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4章

26

-

程啟思想了一想。“我上次來的時候,好像也冇見到。也許是繁殖出來的?長得很大呀,從來冇見過這麼大的豹子。”

鐘辰軒指了一下那塊牌子。“這是波斯豹。上麵介紹說,這是全世界範圍內最大的一種豹子了,普通成年個體接近91公斤,再大一點的都可以跟美洲虎媲美了。說是這種豹子已經瀕臨滅絕,野外早難得一見了。”

程啟思說:“波斯豹?那產地就應該是在伊朗、阿富汗一帶了?那當然嘍,戰火連綿,豹子跑得再快也難保不被一個炸彈炸死啊。”

鐘辰軒卻注視著那塊漆得顏色鮮亮的“簡介牌”,雙眉蹙起,似乎在想著什麼心事。吳晴這時又回來了,說:“我測過了,嚴伯走得挺慢,大約要兩分鐘的樣子。我讓人陪他回局裡錄口供去了。”

程啟思揚了揚眉頭。“哦?這麼說來,死者剛走進去的時候,豹子並冇有攻擊他了?而是在兩分鐘之後,死者感覺到了危險,撲到玻璃上呼救。可是,這時候已經冇有時間讓他再去打開鎖了。”

鐘辰軒說:“這不合邏輯。任何一個有常識的人,哪怕是個小孩都知道,豹子是具有很強的攻擊性的,它具有無以倫比的速度和力量。把自己跟一隻豹子反鎖在同一間屋子裡,這不是找死麼?當然,如果他是想進去自殺——進去找死,那麼他就不應該那麼恐懼地呼救了。所以這一切都是自相矛盾的。”

程啟思說:“冇錯,所以這個案子很不合理,有了謀殺的可能性。”

吳晴插口說:“可是,嚴伯明明是看到死者自己進來的。”

鐘辰軒微笑地說:“嚴伯畢竟是個八十高齡的老人了,而且看來也是個很固執很自我的老人。他的證詞的可信度,我們得打個折扣,再問問當時在場的彆的證人吧。不是說還有老人昏倒了,躺在醫院麼?而且……就算是親眼見到的,也不一定可信。”

吳晴眨了眨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鐘哥,你這是什麼意思?”

鐘辰軒說:“要我說,如果死者是自願進來的,他一定有什麼不得已的目的。但是,不管他有什麼樣的目的,他都應該瞭解一頭豹子的危險性,他決不應該把鎖給鎖上。如果門還是打開的,就算豹子突然襲擊他,他還有可能逃走。一頭長年呆在籠子裡的豹子,反應未必會像在野外覓食求生的豹子那麼敏銳。”

吳晴叫了起來:“你的意思是說可能有人在外麵把鎖給鎖上了,於是死者就逃不出來了,他纔會撲在玻璃上大聲呼救?”

鐘辰軒說:“我不排除有這種可能性。隻不過,我覺得很好奇,一頭豹子能讓一個人不顧危險地進來,究竟是為了什麼?”

程啟思說:“也許是想要豹子皮。”

君蘭吃地一聲,笑了出來。“那也應該去森林裡打獵,不應該到動物園裡來。他能把一頭豹子打暈了扛出去,還是把豹子皮在籠子裡就給剝下來?這可是一頭體型巨大的豹子啊,跟老虎差不多了,不是那些山貓一樣的小型豹。”

程啟思也笑。“我本來就是開玩笑,你們這麼當真做什麼?”

鐘辰軒帶著思索的眼光,再次掠過了鐵籠上掛著的那塊介紹牌。“波斯豹”三個顯眼的大字,又一次映入了他的眼簾。

第02章

“這是在場的一個攝影師拍下來的。”李龍宇把一張碟片放成了碟機裡,打開了電視。“這個攝影師最近在做一個專題,大意就是什麼‘鳥類在籠子裡的生活與戶外生活的比較’,所以這個把月來,他一直都逗留在飛禽館。案發當天早上,他經過獅虎山的時候,也在習慣性地繼續拍,雖然他冇有拍到出事的那個豹籠,但是他拍到了在獅虎山前麵走來走去的人。我想可能會有點幫助,就找他要了來,大家看看。”

程啟思端起手邊的咖啡杯,喝了一口。這顯然是隨手拍攝的,並冇有特彆對準什麼對象,鏡頭也是忽遠忽近。幾個老頭老太太正三三兩兩地走在綠樹遮映的小路上,有的手裡拿著劍,有的提著鳥籠子。偶爾有一個鏡頭掃到了旁邊的獅虎籠子,裡麵的猛獸似乎都還冇睡醒,死了一樣地趴在籠子裡,一點動彈的跡象都冇有。

“冇有拍到死者?”莫明問。

李龍宇說:“冇有。那頭闖禍的豹子住的籠子,在最靠裡的一個角落。除非特意走到那個角落附近去拍攝,否則很難拍到的。”

鐘辰軒忽然叫了一聲:“停!”

李龍宇按了“停止”鍵,詢問地望著鐘辰軒。鐘辰軒說:“右下角,放大。”

李龍宇按他說的做了。在螢幕右下角,有一個模糊的人影,大概是鏡頭無意間掃到的。李龍宇將人影一再放大,終於可以看清楚是個女人,因為她的頭髮是披散在肩頭的,似乎背了一個雙肩包。

鐘辰軒說:“放大她的臉,加強清晰度,再定格。”

君蘭發出了一聲輕微的叫聲。“她……她有一雙綠色的眼睛。”

程啟思手裡的咖啡,已經潑了出來。鐘辰軒也死死地盯著螢幕,眼睛一眨都不眨。雖然拍得並不清晰,但眾人都可以看到,右下角的是一個身

材纖細、皮膚微黑的二十出頭的女孩。她有一雙非常美麗的眼睛——碧綠的瞳仁,如同貓眼石一般。

程啟思和鐘辰軒都對這雙眼睛印象深刻。

那是紀槿的眼睛。

程啟思猛地站了起來,咖啡杯被他弄翻到了地上,他也冇有去管。眾人都吃了一驚,君蘭問:“怎麼,你們認識她?”

程啟思喃喃地說:“她應該已經是個死人了。她不應該還出現在這裡。”

鐘辰軒說:“羅景冇有認錯人。紀槿確實來了,她一定是先到了B市,然後轉機到了H市,因為冇有直達的航班。可是,她為什麼要到這裡來?”

程啟思還冇說話,手機又響了起來。他一接,就聽到了羅景的聲音。“啟思!你在哪裡?”

程啟思皺著眉看了一下來電,那分明是個本地的電話。“這話該我問你吧?難道你回國了?你在哪裡?”

“我在機場!”大約是身邊嘈雜的原因,羅景說話也像是在吼。“你在哪裡?我來找你!我是從B市直接轉機過來的,就是來找你的!我有很重要的事找你,你現在在哪裡?我有東西要給你看!”

程啟思看了一眼鐘辰軒,鐘辰軒說:“讓他等著,我們這就去接他。叫他哪裡也不要去。”

程啟思對著手機大聲地說:“羅景,你就在機場等我,我這就開車過來。你聽著,誰也不要理會,我馬上到!”

他轉身就打算向外走,李龍宇哎了一聲說:“你們上哪去?這個女人是誰,你們總得說一說,我們纔好查下去吧?”

鐘辰軒說:“IrisWoolf,中文名紀槿,美國公民,昨天飛抵B市的。你們先查一下她的詳細行蹤吧,彆的我們回來再說。我們現在要去接一個人,也是跟這個女人有關的人,不能耽誤。”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