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23章

26

-

鐘辰軒點了點頭。“之後,我也一再考慮過,這個機率產生的可能性。你們都應該知道,有時候,我們會不自覺地受到某些心理暗示,而作出自己的選擇。比如說……”他對著手裡的礦泉水瓶子,用力一捏,瓶子被捏出了一個小小的凹陷。“如果我們看到三瓶水之中,有瓶上麵有點缺陷,我們也許會下意識地不選擇它。再打個比方……”

他拿起了馮平的杯子。馮平有一對同樣的白瓷杯子,樣子一模一樣。他把兩個杯子分彆舉在手裡,問:“你們會選擇哪一個?”

陳了指著他右手的杯子說。“這一個。”

“對了。”鐘辰軒說,“因為馮平不小心將這一個杯子碰掉了一塊瓷。雖然是很小的一塊,我們並不真的在意,但我們的潛意識裡,或者會注意到,所以,我們挑到那個冇有瑕疵的杯子的可能性,相對就要大一些。注意,這不是百分之百的,挑選哪一個還要跟當時的特定環境以及個人的性格心態相關,我的意思隻是說,在彆的機會都均等的情況下,我們更可能選擇某一個。”

“我明白。”程啟思說,“那麼你也受到暗示了?”

“我反覆地想過這個問題。”鐘辰軒說,“結論是——有可能。我自己就是學心理學的,所以對這些東西特彆敏感,如果有人給我設圈套,我會有所感覺的。但是,當時的情況比較特殊,因為突然地看到黃園長中毒了,我們都很慌張,我也冇有時間去考慮這些‘暗示的問題’。”

陳了說:“那你接受到的暗示是什麼?”

鐘辰軒說:“很簡單,有一個礦泉水瓶子是冇有瓶蓋的。而另外兩個瓶子,都有瓶蓋。我當時著急的情況下,當然會選擇那個冇有瓶蓋的礦泉水瓶子。”

程啟思說:“可這種偶爾性仍然很大。”

“不。”鐘辰軒指著馮平那個茶杯說,“剛纔馮平一句‘隔夜茶’提醒了我。”

幾個人都瞪著他,鐘辰軒笑了笑,說:“因為黃園長是在我們幾個人麵前死去的,這樣的視覺衝擊力太強大了,我們都本能地接受了這一點,再也冇有往彆的方麵去想。他就是在我們麵前喝下了有毒的水,然後立即毒發身亡的,是這樣麼?”

馮平拿起了自己的杯子,若有所思地注視著裡麵的茶水。“隔夜茶……你的意思是說,死者在之前就中毒了?”

鐘辰軒微笑地說:“一語中的,就是這個意思。”

“這不可能。”杜山喬立即說,“我們都知道,氰化鉀的反應時間有多快。這是發作最迅速的毒藥之一,以死者服下的劑量,兩分鐘之內就會發作。如果他在此前服下……”

鐘辰軒歎了口氣。“你忘了一件事。”

他看見馮平的電腦前放了一盒藥,那是一盒治胃病的膠囊。乾法醫這一行,常常有加班,得胃病的機率是很大的。鐘辰軒兩指間拈著一顆膠囊,微笑地說:“如果他事先服下的氰化鉀,是這樣的呢?”

陳了用力拍了一下桌子。“對,我怎麼冇有想到?膠囊在胃裡溶解,需要一定的時間。死者完全有可能是在事前服下了某種膠囊,而這膠囊裡就摻進了氰化鉀。然後,膠囊逐漸溶解,他正好就在你們麵前倒下了……”

程啟思思索著。“確實有這種可能性。可是……”

鐘辰軒打斷他的話頭,說:“肯定是這樣的。黃園長有心臟病,藥是隨身攜帶的。也許他在聽到動物園裡的豹子死掉的時候,就發作了一次,於是吞下了一顆藥。但是,因為外麵的膠囊,並冇有立即造成死亡。算起來,從他來動物園、直到他死亡,大約也就半個小時的過程。他是位老人,胃腸的消化功能不如年輕人,所以膠囊的溶解相對也比較慢,半個小時是相當正常的時間。”

陳了皺著眉說:“可是,這麼說來,是誰把死者救命的藥換成了致死的毒藥?”

鐘辰軒搖著頭。“這個嘛,就需要調查了。我認識這位黃園長,他是單身一人,無妻無子,也冇什麼財產,所以我看可以排除他家庭方麵的動機。理論上來說,在工作中能夠接近他的人,都有可能接觸到他的藥。他是用一個小盒把藥裝在衣袋裡的,這個小盒,大概跟他熟悉的人,都能夠拿到。”

“他熟悉的人?……”程啟思喃喃地說,“這個範圍有多大?”

鐘辰軒說:“不會太大,我幾乎可以肯定,一定是動物園裡的人。而且,一定是最近發生的事。”

杜山喬一直在想著什麼,這時候突然說:“但是有一點,完全說不通。”

鐘辰軒揚起了眉看他,杜山喬說:“在那個礦泉水瓶子裡——他喝下水的那個瓶子,確實檢驗出了氰化鉀。”

鐘辰軒的眉宇間,出現了一種疑惑的表情。“這一點……也許仍然是凶手為了給我們強調黃園長是在我們麵前中毒而死的。不過,正如同啟思如說的一樣,這個偶然性,太大了。”

第08章

下班後,程啟思順道又去醫院看了一下羅景,羅景仍然在昏迷中。程啟思給程如馨找了間陪同房,讓她在那裡過夜,因為程如馨死活不肯離開羅景半步

這一晚,程啟思睡得很香。他一天一夜都冇閤眼,這一眼睡下去,居然連個夢都冇有。醒來的時候,正好馮平的電話也來了。

“我把兩個死者的臉都複原了,你們過來看一下。”

一路上,程啟思大大地讚歎著馮平的效率,鐘辰軒卻一直有點木木的。程啟思終於注意到他的樣子有點怪了,就問:“你怎麼了?”

“昨晚冇睡好。”鐘辰軒說,“一直睡不沈,老做些奇奇怪怪的夢。”他冇好氣地白了程啟思一眼,“看你容光煥發的樣子,一定是睡得很好嘍?”

程啟思笑笑,不答反問:“你在想些什麼,會睡不著?”

“……我想了很多。”鐘辰軒說,“想這件動物園的案子,也在想幾年前在伊朗發生的事。很多事,好像本來冇有關聯似的,可我總覺得隱隱地有些聯絡。紀槿她存在麼?我們眼睜睜地看著她消失在流沙裡啊,我們都是親眼所見……”

程啟思說:“馬上就會知道了。”他拐了一個彎,把車開進了警局裡。

馮平的辦公室裡,窗簾全都是放下的。她坐在椅子裡,滿臉疲憊,皺紋都多鑽出了幾根。她的茶還是昨天那杯“隔夜茶”,大概衝得茶味都完全冇有了。看到她疲倦成這樣子,程啟思很覺得有些過意不去,正想找幾句什麼話來表示一下,馮平已經指著放在列印機上的兩張照片說:“在那裡。”

鐘辰軒拿起照片之前,略微猶豫了一下。程啟思已經湊了過來,他就把照片翻正了。

照片上隻有一張臉,連脖子都冇有,很是突兀。因為是用某些特彆的技術模擬複原出來的,所以這臉也看上去怪怪的,總跟真人有點區彆。但是,辨認出一個人的麵部特征,這照片完全能夠做到了。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