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33章

26

-

程啟思看著羅景血紅的眼睛,實在是忍不住了,大聲說:“他喜歡那個女孩子,也是因為她跟你長得很像!”

紀槿站了起來,扔開了那襲黑色的鬥蓬。一襲紅色的長裙裹在她的身上,顏色鮮豔而奪目。“我知道,這些我都知道。可是我還是恨,恨她也恨羅景。所以我殺了她,不可以麼?馬薩格泰族的女人,眼裡隻會有自己想要的東西,搶奪我的東西的人,不管是誰,我都要她死!”

她的聲音尖利而響亮,聽得程啟思身上一個寒顫。隻聽鐘辰軒說:“那麼黃園長呢?他是怎麼回事?”

“那個園長起了疑心。”紀槿說,“有些鑰匙,要他那裡纔有,我讓王望年去偷,又套問密碼,卻引起了他的懷疑。正好,王望年去幫園長買藥,我就把藥給更換了。我也不知道他什麼時候會吃藥,不過,我猜想他看到動物園裡發生了那麼多事,一定會心臟病發的,那就一定會吃下藥。事實證明,我似乎料得不錯?”

鐘辰軒說:“可是那礦泉水……”

紀槿說:“我身上還剩了一些氰化鉀,總不能亂扔吧?我就隨手摻在一瓶開了蓋的礦泉水裡了。如果有人喝到,那更好,謎團又多了一個。”

“難怪黃園長臨死之前,說著‘藥’……他說的是鑰匙,而不是藥……”程啟思瞪著她,說,“你的父親……你難道就不為他難過嗎?他死了,你還那樣對他的遺體?你……連普通的人性都冇有麼?”

“他跟我母親的結合,是不得已的。”紀槿淡淡地說,“那時候,是個什麼年頭,我不清楚,總之他是被人逼得跳水的。冇死,於是逃走了,終於輾轉到了美國。我母親是個富有的珠寶商的女兒,他們的婚姻算得上幸福,可是,他從來冇有愛過我母親。他的心,還留在那個十八歲的梳著兩條辮子的女孩身上。他的思想也一直停留在那個時候……他以為時間會因為他的希望而停止麼?”

程啟思把羅景揪了起來。“你為什麼要殺他?”

“……他,他打電話給我媽,卻打到了我的電話上。”羅景呆滯地說,“我不是想殺他,我隻是覺得他很討厭,就像是還活在過去……他的幾十年就像是在白活似的,隻是喃喃地唸叨著,他以前跟我母親怎麼樣,這幾十年他活得有多少辛苦……他要我同意他跟我母親見麵,說他對不起我母親……我打了他……他死了,我就跑了……我很害怕,很害怕……”

他的聲音,越來越淒涼。“小槿,小槿,你為什麼要把雨琳殺了?你要殺,來殺我啊,是我對不起你,你為什麼要殺她?你為什麼要殺她?”

紀槿秀麗的臉龐,忽然起了一陣獰惡的痙攣。“你就那麼重視她?”

程啟思一放手,羅景重新跌坐在地上。他的眼神像是一個孩子的眼神,茫然而迷濛。“我?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小槿,小槿,你為什麼那麼做……”

紀槿慢慢地走到了羅景麵前。她赤著腳,腳踝著戴著一隻金鐲,上麵墜著鈴鐺,發出清脆的互擊聲。她跪在了羅景的身前,伸出一隻手,摟住了他的脖子。“羅景,你說過,你愛我,是不是?”

羅景茫然地點了點頭。紀槿又笑了,她笑得天真而純淨,彷彿是個不解人事的少女一般。“你要記得,羅景,愛這個字不能隨便說的。馬薩格泰族的女人,你愛上了,就決不能背叛,決不能放棄。你明白麼?羅景。”

羅景再次點了點頭。程啟思自紀槿抱住羅景,就覺得有些不安了,這時聽到她最後那句語調古怪的話,心裡猛地一沈,幾乎沈到了穀底。他正想有所動作的時候,隻聽到“砰”地一聲悶響,墓室裡頓時瀰漫著一股火藥味。

羅景依然癡癡地注視著紀槿的臉。他的眼神,突然地清明瞭起來。“小槿……你終於不再是我腦子裡的幻影了……”

紀槿放開了摟住他脖子的手。羅景緩緩地往後倒下,他的腹部正在慢慢地流出血來,迅速地染紅了灰色的地麵。羅景的眼睛,卻一直冇有離開過她的臉,對於自己小腹上的彈孔,他就像是完全冇有感覺似的。他伸出一隻手,去摸紀槿的臉。

“小槿……對我而言……一切都不是真實的……隻有你……纔是真實的。如果可以……我寧可這個世界上的一切都是海市蜃樓……隻有你……紀槿,是真真實實存在的……我愛你……超過彆的一切。”

紀槿怔怔地看著羅景的手猛地垂下,忽然仰起頭,狂叫了起來。她的叫聲,像是一隻豹子的利爪,把波斯波利斯的黑夜都撕裂了。她忽然拔出了腰上一把彎刀,一刀割斷了自己的咽喉。

鮮紅的血,立刻噴濺了出來,噴在了羅景的臉上。

鐘辰軒看著那些鮮血,依稀地想到,那個叫雨琳的女孩子,她的致命傷也是被人割斷了喉管。馬薩格泰族的女人,最喜歡的就是這樣的殺人方式麼?

法德耶也站了起來。他的豎琴落在了地上,發出清脆的“當”的一聲。他的眼睛,黑色和金色的瞳仁,交織著白天和黑夜。

他低低地說了一句話。他的聲音柔軟,而低沉,帶著某種音樂的韻律。

鐘辰軒怔怔

地問:“他在說什麼?……”

伊齊德的聲音,低沉而黯然。“他說,我們都不懂愛。”

程啟思一拳砸在石壁上。他衝了出去。他的聲音在夜裡迴盪。“安瑤和任羽是這樣死在我麵前的,你們也是!你們究竟是為了什麼?……我真不明白……”

鐘辰軒幾乎是絕望地閉上了眼睛。他從羅景的手裡,拿出了那個黃金之眼。黃金之眼也沾上了鮮血,但依然是光芒四射的。是的,黃金之眼為什麼會在死去的假紀槿手裡?因為那本來就不是紀槿,而是雨琳。雨琳拿著黃金之眼,而紀槿因此嫉恨得發瘋。

“告訴我……在居魯士大帝的墓裡,究竟有什麼?”

伊齊德麵對他這個問題,一時間有些來不及反應。他把這句話對著法德耶重複了一遍,法德耶作了個首肯的表示。伊齊德這才緩緩地回答道:“那隻是一間普通的石室,隻是藏在特彆深的地方。你猜對了,在他的世界裡,用不著那些虛偽的浮誇的富麗的金銀珠寶。因為他是個強者,他不需要粉飾,他要的隻是死後的安寧。”

“可是在那些羊皮紙裡,記載得非常非常美麗。”鐘辰軒說。

“史學家總是會誇大其詞。”伊齊德聳聳肩,含糊地說。“它確實有些奇妙的地方,會讓所有進去的考古學家不失望,但它的價值並不在財寶上麵。”

“那她失望麼?”鐘辰軒問。

“我很想看到她失望。”伊齊德說,“但她卻冇有表現出失望。我忍不住問愛麗絲,問她,你不是不惜一切都要得到麼?”

鐘辰軒問:“紀槿是怎麼回答的?”

“她說……這個世界上還有更寶貴的東西,隻是她從來就冇有意識到。她曾經以為自己會失望,可是,她發現,她已經不在意了。”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