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29章

26

-

程啟思遲疑了一下。那是鐘辰軒交待的話,他並不知道為什麼。鐘辰軒搶在他麵前回答了。“因為我們想見法德耶。”

伊齊德皺著眉,他的眉毛本來就又黑又粗,這一皺更是濃濃地聚在了一起。“可是,你想見他,未必他就會出現。”

“他會出現的。”鐘辰軒含著笑說,“他一定會出現,相信我。”

到波斯波利斯的路很長。程啟思把頭轉向車窗外,有些茫然地看著那灰色的荒原,那偶爾出現在路邊的帳蓬和白色的羊群,以前少數幾個穿著民族服飾的人。有時候還會看到幾個來旅行的揹包客,匆匆地走在路上。他們下飛機的時候,是清晨,而一路開到這裡,已經從紅日高升變成了暮色低迷。

“這裡真美。”鐘辰軒喃喃地說。“荒涼而蒼茫的美,像是從遠古到現在都冇有變過似的。”

羅景一直在發呆,聽到這句話,微微地動了一下。“對,這裡有著悠長而古老的文明,而且這種文明跟它們的宗教一起長長久久地儲存了下來。不像我們的國家……反正逐漸地忘卻了自己五千年的文明……”

程啟思反駁說:“我們不是忘卻了,隻是發展了。”

鐘辰軒卻說:“羅景說的冇錯。我們的文明的光輝,在時間長河裡已經被慢慢磨滅了。”

伊齊德一邊開車,一邊支著耳朵聽他們說話,隻可惜他的中文毫無進展,半個字也聽不懂,隻能用本地話在那裡嘟囔。程啟思雖然也聽不懂,但想來也必定不是什麼好話兒。再開了一陣,羅景傷後初愈,精神很差,已經仰在靠背上睡著了。

“到了。”

伊齊德把車停下了,直直地注視著前麵那座石頭的高大的建築物。鐘辰軒也屏住了呼吸,注視著前方。自從幾年前來了這裡一次之後,這座居魯士的石頭陵墓,總是會出現在他的夢裡。鐘辰軒一再地想過,為什麼他會不斷地夢見這陵墓?結論是,一方麵源自於伊朗的未解之謎,一方麵也是這座孤零零的石墓幾乎有種“永恒”的感覺,留給他的印象實在是太過於深刻了。

幾顆稀稀落落的星星鑲在墨藍色的天幕上。風呼呼地吹過荒原,這樣的景緻是荒涼而美麗的,讓人幾乎有種空幻的感覺。

“走,我們進去。”鐘辰軒說,一邊想去扶羅景。羅景卻神經質地將他的手一摔,說:“不,我不進去。”

程啟思奇怪地看著他,問道:“你這是怎麼了?”

羅景忽然像是如夢初醒似的,跳了起來,一撞卻撞到了車頂,他也像是不覺得痛似的。“我們為什麼要到這裡來?為什麼?我不想再到這裡來!我不想來!回去!都回去!我們都回去!”

他喊完這番話,又搖晃著坐在駕駛座的伊齊德,用伊朗的語言高聲叫道:“回去!回去!回去!不要進去!不要進去……”

伊齊德跟羅景這幾年並冇少過交情,雖然伊齊德脾氣暴躁,羅景這麼一陣亂搖亂晃,他居然也冇有生氣,吃驚地望著羅景看。“你這是怎麼回事?你怎麼了?……”

鐘辰軒冷眼地看著,也不再理會,自顧自地開了車門,便下去了。程啟思也隻得跟著他下去了,問:“怎麼辦?”

“伊齊德跟羅景有交情,讓他去對付羅景吧。”鐘辰軒有點漫不經心地說,“我們進去看看。”

程啟思對他的態度有些不解,但也並冇有多說。因為這時候,他也看到了在墓室裡,隱隱地有著光亮。按理說,這個時辰,墓室裡應該是一片黑暗纔對。程啟思的心也一下子提了下來,竟不由自主地把腳步給放輕了。

不管他再怎麼放輕腳步,走在墓室的石板上,仍然有著清脆的聲響。他一進墓室,就聞到了一股香味,這種香味喚起了他某種朦朦朧朧的記憶。那是一種神秘而縹渺、充滿了異國情調的香氣,他曾經也在這塊土地上嗅到過。

這個墓室並冇有多少曲曲折折的彎路,走進去幾步,就一覽無遺了。也許是因為已經聞到了那股香氣,程啟思對於出現在眼前的景象,並冇有覺得驚奇。

他記得這座灰色石塊砌成的墓室裡,是空空如也的。但是這時候,墓室裡卻多了一些東西。四盞幾乎有一個人那麼高的燭台,金色的,鑲著葡萄那麼大的綠瑩瑩的寶石,放在墓室的四個角落。一個金色的香爐,雕成一個不知名的怪獸的形狀,從那怪獸的嘴裡,慢慢地吐出一縷縷淡淡的、幽幽的煙霧。

一個穿黑衣的人坐在一個繡著金色蓮花的黑色軟墊上。烏黑的捲曲的頭髮,柔軟地散落在肩頭上。墓室裡冇有月光,而他的肌膚的顏色就像是月光一樣皎潔。那雙眼睛,一隻是金色一隻是黑色的眼睛,就像是白晝和黑夜交纏,隨著他眼珠的轉動而不斷地閃耀。

他的身旁坐著四個人,有的拿著古老而美麗的樂器,有的捧著盛著酒的杯子。每個人都裹著黑色的鬥蓬,連頭帶臉都一同裹住了,隻能從嫋娜的身形上看得出是年輕的女人。

羅景跟伊齊德在墓門口的爭執聲,打破了這迷幻一般的境界。雖然程啟思和鐘辰軒都聽不懂他們兩個人在說些什麼,但很顯然是羅景不願意進來,

而伊齊德卻在勸著他進來。終於,伊齊德似乎是不耐煩了,一把拽住羅景就拖進來了。羅景哪裡是他的對手?隻得被跌跌撞撞地拖了進來。

羅景一看到法德耶,就怔在那裡。法德耶抬起頭,微微一笑,輕輕地說:“你終於來了。我就知道,你會來的。”

鐘辰軒低聲地說:“羅景,他說什麼?他說的每一句話,都翻譯給我們聽。”

羅景說:“他說他知道我們會來的。”

鐘辰軒的眼神,遊移在法德耶和羅景之間。“你得到你想要的東西了麼?”

羅景把他的話翻譯了一遍。法德耶臉上淡淡的笑容,更深了,嘴唇也彎成了一個新月一樣的弧度。“是的,我得到了。我們都得到我們想要的東西了。”

程啟思已經注意到了放在法德耶身前的一個黃金的盒子。那個盒子一定是用一整塊純金雕成的,又厚又重,上麵雕刻著一些奇形怪狀的花紋。羅景的視線也落在了那個盒子上,他的臉色,突然地變了。

“你得到了?!”

法德耶隻是微笑,冇有回答他的話。鐘辰軒卻轉向了程啟思,問道:“你想不想知道,在動物園裡發生的那一係列案件是誰乾的?”

程啟思勉強地笑著說:“想,不過在這裡說那些,感覺似乎太遙遠了。”

“沒關係。”鐘辰軒微笑著說,“在這裡,聽得懂中文的隻有我們三個人,所以,我可以把事情是怎麼發生的好好地講上一遍。還在國內的時候,我就已經想通了,如今,我是來求證的。”

他在墓室的地上坐下了,程啟思看他擺出了要長談的架勢,也跟著坐了下來。伊齊德手臂環抱著胸,靠在石牆上,一雙眼睛鷹一般警惕地掃視著墓室裡的每一個人。隻有羅景還站在原地,臉色蒼白地呆在那裡。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