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9章

26

-

程啟思心裡也是這麼想的,他看到王望年還呆呆地靠著樹坐著,就走過去拍了拍他肩,說:“你在這裡等著,我們過去看看。我的同事一會兒就會過來。”

王望年依然是滿臉呆滯地點了點頭。程啟思三人小心地不踩到那些血跡,走了下來,程啟思低聲地說:“看樣子,這個人跟這頭豹子很有感情,死了豹子比死了自己家人還難過似的。”

鐘辰軒冇有理會他的話,隻是說:“看這血跡,滴到這裡還那麼多。”他看著血跡消失在了一片竹林裡,問程啟思:“這片竹林穿過去,是哪裡?”

程啟思想了一想。“我冇記錯的話,應該是金魚館——不對,應該是爬行動物館。金魚館和爬行動物館是在一起的。”

鐘辰軒點了點頭,說:“我們去爬行動物館看看吧。”

爬行動物館是一座相當新的建築,建成了一個漂亮的流線形狀。鐘辰軒可以想見,在白天裡這座館一定是動物園裡最新也最漂亮的建築之一,但在黑夜裡看來,它像是一個奇形怪狀的怪物,蹲在那裡虎視眈眈地看著他們。爬行動物館的後麵就是金魚館,金魚館建在一個水池之上。

羅景遲疑地說:“這裡肯定是會鎖門的。”

程啟思走上兩步,試著推了一推那扇厚重的門。門發出了悠長的“吱嘎”一聲,緩緩地退開了。程啟思回過頭,對羅景笑了一笑。“你說錯了,冇有鎖門。”

羅景藉著鐘辰軒手裡的手電的光亮,看著程啟思的臉,猛然地打了個寒顫。“啟思,你彆這樣子笑,笑得我渾身上下都毛毛的。”

程啟思摸了一下自己的臉。“我怎麼了?我笑得怎樣了?讓你毛毛的?”

鐘辰軒還在盯著地上看。到了這裡,血跡已經越來越少了,但在灰白色的地上看來,仍然十分明顯。“那個人……到這裡來了。也許就站在我們現在站的地方。”

羅景“啊”地叫了一聲,猛地跳開了,動作敏捷得出奇。程啟思又“哈”地笑了一聲,說:“羅景,看不出你的反應倒蠻快的。”

他從兩扇門之間的縫隙閃了進去,鐘辰軒跟在後麵,用手電對著牆角照,想找到燈的開關。開關就在門後,一大排,但不管程啟思去按哪一個,都冇有絲毫反應,館裡仍然是一片漆黑。

程啟思歎了口氣,說:“看來電閘是被關掉了的。”他看了看鐘辰軒手裡的手電,說,“希望這裡麵的電池還能多支撐一會。”

鐘辰軒從來冇有嘗試過在夜裡來到一個動物園,更冇有嘗試過在爬行動物之間行走。這個爬行動物館很寬敞,兩邊都是厚厚的落地玻璃,玻璃裡是相當先進的生態模擬場景。比如,一條來自亞馬遜的巨蟒,它所居住的環境就是濕熱的熱帶,不僅空調溫控到了熱帶的溫度,也種著熱帶特有的一些植物。或者是一隻來自撒哈拉的巨蜥,它習慣了沙漠乾燥而炎熱的環境,於是它的居住環境就是模擬沙漠的。因此,這個館也是動物園耗費了巨資的一個地方,當然也迎來了不少遊客。

手電筒暗黃的光掃過兩邊的玻璃牆,映出了裡麵那些真假難辨的“樹”、“小河”、“池塘”。爬行動物是比獅虎更懶惰的一種生物,巨龜,巨蜥,巨蟒,如果不注意地去看,幾乎發現不了它們的存在。程啟思看到一隻巨龜臥在一個很大的水池的底部,彷彿是一塊灰黑色的大石頭。

程啟思輕聲地笑,說:“這裡的動物住得可真好,都是私家彆墅呢,遊泳池什麼的都一應俱全。”

他這個不合時宜的玩意顯然惹惱了鐘辰軒。鐘辰軒**地頂了一句:“那改天把你扔到這裡麵還住幾天,怎麼樣?”

程啟思苦笑地說:“乾嘛這麼火爆?”偌大的館裡,隻聽得見他們三人的腳步聲。除了手電能射到的很小的一個範圍,館中的一切都完全沈在一片黑暗裡。程啟思始終有種走在刀尖上的感覺,彷彿下一步就會踩到什麼東西似的。

羅景抹了一把額頭上的汗。程啟思看到了他這個動作,說:“你在出汗。難道你還熱?”

“不是熱。”羅景也報以一個苦笑。“是害怕。好像從周圍的黑暗裡,隨時會冒出什麼東西來一樣。如果不是跟你們兩個一起,我恐怕我早就飛奔出去了。這裡的氣氛……很奇怪。”

“也許……我們是侵入了它們的領地。”鐘辰軒輕輕地說,“它們不歡迎我們。”

羅景說:“它們一動都不動。”

“爬行動物本來就是很懶的。”程啟思說,“如果你看著一隻烏龜或者一條蛇活蹦亂跳,那纔是怪事了。在自然界裡,它們還需要覓食,需要想辦法生存,而在動物園裡,它們不愁吃不愁喝,它們也根本不需要再作任何事了。”

鐘辰軒笑了笑,說:“隻需要活著?這倒真是一種說不出是深奧還是簡單的生活。”

羅景沉默了一陣,說:“我曾經在伊朗的一家動物園裡看見過一頭狼,野狼。它在籠子裡,不停地踱來踱去,彷彿有無窮的精力用不光一樣。它就在那裡走來走去,煩躁不安。我相信,那是一隻野性還冇有被動物園的鐵籠磨儘的狼,它仍然嚮往

的是大自然,哪怕這籠子裡的生活再舒適。可是這裡……這裡的動物,大概已經……失去了原來的野性……退化了。”

“狼?”鐘辰軒若有所思地說,“紀槿的姓(Woolf),不就是這個麼?嗬,確實有點像,殘忍冷酷,為了自己想要的東西,決不害怕任何血腥。”

羅景聲音拔高了幾分。“你這是什麼意思?你懷疑那頭豹子是小槿殺死的?”

程啟思和鐘辰軒都同時回過頭去看他。鐘辰軒說:“我壓根就冇有這麼說過。那頭波斯豹能夠咬死一個身強力壯的成年人,而紀槿再怎麼樣,也隻是個身材單薄的女人。我甚至冇有認真地這麼想過……但你卻這樣想了,羅景。你認為紀槿跟埃姆的死,也脫不了乾係?”

羅景的嘴唇蠕動了兩下,最後還是迫不得已地回答道:“冇錯,我認為脫不了乾係。挖出祭品的五臟,獻祭給神,這是古代世界的祭司常有的作法。在伊朗,法德耶那裡,你們也已經見識過了。死的是一頭波斯豹,我直覺地覺得跟小槿有牽連。”

程啟思低聲地說了一句:“我真不知道怎麼把這個情況跟上司說明。他會給我一頓劈頭蓋臉的亂罵,說我還有封建迷信思想的殘餘,怪力亂神的觀念。”

羅景相當嚴肅地糾正他:“不,這不是封建迷信思想的殘餘,而是奴隸製社會宗教迷信思想的殘餘。那時候,還是完完全全的奴隸製呢,哪來的封建思想?”

鐘辰軒忍不住笑了,他正要說話,忽然聽到在黑暗裡,響起來清晰的水花聲,彷彿是有什麼東西在水裡急速地撲動一樣。羅景本來還有一番長篇大論,聽到這聲音也住口了,側著耳朵仔細去聽。“這不是爬行動物館麼?怎麼會有魚?”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