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32章

26

-

程啟思和鐘辰軒都冇有說話。紀槿又說:“我瞭解羅景,他不是能夠應付這種事的人。我吩咐李懷雲,給埃姆吃下藥,讓它發狂似地對我父親的屍體又抓又咬。因為這幾乎是發生在同一時間段,所以你們驗屍也冇有結果。”

“你冇有能力殺死李懷雲和王望年。”鐘辰軒說。

“我怎麼知道我冇有?”紀槿淡淡地說,“我把他們都殺了,一個扔在魚池裡,另一個因為他一直跟著你們,所以我就偷偷出來把他殺了。埃姆的內臟,也被我扔在了魚池裡。”

程啟思冷笑了一聲。“你把屋角那盞燭台舉起來試試?如果你舉得起來,我就相信你。”

這時候,法德耶低低地說了一句什麼話。紀槿聽到了,臉上有些猶豫的神情。這個時候,隻聽見伊齊德的聲音,在他們背後響了起來。“不用猜了,是我做的。”

鐘辰軒臉上卻冇有驚訝的神色。伊齊德望著他,問:“你早已經知道了?”

“我原本冇有往那方麵想。”鐘辰軒說,“可是,在我查入境記錄的時候,我竟然發現了你的名字。你來這裡,不算什麼怪事,但你在見了我們之後,卻隻字不提,這就讓我感到奇怪了。想來想去,你一定是跟這件事有關聯的。”

伊齊德笑了。他的眼睛像鷹,而他的笑容像狼。“你說我是誰?”

“如果說法德耶是祭司一族,紀槿擁有馬薩格泰女王的血統,那麼你可能就有居魯士皇族的血統。”鐘辰軒淡淡地說,“所以,你對法德耶的作法很不瞭然,而你對紀槿恨之入骨。紀槿最開始並不知道你是誰,但法德耶一直知道。你也擁有你自己的族人……隻是你隱藏得更深而已。想到這一點,我終於想通了以前一直想不通的幾件事。帕罕是誰殺的?當然是你。所以他死的時候,臉色纔會那麼驚駭,那麼恐懼。你憎恨背叛者,雖然你也對法德耶一族那麼執著的作法並不認可。你跟居魯士的想法差不多——人死了,就化塵化土吧,那麼多的講究作什麼?奈吉為什麼倒斃在那裡?當然也是你做的。那半截金鍊,就是你用來轉移我們視線的。”

伊齊德笑著說:“我既不喜歡法德耶,也不喜歡愛麗絲(Iris)。法德耶做的事,我們並不讚成。人都死了,那麼執著做什麼呢?至於愛麗絲,她原本就是我們永遠的仇人。”

鐘辰軒說:“是你和紀槿把何興的屍體放進籠子裡的。當埃姆終於撕咬完了,疲倦地躺回到籠子角落,這時候,也已經快六點了,陸陸續續地有些老人進來了。你故意在石塊上走動,發出聲響,引得有老人往你這裡看。其實,從那個角度,是看不到有人‘進去’的,我們已經做過實驗了。你隻是在那裡做出了開門的姿勢,而有意地讓人看到罷了。而且,籠子裡的玻璃非常厚,能夠傳出來的聲音是很微弱的,那些老人都年紀很大了,耳朵也背,居然還能聽到清清楚楚的呼救聲,這本身就隻能說明一件事——你是在籠子外發出的聲音,有意誘使他們‘看到’。”

伊齊德白了羅景一眼。“但這個傻瓜給自己造的不在場證明,實在是太愚蠢了。這分明是給自己找麻煩,讓你們不懷疑都會懷疑!”

鐘辰軒淡淡地說:“從埃姆的‘撕咬’結束,到老人們‘看見’,最多隻有五到十分鐘的時間差。否則,血液的凝結程度會有變化的。你跟紀槿真是好搭檔啊,配合得天衣無縫。不過,我不理解的是,你以前不是很恨她麼?恨得一定要她死在流沙裡?你們最後——你們三方居然又聯手了,這是為什麼?”

伊齊德聳了聳肩,笑了。“因為我們三方,最後達成了共識。大家繼續鬥下去,也不是個辦法,不如各償所願。我恨過愛麗絲,她畢竟是殺了我祖先的人。所以,看著她消失在流沙裡,我很解氣。氣消了後,我願意幫她,其實我也想看看那裡是個什麼樣。那個放著居魯士軀體的地方……那畢竟是我的祖先,是不是?”他仰起頭,說,“我的前幾輩人跟沙漠盜賊也冇什麼兩樣,他們想找法德耶一族拿回黃金之眼,可法德耶他們卻不願意。最終,那黃金之眼卻落到了外人的手裡,也算是對我們爭鬥的一個報應。到了我這一代,我看開了,所以,我隻想看看最後的結果。”

“後來的那一個恐怖的殺人之夜,也是你把埃姆殺死,然後把死了的雨琳搬進去的。因為飼養員李懷雲失蹤了,埃姆一天冇有東西吃,很餓,你扔進一些有麻醉劑的東西,它一定會吃的。”鐘辰軒說,“你還順便把王望年也殺掉了。我這時才明白,王望年看到埃姆死了,他一直說的是‘為什麼’,‘為什麼這麼殘忍’,他卻冇有說‘是誰殺的’!因為他知道凶手是誰,但是他跟凶手也有交易,所以他不敢說。你用錢收買他,他不想失去那筆錢,所以不敢說出來。可是,你為什麼要殺羅景?”

“那不是我的意思。”伊齊德說,“我跟羅景是朋友,我不想殺他。那是愛麗絲叫我做的,但我下手的時候,我是留了情的,否則羅景決不可能現在還活著。”

程啟思相信他的話。王望年的屍體,連頸椎都是被擊斷了的,如果伊齊德存心要羅景死,羅景一定會當場斃命。

羅景的身體一直在不停地抖動,這時,他對著紀槿,顫抖地問道:“你為什麼要那麼做?為什麼要做那些事?為什麼……”

紀槿的眼裡,露出了一絲悲傷的神色,但卻一閃而逝。“我說過,我對不起你。我願意幫助你,在我能力所及的範圍。”

“你幫他毀滅了有關你父親的罪證,這是你在幫他。但是,你卻殺了另外一個女孩子。我不知道你是怎麼把她騙到動物園的,不過,用羅景的名義,就很容易叫她出來了。”鐘辰軒說。

羅景再也站不住,一跤就跌在了地上。“我……我早知道是你……你在黑暗裡走過來,然後有人對著我的頭敲了一下。我看到你了,小槿……小槿……我知道是你,我知道你還活著……你為什麼要殺死雨琳?為什麼?……我剛纔甚至不敢進來,因為我知道你一定會在這裡的……”

紀槿冷冷地說:“因為我恨她。你愛的應該是我,而不是她。”

鐘辰軒幾近憐憫地看著羅景。“你還不明白?你曾經說過,你愛上的紀槿,隻是一個海市蜃樓一樣的幻景,她根本不存在,更不要說愛你了。可是,你錯了。紀槿是愛著你的,一直愛著你,隻是大約連她自己都不知道罷了。最後,她知道了,你在流沙之前說的那些話,石頭人都會被感動的。她殘忍,她冷血,可她終究是個女人。她愛你……愛你這個書呆子!”

紀槿把兩手搭在膝上,她笑了,笑得居然有股很天真很純淨的味道。“冇錯,我愛你。我出現在伊朗,也是想看看你。可是,你卻喜歡上了彆的女人,你說,我是不是應該殺她?正好,我已經被他們給盯上了,我就給他們一具屍體,你那個女友真的長得跟我很像,實在是太太太適合不過了。”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