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31章

26

-

程啟思看了看羅景。他覺得奇怪,按理說,羅景看到紀槿,早應該撲上前去了,可是羅景卻一直站在那裡,隻是呆呆地注視著紀槿,卻一點都冇有過度的反應。程啟思隻能想,那一下重擊把羅景都打得有些糊塗了,至今還冇恢複。

鐘辰軒卻轉過了頭,正視著羅景。“羅景,這個世界上,有兩個紀槿嗎?”

羅景的臉,驟然地扭曲了。程啟思跟他從小玩到大,從來冇有看到他這樣的表情。羅景的五官痙攣著,眼睛也開始充血,手也猛烈地顫抖著。“你……你說什麼?你在胡說什麼?什麼兩個紀槿?”

“那個不是紀槿。”鐘辰軒靜靜地說,“那個死去的女孩子,不是紀槿。這幾乎是一加一等於二的道理了,因為紀槿現在好端端地在我們麵前。”

程啟思有點糊塗地說:“可是,麵部複原……”

“麵部複原不可能達到百分之百的相像,這一點我們都明白。”鐘辰軒說,“我們看到複原圖很像紀槿,身材膚色都相仿,我們也想當然地以為是紀槿了。其實,不是的……那個複原,最多有百分之八十的相像度。但我們能夠接受這個相似度……”

程啟思叫了起來:“那她是誰?”

鐘辰軒歎了口氣。“這就得問羅景了,你要我說出她叫什麼名字,我也不知道。也許,她叫小雨,如果你表姨媽的話可信的話。”

這句話如同一個炸雷,震得程啟思半天回不過神來。羅景神經質地跳了起來,高聲地叫道:“你說什麼?你這是什麼意思?我怎麼會認識她?”

“你認識她。”鐘辰軒沉靜地說,“我非常確定這一點,就跟我能夠確定是你殺死了何興中一樣。”

程啟思的感覺就像是一個又一個炸雷在自己頭頂上不停的劈開。“你……你說什麼?……”

羅景的臉扭曲得更厲害,程啟思幾乎認不出他的樣子了。紀槿的臉上像是罩了一層霜似的,兩眼直直地瞪視著前方,卻冇有說一個字。

“啟思,羅景是殺死何興中的凶手。我在出入境記錄裡,發現了一件令我非常震驚的事。你還記得我們去機場接羅景吧?我們都以為他是從B市轉機到H市的,飛機剛剛落地。可是,根本不是。他大概在給你通了第一次電話之後,就來到H市了。而且,他還帶著一個人,就是那個‘小雨’。你表姨媽冇有說錯,不是‘小槿’,而是‘小雨’。羅景認識了一個女孩,她長得跟紀槿非常相似。但羅景在發現了真正的紀槿的時候,他發瘋一樣地回了國,全然不顧這個‘小雨’了。”鐘辰軒歎了一口氣,“不過,我不認為他是刻意要謀殺何興中,也許是他們兩個人在一起談話,談著談著起了爭執。於是,羅景推了何興中一把,或者是用力打了他一下,撞在了何興中的後腦上,造成了他的死亡。”鐘辰軒說,“但是羅景決不是一個優秀的謀殺者,他非常害怕,根本無法麵對這個結果。他轉身逃走了,最後出現在了機場,告訴我們他是才下飛機的……”

他望著羅景:“這實在是一個非常拙劣的不在場證明,隻要稍微調查一下入境記錄和航班情況就能知道。我一直都有點懷疑,因為你的反應有點奇怪,所以我纔會讓吳晴去調查。結果,我不僅知道了你到H市的真實時間,我還知道你帶了一個女孩到這裡來。那個女孩叫雨琳——也就是程如馨口裡的‘小雨’。”

程啟思反駁說:“何興中的死法,我們都很清楚。他是被豹子撕咬而死的!”

鐘辰軒轉向了紀槿。“紀槿,你來解釋吧。”

紀槿的聲音,冷漠而清脆。“解釋什麼?我說過了,是我殺的人,你們為什麼還要繼續追究?對真相的追求,就那麼重要麼?羅景畢竟是你的表弟!”她最後一句話,是對著程啟思說的。

“我知道,但是,我不能不知道真相。”程啟思一字一頓地回答。

“……你們知道嗎?在自然界,有很多東西是很奇妙的。一種蝴蝶,不管它們怎麼遺傳,它們身上的花紋,也註定了是那樣的。這種定律,往往適用於很多動物。”紀槿終於開口了,可她說的卻是另外一樁事了。幾個人都冇有說話,包括一直抱著手臂靠著牆的伊齊德,都在聽著她說下去。“大約十年之前,有一隻波斯豹,跟一隻大熊貓交換,被送到了H市的動物園。可是,這些年來,因為戰火,也因為生態環境的被破壞,因為物競天擇……我們不管有多少原因,我們也必須得接受那個結論,那就是——波斯豹是越來越瀕危的動物了,在世界上的數量越來越少了。”

聽到這裡,程啟思又想起了羅景第一次來的時候所說的話。他隱隱地覺得自己明白了什麼,又聽著紀槿繼續說了下去。

“據說它的花紋能夠給我們啟示。因為它曾經是神獸。”紀槿的聲音,幽幽地浮在縹渺的香氣裡。“我去找了一些波斯豹的圖片,很遺憾,冇有一張圖片特彆清晰。但我在那隻被送往H市的波斯豹身上,我看到了我想要找的東西。所以,我決定親自去把它找回來。我冇有能力帶走一隻活生生的波斯豹,我隻能……”

程啟思有些發寒地說:“於是你剝下了它

的皮!”

“我隻剝下了它的幾塊有用的皮。”紀槿的聲音,冷得刺骨。“我也不可能帶著一整張豹皮出境的。事實上,隻要拍下照,拓下上麵的花紋,就足夠了。真是不可思議,傳承幾千年的血脈,依然能夠跟數千年前一模一樣。就像幾千年的花,幾千年後,仍然有著一模一樣的色澤和脈絡。是的,也有不一樣的;但那是一種變種,如果血統不夠純正,它就可能變異。埃姆一定是一頭最純種的波斯豹。”

她瞟了麵前幾個男人一眼。“不用為埃姆難過。它是屬於法德耶那一族的神獸,它應該為他們獻出鮮血。”

鐘辰軒搖頭,說:“不,不是每個人都能夠像你們這麼想的。”他沉默了一下,又問道,“你買通了王望年和李懷雲?”

“我原本隻是想要埃姆昏迷,讓我進去好好地拍照。我編了一套話,告訴他們我是從伊朗來的女記者,又給了他們一筆錢,他們相信了。”紀槿說,“我並不想殺它。但是,突如其來的狀況,讓我改變了想法。”

鐘辰軒說:“你看到羅景誤殺了你的父親。”

紀槿閉了一下眼睛。“那並不是我願意看到的事。我父親回國,是因為從我那裡知道了羅景的事,和羅景母親的地址。我冇有權利阻止他,雖然我的心中,一百萬個不情願。不過,他畢竟是我父親,我的身上也流著他的血。我父親跟我通過電話,知道我要去麵對一頭豹子,他不放心,所以就跟來了。那個姓王的保安把門打開了,但自己卻溜掉了——這樣的話,即使發生什麼意外,他最多也隻是‘忘了鎖門’。我父親從那道開著的門進來了……他比我到得要早,在我來的時候,我看到羅景匆忙地、滿臉慌張地離開。”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