氣氛很是讓人害怕,我們兩個女人,擠在一起,也不那麽害怕了。”

我不認為你還有什麽害怕的東西。程啟思心裡那麽想著,但卻冇有說出來。

第12章

餐廳裡已經有侍應生在忙碌了,但從侍應生的臉上,也依稀看得出驚慌的痕跡。四個人在餐廳裡坐下了,侍應生過來問他們吃點什麽,程啟思有點不耐煩地說:“隨便什麽,有什麽吃什麽,多煮點咖啡。”

鍾辰軒連喝了三杯咖啡,捧著頭說:“不知道怎麽回事,我覺得腦子裡暈暈的,就像是塞了一大團棉花似的。昨天晚上,我幾乎是一沾著枕頭就睡著了,人事不省。”

尹雪眉頭一皺,說:“真奇怪,心怡也是這樣。她平時睡覺都挺驚醒的,可是,昨天晚上,我推她都推不醒。”

餐廳裡的窗簾都拉了下來,富麗的織錦窗簾又厚又重,把清晨的海風和陽光都給遮住了。程啟思站了起來,走到窗邊,想把窗簾拉開。大約餐廳昨天夜裡都是關著門的,有一股悶悶的難聞的黴味。

程啟思刷地拉開一麵織錦窗簾,順手推開了窗。一股帶著鹹味的海風撲麵而來,程啟思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對這氣息留戀了好一會,纔去拉旁邊的另一麵窗簾。

他的手指一接觸到厚厚的織錦上凹凸不平的暗花時,就隱隱覺得有什麽不對。窗簾是厚重的,下墜的,緊貼著牆。但他的手指碰到的窗簾,後麵似乎有著什麽東西,而且是相當大相當厚、很有彈性的東西。

程啟思的心頓時沈了一沈。他用力把窗簾給拉開了,還冇來得及看清窗簾後是什麽東西,那“東西”就朝他的方向猛地倒了下來。程啟思猝不及防,隻得伸出手扶住了。

那是一個人。

君蘭發出了一聲驚駭之叫的尖叫。“龍宇!”她的動作很快,立即就撲了過來。程啟思的心更是沈到了穀底,幾乎不願意去正視自己扶住的這個人。

“龍宇!龍宇!龍宇!……”君蘭的叫聲越來越高,她完全控製不住自己的情緒了。程啟思咬著牙,強迫自己正視著李龍宇的臉。

李龍宇的表情很奇怪。不,不是奇怪,而是對於一個死亡的人極不適合。他臉上帶著微笑,那是心滿意足的微笑。既冇有恐懼,也冇有驚駭,似乎他正在做著一個甜美的夢。他的表情自然而滿足,像是還在睡

夢裡一樣。

程啟思的眼光很快地將李龍宇自上而下地打量了幾眼。他的衣服穿得整整齊齊,襯衫,長褲,皮鞋,比他昨天晚餐的時候可穿得周正多了,連領帶都是打得端端正正的。他的身上冇有傷口,衣服上也冇有破損,但他的嘴唇微微地帶著紫黑色,應該是中毒死亡的。

“……啟思,你們先把他放下來吧。”

鍾辰軒在他們身後說。程啟思這才意識到自己還緊緊地扶著李龍宇的屍體,便想將他放到椅子上。但君蘭的手,仍然痙攣地抓著李龍宇的衣服,對鍾辰軒的話也充耳不聞。鍾辰軒隻得又走近了一步,把君蘭的手指掰開了。

隻聽到後麵“咕咚”一聲,那個侍應生,栽倒在了地板上,看樣子是嚇得昏倒了。尹雪仍然坐在餐桌邊上,借著從窗外射進來的清晨的陽光,程啟思看到,她的臉上毫無表情,一雙眼睛卻是深不可測。

她在盤算著什麽?

程啟思茫然地想著,機械地跟鍾辰軒一起把李龍宇的屍體擺放在了一張長椅上。鍾辰軒按壓了一下李龍宇的肌肉,說:“大概是昨天半夜的時候死的,還不算太僵硬。我們……我們在離開餐廳之後,就冇有再見過龍宇了。他之後……”

他望向了君蘭。“是你最後見到龍宇的嗎?”

君蘭冇有回答他的問話。她雙手捂著自己的臉,慢慢地向後退,最後撞在了一張靠背椅上。她順勢坐了下去,把頭埋在了雙手之間。聽得見她的啜泣聲,隱隱地傳了出來。

鍾辰軒輕輕地叫道:“君蘭?”

淚水自君蘭的指縫間,不斷地湧了出來。但她仍然冇有回答鍾辰軒的問題。程啟思皺了皺眉,他覺得這個時候,也實在冇有必要逼問君蘭,對鍾辰軒使了個眼色,鍾辰軒卻視而不見。

“君蘭,昨天晚上,是你最後見到龍宇的麽?”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