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3章

26

-

“它平時很凶惡嗎?”鐘辰軒問。

李懷雲連忙搖頭。“不,埃姆一直很溫順,很聽話。它……我真不知道它為什麼會咬死人。”他望著鐘辰軒,小心翼翼地問,“警官,你們……你們會把埃姆殺了嗎?”

鐘辰軒呆了一下。“現在我們大概還冇辦法回答你這個問題吧。”

“警官,你們彆殺埃姆呀。”李懷雲說,眼眶紅了,“它真的很乖,一定是發生了什麼事,刺激了它。它平時絕對不會咬人的……就算餓壞了,它也不會攻擊我的……”

鐘辰軒說:“它也許不會攻擊你,但它會攻擊彆的人。而且,猛獸總歸是猛獸,不管在籠子裡關多久,它殘暴的本性還是存在的。熊貓都會一巴掌拍死羊,何況是作為百獸之王的老虎。”

這時,程啟思在籠子裡麵叫他了。鐘辰軒笑了一笑,說:“不用擔心,豹子畢竟是珍稀保護動物,不會那麼輕易就殺掉的。除非是出現了什麼不可控的情況……把你的埃姆關好吧。”

他走回到了鐵籠裡,看著那對於一頭成年的豹子可以說是相當狹小的空間,歎了口氣說:“把山野裡的動物年複一年地關在這裡,真是很不人道的一件事。”

程啟思說:“你可以去野生動物園,那裡的動物就是放在外麵亂跑的。”

他看到鐘辰軒瞪起了眼睛,連忙說:“好了好了,我們不說這些。現在的問題是這個死者,他為什麼要跑到籠子裡去?他又是怎麼進來的?”

莫明把塑膠袋遞了過來,裡麵放著一個沾滿了血的棕色皮夾。“有些現金,但是冇有證件,也冇有銀行卡之類的東西。”

程啟思接了過來。“那就是說冇有任何可以證明他身份的東西了?……他一大清早地跑到動物園來乾什麼?跑到豹籠子裡,這不是找死做什麼?”

鐘辰軒走到籠門旁,仔細檢查那把鎖。“鎖不是被鑰匙打開的,是被撬開的。這是老式的鎖,要打開很容易,一個偷自行車的小賊都能做到。一根鐵絲,或者一把鉗子什麼的,都能把這鎖打開。”

“冇錯,鎖上有一些很新的劃痕。”莫明說,又舉起了一個膠袋,“而且在死者身旁不遠處發現了一把鐵鉗。他應該就是用這鐵鉗撬開鎖的。那鎖是古董級彆的鎖,要打開實在是再簡單不過了。要我來開,兩分鐘就夠了。”

程啟思說:“撬開了又怎麼樣?走進來,然後再從籠子的縫隙伸出手去,把鎖重新鎖上。再等著豹子來把自己咬死?這人有神經病嗎?”

李龍宇抓了抓自己的頭髮。“他呼救過。他既然會呼救,就說明他冇有想到豹子會來咬他。”

鐘辰軒笑著說:“任何正常人都應該知道豹子會攻擊人吧。有句話叫不入虎穴,焉得虎子,這話的意思就是要進虎穴,一定要冒相當大的風險。死者既然來了,就肯定知道有可能發生什麼事……他究竟冒險進來是為了什麼?”他的視線,緩緩地掃過整個鐵籠。除了一個小水池,一個碩大的食盤,石板地上就再也冇有彆的東西了。鐘辰軒困惑地皺起了眉頭,低聲地說了一句:“我真是不明白,這裡有什麼能吸引一個人冒死進來呢?”

程啟思回過頭對李龍宇說:“鎖上和鐵柵欄上的指紋,儘量采集。”

李龍宇做了個苦臉。“這是動物園,鐵柵欄上不知道有多少遊客的指紋。”

鐘辰軒沉思地望著這個堅固的鐵籠,四周除了小孩手臂那麼粗大的鐵柵欄之外,還有一層非常結實的特製的玻璃。這裡住的是動物園裡最危險的一群猛獸,雖然,也許長久的籠中生活讓它們開始退化了,但本性裡的野性仍然是不可抹滅的。鐘辰軒想起剛纔看到的那隻叫“埃姆”的豹子,那雙淡藍透明的眼睛,幾乎像是會說話一樣,溫順而哀傷。

它在傷心什麼?它知道它殺了一個無辜的人麼?

他忽然聽到外麵有箇中氣十足的老人聲音,在大聲地叫嚷著什麼。君蘭溫柔耐心的聲音,低低地在老人叫嚷的間隙裡響著。鐘辰軒走出去一看,一個手裡拿著一把練習用的寶劍的老人,正用力揮舞著那把劍,滿臉都是激動不已的神情,連臉都漲紅了。看君蘭的表情,很是擔心那老人太過於激動而犯了心臟病。那老人雖然紅光滿麵,但看起來也應該是七十多歲的人了。

“我跟你們說,我跟你們說,那個男的就是自己進去的,我看到的!”老人的大嗓門幾乎把君蘭的聲音都給淹冇了,君蘭無奈地歎了口氣,示意吳晴把老人扶到一邊的石椅上坐上,柔聲地說:“是呀,這些我們都知道。老伯,你慢慢說好麼?怎麼稱呼您?”

老人看到君蘭這樣的態度,總算是打鼻子裡哼了一聲,說:“還是你這個小妹子懂事。我姓嚴,你叫我老嚴就是啦!”

君蘭微笑著說:“嚴伯,您是每天早上都在這裡練劍的麼?”這動物園其實也相當於一個大公園,有山、有綠樹、有湖泊,環境挺幽雅的。對於退休老人都是免費開放的,所以每天早晚都有不少老人在這裡散步,鍛鍊。

老嚴忙說:“對啊,我不但練劍,還打太極呢!看我這身子骨怎麼樣?我明年就要

八十了!”

如果這麼說的話,那這老嚴的身體確實是保養得不錯,身板挺直,硬朗得緊。鐘辰軒微微一笑,冇有打擾他們,隻是站在後麵聽著。君蘭又問:“嚴伯,您今天早上來這裡的時候,就看到了有一個男人進豹子籠?”

老嚴點了點頭。“我雖然老了,有點遠視,但是還是看得清楚的。我跟獅虎山的飼養員挺熟的,小李還不到一米七,可我瞟了一眼,那個進籠子的人,比小李高得多啊,而且覺得很眼生。我也冇當一回事,也許是彆人來代班呢?我就準備往前麵走,走到湖邊去,突然就聽到有人在叫了。唉,那叫得可一個淒慘啊,我以前也聽過這種聲音……”他吸了一口氣,“我以前當過兵,打過仗,戰場上那些要死的人……就是這麼個叫法的。”

君蘭仔細地聽著,問:“從您看到那個男人進籠子,到他發出慘叫,中間大約隔了多久?”

老嚴想了一會,說:“你要我說多久我說不上來,但我看到他進去的時候,是站在這裡。”他比劃了一下,又指著不遠處的一棵樹說:“他開始叫的時候,我就站在那棵樹下。”

君蘭招呼吳晴說:“小晴,你陪嚴伯下去,請他按開頭走的速度,重新走一次,你計下速度。”

吳晴答應了一聲,扶著老嚴下去了。君蘭一抬頭看到了鐘辰軒,就說:“你們覺得怎麼樣?”

鐘辰軒搖了搖頭。他仰起頭,看著豹子籠上掛著的一塊牌子。每個籠門上都有類似的牌子,上麵有裡麵關著的動物的簡介。程啟思這時也走了出來,看他看得入神,也跟著去看。君蘭笑著說:“我以前來這裡的時候,還冇見到過這頭豹子,也許是從彆的地方送來的。”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