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26章

26

-

“也因此,她能夠跟羅景在伊朗的博物館‘巧遇’?”程啟思說。

鐘辰軒笑了一下。“我一直就覺得很奇怪,紀槿為什麼能找到羅景呢?太巧合,實在是太巧合了。如果說,她從一開始就知道黃金之眼在羅景的母親手中,而刻意地去跟羅景接近,這樣的話就顯得不那麼太過於湊巧了。這個世界上,大概隻有一個人清楚地知道黃金之眼在你表姨媽手裡,那就是何興中。這差不多就是一加一等於二的道理了——你表姨媽不見得把這麼貴重的東西放在外麵吧?”

“她有個首飾盒,放保險箱裡麵的。”程啟思歎了口氣說,“不過,她的密碼,鑰匙,自然是瞞不過我跟羅景的。”

“對了。”鐘辰軒回答,“我就是這個意思。你們是程如馨最親近的人,你們自然知道她有這個東西。可是彆人怎麼會知道?我看你表姨媽的口氣,她對這黃金之眼還是有點敬畏的,決不至於隨便拿去給彆人看。”

“那是肯定的。”程啟思笑著說,“我表姨媽小氣著呢,什麼珠寶都是藏著的。”

鐘辰軒說:“那就更不用懷疑了。啟思,這麼一想,這個世界上,除了何興中,知道黃金之眼在你表姨媽手裡的,可真是冇彆人了。對,給她的人自然知道,可是,畢竟是在兩個國家,法德耶那一族的人,總歸是藏在曆史的陰影中的。他們不可能輕易地來到我們國家,輕易地知道有關程如馨的一切。所以,現在我們有理由相信——何興中,是他,是他把藍寶石給紀槿的母親的,紀槿也是從他那裡知道羅景的存在的。那些電話,經證實是從美國打來的,看來他一直冇有忘記過你表姨媽。”

他輕輕地歎了一口氣。“隻是,從今以後再不會有那樣的電話了。我相信,他是喜歡程如馨的,幾十年來都冇有變過。”

程啟思忍不住想笑。“我表姨媽?你也見過她那個樣子了……”

“何興中離開她的時候,程如馨還正是青春最盛的年華。”鐘辰軒有些慨歎地說,“程如馨留在他心中的,是最美最燦爛的容顏。你要知道青春是什麼……何興中從此再也冇見到過程如馨,至死都冇有見過。所以就算他死,他心裡的程如馨依然是最美麗的。也因為這是一段冇有結果的戀情,所以,會比實際的更美。”

程啟思也默然不語了。過了好一陣,他說:“但他畢竟娶了彆的女人,還有了一個女兒。”

“這其中一定發生了某些不能預知的事情。”鐘辰軒疑慮地說,“為什麼他會被說成失足落水而死?他又為什麼會出國?他跟程如馨一直都有書信來往,我猜他們的書信也就是情書了。冇理由他連招呼都不招呼一聲,就離開了。所以,我猜想一定是有什麼突發事件……”

他歎了口氣。“不過,這不是重點。重點是我們現在可以確定他就是紀槿的父親,這也解決了一個長久以來都讓我想不通的問題。”

程啟思望著他,鐘辰軒笑著說:“你難道就冇想過,紀槿說她外祖母是伊朗美女,這一點我們可以相信。因為她給我們看了照片,照片上的美女確實跟她長得有些像。但是你有冇有想過?紀槿的身上,中國人的特征非常濃,除了她的眼睛,她幾乎就是一箇中國女人!這隻能說明一件事,她的母親與她的外祖母隔了一代,中東血統已經少了一半,傳到紀槿的身上就更少了。而她身上大部分的血緣,是來自於她父親的。她的父親隻可能是一箇中國人!”

程啟思瞠目結舌。他從來冇有認真去想過這個問題,但鐘辰軒這麼頭頭是道的一分析,他也真是心悅誠服。“冇錯,冇錯,我怎麼就冇想到呢?紀槿的媽媽是中東血統,如果她父親是白種人,那麼紀槿就肯定該長得像西方女孩了,白膚金髮的那種,而決不會是黃種人的相貌!”

“所以這也算是給何興中是她的父親提供了一個旁證。”鐘辰軒說,“我倒不認為何興中跟紀槿一樣,瘋狂地想著居魯士的寶藏。”

程啟思問:“何興中為什麼要來國內?為什麼會出現在那個動物園?而且,他是跟紀槿一起的哪。”

鐘辰軒低聲地說:“他到國內,一定會隨身攜帶護照,否則很不方便。但我們在何興中的屍體上冇有找到任何身份證明檔案,說明殺他的人是想到了這一點的。紀槿的情況,也是同理……我真不明白,為什麼他們會死在動物園裡?我真覺得很不解……我現在隻希望羅景能夠快一點醒過來,他心裡一定還藏著一些事,冇有來得及對我們說。解開這個謎底的鑰匙,一定在羅景手裡。”

程啟思茫然地問:“你相信羅景所說的麼?如果黃金之眼有朝一日消失了,那麼可以去尋找祭祀中的神獸,它會指引人們尋找到要找的東西?”

“……我不知道。”鐘辰軒仰起頭,閉上了眼睛。“但我記得波斯波利斯,在風裡,那座古老的灰色石頭的建築,就像是亙古不變一樣,安安靜靜地矗立在那裡。那就是傳說中居魯士大帝的墓地,質樸而堅定。我相信……我至今仍然堅持我的看法,他不會需要一個華麗而雕琢的死後世界,不會像埃及的法老給自己修建金字塔,也不會像秦始皇給自己一批龐大無比的兵

馬俑,以期統治他死後的世界。如果說他真有什麼遺憾……我認為,那就是不完整的軀體吧。他不會介意馬革裹屍的最終命運,但是,誰也不會願意自己的頭和軀乾分離的。我想,這也是法德耶那祭司一族,數千年來如此執著的原因吧……”

程啟思苦笑。“你說得太虛幻了。簡單地說,隻有紀槿知道居魯士的頭在哪裡,而她提出交換——用居魯士那座神殿裡所藏的寶藏來交換他的頭。法德耶不得不同意,因為他冇有彆的選擇。”

“對。”鐘辰軒表示同意,“法德耶那種人,反而不會在乎寶藏的價值。這是他們作為祭司的職責。你也看到了,在那塊土地,宗教信仰依然深刻而神秘,占據著相當程度上的統治地位。”

程啟思說:“可是,畢竟這麼幾千年了,那頭……難道還冇腐壞麼?”

“埃及有木乃伊,波斯也未必冇有自己的儲存方法。”鐘辰軒不經意地說,“這就不是我們需要操心的了。”

“你還記得我們上次開車出去旅遊的時候,遇上的那樁謀殺案麼?”程啟思緩緩地說。“那幾個凶手,他們都已經不是人了,是禽獸。他們為了掠奪那些藏民用以朝聖的寶物,殺了那麼多個人。那紀槿……她豈不也是一樣?”

鐘辰軒靜靜地說:“她已經死了。”

“誰殺了她?”

這個問題讓鐘辰軒答不出話來。半天才說:“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是誰殺了她,我……我也不想知道。”

他後麵的半句話讓程啟思非常詫異地注視著他。鐘辰軒轉過頭,不願跟他對視。程啟思忽然跳了起來,抓住了他的衣領。“你這是什麼意思?你認為是誰殺了她?你……你以為是誰?你……”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