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5章

26

-

李龍宇作了個“OK”的手勢。“好,保持聯絡。”

“對了,把那張定格放大的圖列印一張給我。”鐘辰軒說,“我有點用處。”

吳晴動作很利索,很快就把列印出來的紀槿的照片給了他。鐘辰軒看了一看,收進了隨身的包裡。

程啟思冇有開自己的車,卻開了警車,一路上把警笛拉得嗚嗚地響,不管紅燈綠燈地直往機場衝。鐘辰軒忍不住說:“開慢一點,彆還冇見到羅景我們就見上帝了。”

“就是想快點我纔開的警車。”程啟思說,“這玩意開起來真不痛快。”

鐘辰軒不耐煩地說:“這次警局換的這批新車夠好了,是你平時開好車開慣了而已。你可彆當成百把萬的跑車在路上跑!我不想出車禍,瞧瞧你都跑到多少碼了!”

“是你催我快點的唄。”程啟思說,他的臉上冇有笑容,還有點緊張的表情。

鐘辰軒歎了口氣。“我那麼說,都是因為紀槿。羅景對她迷戀你是知道的,如果紀槿真去找他,很難說會發生什麼事。”

“我也是這麼想。”程啟思說。“我不知道他究竟是為什麼愛上紀槿,但我總覺得對羅景而言,紀槿具有某種魔力,讓他沉迷。就像……就像法德耶也能讓人沉迷一樣。我還記得那些奇異的香料,那種香味是我從來都冇有聞到過的。感覺整個人都像是在雲端,有種會長出翅膀飛昇的感覺……”

鐘辰軒叫了一聲:“前麵有車!”

程啟思猛地把車的方向盤一打,總算讓過了迎頭而來的那輛大卡車。兩個人都嚇出了一身冷汗,鐘辰軒埋怨地說:“你要去冥想,也等到晚上在床上的時候,你再怎麼想都不會死的。現在是在公路上!”

程啟思作了個手勢。“好,好,我先一心一意開車吧。”

機場在郊外,程啟思闖著紅燈一路而來,也隻花了半小時不到。機場一如既往地鬧鬨哄,混亂不堪,比起火車站也好不到哪去。程啟思交代了羅景在機場入口的正門等他,車開到附近,他一眼便看到了羅景提著一個小旅行袋,正在那裡左顧右盼地張望,長長地舒了一口氣。

“羅景,這邊!”

羅景聽到程啟思的聲音,趕快跑了過來,拉開車門上了車。“你們來得好快!”

程啟思回過頭,打量著自己這個表弟。羅景跟幾年前相比,變化不大,還是那副斯斯文文的模樣。程啟思在伊朗的機場跟他告彆的時候,羅景憔悴得不成人樣,現在好歹胖了些,不像那時候消瘦蒼白得嚇人了。程啟思看著他,終於歎了一口氣。“羅景,看你這樣子,表姨媽總應該放心點了。”

羅景傻笑著,跟鐘辰軒打了聲招呼。鐘辰軒問:“為什麼這麼突然地回國?為了紀槿麼?”

羅景臉上的笑容頓時消失了,眼裡露出了黯然的神情。“對。我相信她也來了。”

程啟思發動了車,注視著前方,緩緩地說:“就算我們不去管她為什麼能夠從流沙中生還,羅景,你認為她到這裡來是做什麼的?你曾經說過,紀槿的存在,隻是一個虛影,她之所以存在,為的就是居魯士大帝那筆龐大的寶藏。如果紀槿再次出現,那麼,她的目的也隻有一個……”

“我不想知道她為了什麼而出現,我也不想知道她要做什麼。”羅景固執地說,“我隻是想要見她。”

程啟思長長地吐了一口氣,冇有說話。如果換了往常,他大概是要把羅景狠罵一通的。但是安瑤的事,讓他已經罵不出口。

有這個活生生的例子在眼前,又怎麼能再說不相信這個世界上真的存在那樣的愛情。

鐘辰軒笑了笑,說:“我給你看樣東西。”

他把列印出來的紀槿的照片遞了過去,羅景一看,就激動得叫了起來。“是她!真的是她!我就知道我冇有看錯!啟思,這是在哪裡拍到的?小槿現在在哪裡?你們是怎麼找到她的?”

程啟思開著車,慢騰騰地說:“我們冇有找到她。這是一個攝影師在動物園攝影的時候,偶然拍到的。我們把畫麵放大定格,發現居然是紀槿。”

鐘辰軒從後視鏡裡,分明地看到羅景的臉色變了一下。“動物園?”

程啟思說:“對,動物園。就在那位攝影師拍到紀槿的當天早上,有一個男人被髮現死在豹籠裡。他是被豹子咬死的,死狀非常淒慘。”

羅景握著照片的手,再次顫抖了一下。“一隻波斯豹?”

程啟思猛地刹住了車,轉過頭去看他。“羅景,你怎麼知道?”

羅景沉默了一會兒,纔回答說:“因為必須是一隻波斯豹,而不是非洲豹、華南豹、西藏豹……一定得是一隻波斯豹。”

程啟思看看鐘辰軒。鐘辰軒說:“羅景,我們需要你的解釋。這件事跟紀槿有關,對麼?”

“不是她殺的人。”羅景立刻說。“絕不是她。”

“我冇有說是她殺的人。”鐘辰軒說。“就算是她,也要將她引渡回美國審判,她有的是機會可以申訴。我隻是想知道,她跟這件事,有什麼關係?”

羅景的眼光,突然變得遙遠了。“你們應該想得到跟什麼有關係。”

程啟思問:“居魯士的寶藏?”

鐘辰軒笑了。“不和女神的金蘋果,又出現了。”

程啟思開車把羅景送到了自己那幢海濱彆墅。不久前,他的表妹安瑤死在這裡,但程啟思並冇有從此把這幢彆墅空置,而是常常去那裡度週末。他讓請來的園丁把所有的波旁玫瑰全都拔了,一時間又想不出來該在花園裡種些什麼花,也就由它空著了。一大片光禿禿的地兒,看著著實讓人不舒服,鐘辰軒說過好幾次,程啟思卻還是冇想出種什麼花。

羅景一直捧著紀槿的那張照片發呆,直到程啟思叫他下車,才“喔喔”地進了彆墅,還盯著照片捨不得移到眼睛。

程啟思開了瓶酒,倒了一杯給羅景。羅景也不喝酒,隻是把列印出來的照片舉在眼前。程啟思實在是看不過去了,把照片從羅景的手上一把搶了過來,扔在了一片,大聲地說:“現在麻煩你說正事!”

羅景呆了一下,苦笑著端起酒杯喝了一口。“啟思,用不著這麼大聲吧。”

程啟思哼了一聲。“羅景,你知道她是什麼樣的人。彆的不說,老館長就是死在她手裡的。這麼久了,你怎麼還對她念念不忘?她對你,全都是利用而已!”

鐘辰軒看著羅景一臉沮喪,打斷了程啟思的話頭說:“你就彆再數落他了。羅景,告訴我們,你發現了什麼?”

羅景大大了喝了一口酒。“這幾年來,我一直在博物館裡麵,潛心研究。我找到了一些珍稀的古籍,又去了好幾趟波斯波利斯。甚至那個變得空無一人的小鎮……我努力想把我們曾經見到的那一切,理出個頭緒來。我並不想要傳說中的居魯士大帝的寶藏,至少我並不想去發掘它。發掘的過程,也是一種破壞。我隻是想看看……想看看那寶藏究竟是什麼樣的寶藏。辰軒曾經說過,他認為居魯士的寶藏根本就是不存在的。但是,至少會存在一座神殿,一座存放著居魯士的身體的神殿。我想找到這個地方……我也想知道,居魯士的頭顱,究竟放在哪裡?”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